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上帝的情緒勒索

不知道大家是以怎樣的標準去看待自己的信仰生活呢?我很常聽到的標準是有牧者導師會認為教會生活即是信仰生活,因為他們認為教會就是信徒所屬的信仰群體,所以要評定一個信徒的信仰生活是好的,他就需要經常參與教會的禮拜和團契小組,不然他就是「好極有限」的信徒。可是,若無視信徒正在面對的處境而只用統一的標準來評價他們,這又何嘗不是苛刻的要求,甚至可以算是一種「情緒勒索」呢?

我稱這類對信徒的要求為「上帝的情緒勒索」,而這些情緒勒索的型式是很多元的,我們常聽到的「你愛主就要…」、「你這樣做還是信耶穌嗎?」和「我這樣要求你也是為你好的」其實都是情緒勒索,很多時這些要求或批評者就是要利用當事人的罪疚感來迫使他順服自己的意思,就像我上面提到的要經常回教會的要求,這樣要求別人的人通常也只看到表面的現象而怪罪那些不回教會的人,卻從不會想像這樣情況發生背後的原因,是大家生活真的太忙嗎?還是教會的教導和日常生活抽離呢?他們不願找出問題所在,卻只會說不回教會的人是不願為主擺上的「廉價恩典」信徒。而更多發生在團契小組的情緒勒索,就是說組員沒有每天靈修、讀聖經和祈禱,責怪他們都是不屬靈的人,對上主有很大的缺欠。

可是,能夠說出這些話的人,大部分都是教會裡的牧者導師,不然就是不太需要為生活打拼或已退休的「屬靈長輩」;牧師和傳道人在教會裡是在工作的,換句話說他們回教會是能賺取金錢的,坦白來講,他們的祈禱和靈修是可以換取經濟收入的,而那些長輩則是每天也有太多時間閒著沒事做,他們當然可以花大量時間去「親近神」。我想說的是,其實每個信徒對自己信仰生活的標準都應該要不一樣,因為我們的成長背景、經濟條件、生活習慣都很不同,將信仰生活標準劃一化然後來規定教會裡所有信徒都要跟從,這跟當年羅馬時期的那些宗教領袖和法利賽派沒大分別,自己可以做到的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這樣做,更不等於這些標準就是真理。

你的生命是值得被肯定的

要解決這些上帝的情緒勒索,我們首先要肯定自己實踐信仰的方法是沒問題的,也不需要跟別人比較。或許有人會質疑實踐信仰不就是要以聖經的話語作為基礎嗎?若每人實踐的方法都不一樣,那聖經還有何權威可言?但其實聖經的權威正在於它本身的多元性,聖經讓我見到這個基督教信仰的多元,就是每個書卷也從不同的角度來演繹和理解這一神宗教的信仰,而每個聖經人物的呼召都是獨特的,沒有兩個人的呼召時完全一模一樣的,所以我們也要知道每個人敬拜或親近上主的方式可以非常不同,沒有一個方法才是永恆絕對的正確。

所以,基督徒實踐信仰的方式可以非常不同,而有些人是很高調的,也有些人是低調去實踐信仰,向度也可以是完全不同,就像我自己是比較關心性別和社會議題的,思考有身體障礙的朋友所言說及經歷的上主是怎樣的,也為性小眾群體爭取權利;有些基督徒是比較關心貧窮問題,積極去探訪街友和基層人士,也會透過參與政策商議和制定來為他們爭取權利;有些基督徒則非常關心土地和環保議題,會深入元朗等郊區與那邊的農民認識,並抗議政府強拆一些屬於農民的土地;有些基督徒卻會謹守工作崗位,選擇在他們的職場或家庭中實踐信仰,低調並持續地讓身邊親友在自己身上見到基督的影子。

我認識一位教會的媽媽,她甚少參與遊行或抗議等社會運動,但她的日常工作正是去探訪和幫助香港的獨居長者,她從來沒有很高調在社交平台或朋友圈子中把自己所作的宣揚出來,只是默默的在工作中協助有需要的人,難道她就不是在回應上主給她的呼召,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信仰嗎?可是因為她在教會擔任的事奉就只是在領唱詩歌,所以就招來一些人的側目,說她只是在唱歌中自我感覺良好而沒有實踐信仰,但我覺得就是這樣的批評是容易的,因為她背後的故事往往不容易被看見,而她也沒有要到處張揚自己做了何等有意義的事。

認識自己的情緒界線,拒絕他人的情緒勒索

肯定自己以後,我們就要想辦法面對從別人來的情緒勒索。我們要認識自己的情緒界線。情緒界線不是一條底線,不是說當自己面對別人無理的要求到忍無可忍時才爆發出來的狀態,而是要認識自己可以接受的程度到哪裡,然後在過了自己可以接受的界線時,就要肯定的拒絕別人的要求,不要勉強自己去滿足別人過份的要求或期望。這第二步其實就是要學習拒絕、愛護自己更多,但這一步往往是很難學習,也需要比較多時間來調整的,因為我們很多時候也很善良,不想讓對我們有期待的人失望,但卻沒看到自己已經在不斷的「burnout」狀態中,我們要清楚知道自己是沒有必要去滿足別人的期待的,他們失望是他們的事情,並不是因為自己的過失。

不回教會又如何?

認識自己的情緒界線後,我們就要比較宏觀來看上帝的情緒勒索,我們需要承認「教會生活」正在逐漸失效。可能在我還沒出生的年代,人們的思想是比較單純,社會也沒有那麼複雜,教會生活好像比較簡單,但現在我們發現教會未能有效地與社會互動,更不要說教會生活可以有多大的意義。然而,我們更要注意到的是,教會有時候並不是我們所屬的信仰群體,信仰群體不一定是要在教會裡才找到的,現在已經越來越多所謂在「曠野流浪」的信徒,因為對教會種種的不滿意而離開原本的教會,卻慢慢的組成一個又一個新的信仰群體,這些人也是教會。

很多基督徒會受到「不可停止聚會」這經文影響,而覺得自己不去教會就是大罪人,但這句經文從來就不可以跳出經文寫成的時代背景來使用,不然就會變成硬邦邦的律法規條,徒增信徒的罪惡感,卻對他們的信仰生活沒幫助或提升。教會生活正在慢慢的碎片化,即便我們仍是在華麗的禮堂裡,對著發光的玻璃大十字架來唱歌,也不代表我們正在「聚會」,而與朋友在酒吧中邊喝酒邊聊著信仰議題,大家在離開前也為彼此禱告守望,這也是「聚會」,所以我們要清楚知道,我們不需要為自己回教會的動力減少而自責,因為這可能根本不是自己的問題,而可能是時代不斷前進、教會卻停滯不前的結果,這不只是個人的情況,而是一個宏觀的、關乎到整個體系的現象。

0707-情緒勒索

到了文章的最後,我想說基督徒是直接向上主交賬的,所以我們根本沒需要去滿足牧長的期望,特別是我們覺得那期望是不合理、完全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要求時,我們更沒必要為他人的情緒負責,導師因為我們滿足不到他的要求而失望、憤怒、傷心,這是他的事情,即便我們覺得自己已經做到了他的要求,他也可能有另外的想法,還是覺得我們總是可以做得更好,所以我們要記著他人的情緒我們沒辦法控制,也沒需要為他們的情緒而負責,這樣我們的信仰才可以擺脫很多不必要的纏繞和騷擾,更能在我們的生命中背起十架、回應呼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