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上帝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債主?

最近我去了一間很傳统的教會聚會,講道水平一般,但是我進步了,覺得無傷大雅,就是靜靜坐在一旁,默想聖經,懂得唱的聖詩也就跟住唱,感覺良好。

九月最後一個主日崇拜,領詩的姊妹帶領我們唱主禱文,牽起一些思緒,今晚有機會靜下來,想和大家分享。

「………..免我們的債……」

此債項是怎樣的內容?是誰欠了誰?若果上帝是債主,祂慣常是怎樣討債的?去到那一階段,祂會像大耳窿一樣來我家門淋紅油呢?耶穌不是一次過幫我們還清了嗎?(希伯來書)詩篇作者提到:整個黎巴嫩森林,及其中的走獸,都是屬祂的,祂真的會與我們這班卑微頑梗的「債仔」,斤斤計較嗎?

德裔方濟各神父Richard Rohr寫了一本關於默觀的書,內文提到主禱文這一段,他竟然說:「我們透過學歷,個人努力所謀取得來的成就,社會地位,以致其他我們引以為傲的東西:名車、大屋、舒適的中產生活,那些就是我們欠耶穌的債項!此是一個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向度!」

香港華人教會一向信奉精英主義,君不見大部分教會執事、神學院院董,俱是醫生、律師或是政府高官嗎?怎麼會,無端白事,本來是asset的,突然間會變為債項呢?

腓立比書四章7節:「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成有損的。」(新國際研讀版)年輕時不斷思想使徒保羅究竟在講什麼,今夜在中神圖書館,很靜,大部分同學都去了禮堂聽宋軍弟兄講中國教會,彷彿又明白多了一點什麼……

楊錫鏘牧師有一次帶默想時,他這樣說:「我們一生是否為神所重用,其實對神來說並不重要,祗是對我們自己重要而矣。」

馬太福音十章8節,耶穌在差遣十二使徒時說:「你們白白的得來,也要白白的捨去。」

每一樣我們可以矜誇的,每一様都是神所賜的!於我而言,是整齊潔白的門牙,年輕時候,良好的受教育機會,中英文都過得去….今天,我就是願意為祂國度的擴張,學習白白的捨去。

後記:22歳開始就最喜歡的聖餐詩歌: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其中一段:my richest gain I count it but loss, and pour contempt on all my pride…..港大團契,大家都習慣唱英文聖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