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上主眷顧卑微的人

2018/7/1 聖靈降臨後第六主日

(可五21~43)

今主日福音經課(可五21~43)記載了耶穌醫治了二位患病的女士:一位不知名的,患了經血不止病的(這是《和合本修訂版》的翻譯,《和合本》譯作「血漏病」)女人;另一位是主管會堂的葉魯(《和合本》譯作「睚魯」)的女兒,耶穌更使她從死裏活過來。

耶穌有趕鬼醫治的能力,他醫治了這二人,應該不是一件甚麼奇事。三卷符類福音都有記載此事,並且將這兩個醫治的神蹟交織在一起(太九18~26;可五21~43;路八40~56)。馬可是一卷較短的福音書,他所記述的事,都比另兩卷福音書簡短。但這兩個醫治神蹟,馬可的記述比馬太和路加還詳盡,除了記述那位患了經血不止的病的女人有十二年之久,還記述她「在好多醫生手裏受了許多苦,又花盡了她所有的,一點也不見好,反而更重了。」(可五26;路八43)此外,馬可又指出葉魯的女兒「己經十二歲了」(可五42),馬太和路加也沒有記述這點。

馬可詳盡的記載,特別指出一個患病十二年,另一個只有十二歲,目的是要將讀者的視線帶到這兩人身上,而兩人都是女性,在當日社會來說,都是沒有地位的邊緣人。

患病十二年的女人,她所患的是經血不止的病,按當時宗教規矩,這是不潔的病,要與人保持距離,所以人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患病十二年,並不是短的時間,她「花盡了她所有的」,郤「一點也不見好,反而更重了」(可五26),這是何等悲惨的人生!

另一個是女孩。我們都記得,有人將小孩子帶到耶穌那裏,希望耶穌為他們按手禱告,連這樣的要求,門徒也責備帶孩子來的人(太十九13~15;可十13~16;路十八15~17)。可見小孩在社會中的地位是何等的不重要。

雖然她們都是社會的邊緣人,但在耶穌的眼中,她們都是上主的兒女,是上主所看重的。不過,比對兩位女士的身分與背景,她們亦有不同。患經血不止的女士,人連她的名字也不知,她除了患病外,也是社會所遺棄的人。我們也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但最低限度,她是主管會堂的葉魯的女兒,她父親是受尊重的人。她病了,仍有不少人圍在她家中,所以當她死了,「有人從主管會堂的家裏來」(可五35)告訴葉魯。前者是不幸的人,後者最低限度,是來自有背景的家庭,小女孩可能更是天真活潑可愛,受人愛戴。但無論甚麼背景,上主對她們的愛和關心並沒有分別。所以或許我們有些人是來自人看來「不幸」的背景,不要以為上主丟棄我們。

患經血不止的女人,只是「夾在眾人中間,從後面來摸耶穌的衣裳,因她想:『我只摸到他的衣裳,就會痊癒。』」她這樣做,是因「她聽見耶穌的事」(五27~28),還有是她所患的病,不能公開接觸人。當然還有她的自卑。

她一摸耶穌,「她的流血立刻止住,她覺得身上的疾病好了。」(五29)事情本來可以在此結束,但耶穌則發出了一個問題:「誰摸我的衣裳?」(五30)耶穌當然知道誰摸他的衣裳,他問的緣故,並不是要向人炫耀自己的能力,而是要這女士能公開她的身分,要她勝過自卑的心態。

耶穌不要這女士只是滿足於疾病得着醫治,因為人得到醫治,但也會再面對疾病,甚至死亡。假若人只是期望得醫治,希望下回有病時,再觸摸耶穌,以為有求必應,這信仰是不切實際,也是不應有的。信仰的焦點不在身體的醫治,而是心靈的醫治。人在上主面前的敞開,承認自己的軟弱微小,需要上主,與上主建立親密的關係。當這女士從隱蔽在人群中走出來,「俯伏在耶穌跟前,將實情全告訴他」(五33),她便能從幽暗中走出來,耶穌對她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安地回去吧!你的疾病痊癒了。」(五34)身體疾病的醫治是暫時的,但心靈得醫治,才能長久。

雖然是女孩子得到醫治,並且從死裏復活,但整個醫治過程中,她都是被動的,採取主動的是他的父親葉魯。他來找耶穌,並且俯伏在耶穌腳前,又「再三求他」。他這樣求:「我的小女兒快死了,求你去為她按手,使她痊癒,可以活下去。」(五22~23)

一個普通人這樣做,並不為奇。但葉魯是會堂主管(五22),他所作的必會引起其他猶太宗教領袖的憤怒和排斥。葉魯主管會堂,地位也很高,但他還謙遜的來找耶穌,並且跪在他腳前,又再三求他。

聖經說:「上帝抵擋驕傲的人,但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6)人的地位,並不保證在上主面前可以得到甚麼優惠,惟有謙卑來到上主面前,得到上主的眷顧。葉魯的謙卑,是蒙恩的途徑。

雖然耶穌已立刻前往,但在路上受到那患上經血不止的女士,時間受到延誤。人從他家裏來,告訴他,他女兒已死了,但葉魯亦沒有因此而埋怨,他仍然相信耶穌的說話。耶穌說:「不要怕,只要信!」(五36)他相信耶穌,當然是他看見那患上經血不止的女人,只是摸模耶穌的衣裳,便得到醫治。他也聽到耶穌對那女人所說的:「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安地回去吧!們的疾病痊癒了。」別人的經歷和信心成為他的榜樣。當然調回頭,一位卑微無地位的人,他/她的信心也可以成為尊貴者的榜樣。

這兩個神蹟提醒我們,地位、富有、權力⋯⋯等,並不是上主眷顧的保證和明證,反之,邊緣、貧窮、缺乏⋯⋯,他們不單是上主的兒女,也是上主所眷顧的,他們甚至是前者信心的榜樣。

教會舉行佈道會,常常會邀請社會名流分享見證,當然他們能經歷上主的恩惠,實在是美事,但他們的經歷並不是很多人可以體會的。香港社會的貧富比例大約是8與2之比,可見邊緣、貧窮、缺乏⋯⋯的佔社會大多數。蒙上主眷顧不一定能得到地位、富有、權力⋯⋯。生命的豐盛也不在於無病無痛,而是能謙卑與上主同行。再舉行佈道會,或許可想想邀請那些邊緣、貧窮、缺乏⋯⋯的來分享,他們怎樣在生活中經歷上主的恩典,在貧乏中對上主的信。這是最真實的見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