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

平信徒、雙職傳道。

上帝是否支持君主體制?

"Gottvater thronend Westfalen 15 Jh" by Anonymous painter from Westphalia, late 15th century - http://www.hampel-auctions.com/.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via Commons

“Gottvater thronend Westfalen 15 Jh” by Anonymous painter from Westphalia, late 15th century – http://www.hampel-auctions.com/.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via Commons

上帝分別膏立掃羅與大衛,作以色列人的王。但在衪膏立以色列第一位國君時,聖經記載上帝顯然是難過及不悅納的:「…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8:7)。

不過,我們不能單憑一個段經文而判斷上帝對君主制度不支持或厭惡,事實上萬有一切制度及智慧都是從上帝而來,而所有在上位的權柄亦是由衪而立(羅13:1)。君主制度是上帝向以色列人所堅定的其中一個應許,我們可以從上帝跟亞伯拉罕立約引證:「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創17:6)。

一個國度的建立,需要有百姓、土地及主權三個元素,而自上帝使用僕人摩西及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並進入迦南地之後,以色列國基本已具備建立國度的條件。只是,以色列人要求像外邦人一樣,要一個王統領他們,為他們爭戰。而這個要求,其實早自基甸作士師時期已出現卻被當事人拒絕(士9:22-23)。

雖然申命記17章提及過以色列未來立王必須是由神立揀選的人,王不可為自己增添馬匹(軍事)、妃嬪(偶像)、金銀(財產),又要抄寫律法書好好誦讀,提醒人民不要偏離…… 我們見到神立的王及心意是建立一個以他為君尊的祭司國度。

然而,以色列人要立王的原因,卻是因為他們將神的主權放開,他們寧可要地上的王為他們爭戰,像外邦人的形式立王,而不是要依靠神。當時以色列在地域政治、亞捫人及非利士的威脅下陷入混亂及恐懼當中;另外,以色人被迦南文化及外邦女子通婚影響,信仰嚴重敗壞並陷入屬靈淫亂之中。而在這情形下,他們希望依靠外邦人的管理制度也不足為奇了。(參(10) Israel, Kingship, and Violence—I Samuel 8; Deuteronomy 17, Ted Grimsrud)

不過,以色列人要求立王,不依靠神的權能,這個抉擇背後等於將士師制度劃上句號,同時象徵人自我判定神的作工失敗,因此在神眼中是為有罪了(撒上12:17)。作為士師代表的撒母耳當然不滿意,因為以色列人是神從埃及法老的管治中脫離奴隸制度而到應許之地,然而現在以色列人因為信仰敗壞而要另立君王,就好比將自己重新投入奴隸的網羅之中,受到罪的轄制了。

從撒母耳記上我們可以看到,雖然神不喜悅以色列人的選擇,但是衪仍然愛衪的選民,膏立了掃羅作以色列首位君王(撒上10),而撒母耳的士師角色亦正式退出舞台,轉化成先見(先知)的角色,向百姓及王轉達上帝的話語和教訓。

然而,以色列民欣喜有王帶領,掃羅王即位後慢慢變得我行我素,不單自行獻祭、又沒有遵從神命令滅亞瑪力人,這一切都令神失望並且離開他;導致神必須另膏新王,一個能夠附合衪要求,一心一意依靠他的人,那便是猶大支派的大衛。

大衛品格高尚,且盡心盡性盡意依靠主,所以他得蒙神的喜悅;雖然他也在拔示巴及管教兒子上犯了重大的過錯,但是他面對過錯卻全然交上給神的心為神所悅納。因此,神最後向大衛立下永約,並許下大君王(耶穌基督)由他後裔而出的恩典之約。

由此可以看見,君主制是神認同的一種制度,只是神才是以色列的真正掌權大君王,即便由衪膏立地上代表,也必須順服衪的權柄,並且要將衪的律法及誡命向百姓講解,引領他們行在主的面前,而一切只從人意的代表,最終都只會失敗。

=====================================================

參考資料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