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上帝記憶的主體

前言:Miroslav Volf寫了一本書,The end of memory- remembering rightly in a violent world,中文譯本叫「記憶的力量」,有一段日子,和一班牧師一起查考,每星期查一章。

最近主日學是查「撒迦利亞書」,此先知的名字,解作「God remembers」,神記念,那令我聯想到一個頗有趣的問題,那就是上帝記憶的主體性,祂選擇記住什麼、不記住什麼,其中之關鍵是什麼?

上星期去了長洲退修,有一個早上之泰澤詩歌,領唱的朋友讀了一段詩篇103…….「他沒有按我們的過犯待我們。」在綠意盎然的慈幼退修院,幾天就是默想此節聖經。

他並没有按我們的過錯、越軌、transgression、tran-pass對待我們,一方面那是饒恕,用佛家的語言,那是轉念。

上帝轉念施恩,有時是在人悔改前(耶利米書卅八章,再締立新约),有時在人悔改之後,例子是約拿書第四章。

看似三心兩意,其實有跡可尋,sovereign will of God, the Goodness of God。讓我們放低救贖神學,重新思考以賽亞書四十五7:「神造福,也造禍…..」你的信仰可能有一個新的面向。

楊錫鏘牧師曾經這樣解讀生病此現象,那就是「神將你的健康收回!」一般而言,如果我們身體有事,入院一個月,我們會認為頗嚴重,然而可以換另一角度來思考,一直以來,長久以來,上帝都一直賜給我們健康。

上帝記憶的主體,從data base容量而言,大得難以想像,他知道我們頭髮的數量,在世寄居的日子,每一件發生在我們生命的大小事。

就關係而言,在母腹中他已經覆庇我們,為他自己的名,引導我們走義路,用你最正面去想像什麼是上帝唔衰得,他不肯背乎自己,即或是我們失信(提後一章),故此,上帝每一次的轉念,不論是嚴懲(被擄到巴比倫),抑或是赦免(十架七言、復活後和彼得在海邊的對話),不論他做什麼,都是想給我們豐盛的一生。

他的記憶主體如大象,大象無形,終我們一生,俱在「瞎子摸象」,人生就是按照著你所觸摸到的上帝本質而踽踽前行,誠如撒迦利亞書之成書背景,對第一代讀者,是剛剛被擄歸回的猶太人,歸回就是回轉,repent,轉向,上帝要求的,從來都是要求我們全方位,情意志的轉回。

他看見我們的本相,知道我們之本質是塵土,他不斷為我們轉念,帥領我們一生。

基督是我們信仰的先峯,both in the military and athletic sense,一切成長,由屬靈瘦身開始。

後記:每一個為人父母的都有機會更體會上帝的心腸(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你的人)。有關記憶,說到底,就係「我同唔同你計!」

我乖女不論做錯了什麼,一瞓醒,明天太陽一出來,是沒有後果的,我不會和她計較。她是這樣明白我愛她,我也是這樣明白上帝對我的無語的接納。

太太不同,另一層次,完全不能得罪,卅年前那次洗碗不夠乾淨她會記得是星期幾,當然,鬧完之後,吃印度烤雞,她仍為我擠檸汁在其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