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上主仍在?!

啟一4–6

2019年6月12日「免於被擄的恐懼,同為這城求平安」晨禱會

今早站在這裡,也許我們有不同信仰,不同背景,但我們都是關心我城的香港人,同心守護這片土地。在近日(不,應是近年),「在今天的香港,上主仍在嗎?」這問題曾否在你的內心浮現?於我而言,目睹我城的淪喪、是非顛倒、價值扭曲;目睹罪惡權勢的昭彰,惡人的亨通、正直的人蒙冤……目睹一個與民為敵,逆民意而行的政權……內心不禁問:「上主仍在嗎?」「真理仍在嗎?」「公義仍在嗎?」

使徒約翰在寫信給亞細亞七所教會時,在開首時宣告:「願那位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上帝,與他寶座前的七靈,和那忠信的見證者、從死人中復活的首生者、世上君王的元首耶穌基督,賜恩惠和平安給你們。他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從罪中得釋放,又使我們成為國度,作他父上帝的祭司。願榮耀、權能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啟一4–6)

約翰寫《啟示錄》時,正為主的名被流放至拔摩島上。拔摩島是羅馬帝國用來流放犯人的荒蕪孤島。當時,教會面對著各種外在及內在的挑戰。圖密善(Domitian)是羅馬帝國的君王,統治期間自稱為「主及神」(Lord and God),推行「該撒崇拜」。由於基督徒拒絕向他順服,故教會遭遇前所未有的大逼害運動。同時,第一世紀亞細亞教會,也面對帝國強大經濟盛世下涉及各種權力及利益的誘惑。在這被稱為「羅馬和平」(Pax Romana)的所謂「新時代」,維持著這個和諧盛世的,就是軍事力量、謊言、恐懼、意識形態,以及勾結共謀。

面對一個造神的世代,掌握權力與武力的當權者,要求眾人(包括教會及信徒)都要向他下跪;在權力與利益糾纏在一起的世代,似乎妥協及合作才是息時務的選擇。約翰在第二章提及的一些名字(耶洗別、巴蘭、尼哥拉派),反映出教會內已出現現實妥協者。

即或流放者的肉身失去自由,但使徒約翰仍然心繫教會,並維持著靈性及精神上的自主。他提醒眾教會,上主才是信仰的核心:上帝是「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啟一4)。值得留意的是,「以後永在」只反映出靜態的未來,卻未能將原文的動態精神表達出來。不同的英文譯本的表達是:「from Him who is and who was and who is to come」(NIV, RSV)。而《新漢語譯本》則將「以後永在」譯作「來臨中」。我們相信的上帝,貫穿著時間之中──在當下,在過去,也延伸到將來,在來臨中。

有沒有想過,我們對上主的認信,最重要是在「當下」的。我們永遠是在「當下」的基礎上去認信、認識及經歷這位「今在」的上帝。這個世界對「當下」的理解,是追求權力與利益,在今天,在此時此地的香港,我們如何言說這位「今在」的上帝?還是,我們感到迷失與動搖,上主真是「今在」的嗎?如何在這黑暗的世代,去經歷上帝的「今在」?或者,我們因著當下的懷疑,不僅否定了「今在」的上帝,甚至進而否定了祂也是一位「昔在」的上帝?

使徒約翰提醒我們,「今在」的上帝,跟「昔在」的上帝,是不可割裂的。即使在當下我們對上帝的信靠有所動搖,我們能否抓緊昔日曾經領受及經歷的(「昔在」的上帝)?其實,「昔在」也是昔日的「今在」,提醒我們毋忘初衷,並以此作為依據及憑藉,好讓我們在當下的迷失及懷疑中,能再次經歷上主的真實。

同時,這位「今在」與「昔在」的上帝,也是「來臨中」的上帝。也許,廁身兇惡世代中的教會,面對著種種歪理,強權當道,難免令人懷疑上主。約翰卻要指出,在黑暗世代之中,祂一直都在。也許罪惡權勢讓人產生懷疑,但聖父是「在來臨中」……「來臨中」的上帝,也讓我們能夠重新審視當下的處境,唯有我們抓緊上主是「來臨中」,在兇惡環境中的教會及信徒,才有盼望與力量。

是的,當下的現實是強權當道,謊言充斥。正如在拔摩孤島上的約翰,也身處在有形無形的囚牢之中。但約翰告訴我們,在現實世界以外,要相信及看見另一個更真實的國度──天國。這個國度的根基,是「那位今在、昔在、在來臨中的上帝」。「願你的國降臨」──天國在降臨中,藉著我們,行在上帝的旨意中,讓這個世界在我們身上,窺見「天國」。

有一位姊妹,在6月9日前多個晚上自發擺街站,派單張,希望街坊關心逃犯修訂條例。她早已作好各種的心理預備,但是一位大叔接過單張後,卻大聲罵她。大叔的太太跟她說:「做幾多嘢都無人理的,十個有九個都不會接……」。這時,有兩名途人立即表示支持這位姊妹,但又有其他路人加入漫罵姊妹及幫口者「痴線」。這位姊妹仍努力保持微笑,但最後終於忍不住流淚。她表示,除了是因為被街坊指罵,覺得難受外,又感受到對家人的虧欠,因為付出時間及精力,犧牲了陪伴家人的時間。她本於愛護香港的心,只希望自己的犧牲是「值得」的……這只是孤立的例子嗎?除了這位姊妹外,我們看見,很多市民也以不用的方式來為香港付出……

值得嗎?有用嗎?這常是我們在實踐使命時浮現的問題。剛剛過去是六四三十年,真的很難想像,三十年的堅持,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如果三十年前我們都知道,三十年後的今天仍是這個局面,我們是否仍能堅持一下,或又能堅持多久?面對各種社會問題,要改變談何容易,難道就此放棄?面對現實,有時甚至會動搖了對上主的信仰……使徒約翰面對帝國權勢,面對軟弱的教會,他勉勵眾信徒,仍要在當下去堅定信仰,經歷那位「今在,昔在,在來臨中」的上帝。記著我們的身分,是蒙基督寶血救贖的生命,是「國度」的子民。面對有形無形的高牆,我們是讓無力感掌控一切,還是繼續仰望那位「來臨中」的上帝,即或改變不了外在環境,卻因著信仰而不讓自己被改變。

悲觀地看,縱然有那麼多香港市民再走上街頭,但政府仍然一意孤行。立法會在建制派的護航下,下周仍無視民視,強行通過條例。但,我們就此放棄了嗎?是的,我們已經活在一個威權的時代,類似的惡行與惡法,仍會繼續下去。不過,請記著,在黑暗的世代,在極權的世代,上主仍在!看見過百萬市民走上街頭,上主仍在!看見那麼多年青人以不同方式來發聲及表達,上主仍在!

1999年,劉曉波在被囚時說:「生活在極權制度壓抑下的反抗者,儘管他的聲音封殺,他的身體被囚禁,但他的靈魂從未空白過,他的筆從未失語過,他的生活從未失去方向。」今天,我們要問自己:我們生活的方向是甚麼?我們仍要言說甚麼?我們用甚麼來界定自己的生命?主耶穌說:「那殺人身體但不能滅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太十28a)。

基督教信仰一直拒絕接受這個裝睡的世界,從耶穌時代開始,信仰群體是一直是個散播希望的群體──讓黑暗世代中的信徒,仍然相信光明,因為我們行在光明中,拒絕與黑暗勢力為伍;在謊言充斥的世代,揭示誠實無偽的真理,因為我們要活出真實,拒絕成為謊言或參與謊言;在教人絕望的現實,燃點夢想的希望,因為我們是一群有信仰的人,我們信仰的根基,不在自己,而是那位今在、昔在,在來臨中的上帝。在黑暗的世代中,基督的教會或有軟弱,但仍然有忠信的見證者在敲鐘,要眾人醒覺,提醒我們地上權勢的虛偽,基督徒真正的身分,是天國的子民。我們要效忠與順服的,只有天上的三一上主。

上主仍在,祂今在,昔在,在來臨中。這是任何罪惡權勢都不能改變的信念與事實。沒有一個政權可以長久,讓我們存著盼望,等待那終末的審判,同時,我們在當下仍要奪戰不懈,全力以赴。面對強權,我們都是無能者,但無能者仍有大能;面對暴力,我們都很脆弱,但脆弱者仍有其力量,就是不被打倒的意志與堅持。

「願榮耀、權能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Hallelujah!Hallelujah!讓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響遍這地。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