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三個自我反思的問題

2018/9/16 聖靈降臨後第十七主日

(可八27~38)

耶穌往凱撒利亞腓立比,是朝向十字架的道路。在這地方,耶穌第一次預言他的受苦:「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三天後復活。」(可八31)。

在耶穌發出他第一次預言前,他先問門徒:「人們說我是誰?」「你們說我是誰?」(八27,29)對於第一個問題,門徒應該很容易回答:「是施洗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中的一位。」(八28)對於第二個問題,只有彼得回答:「你是基督。」

彼得是否真的明白他自己所回答的是甚麼意思呢?從他怎樣回應耶穌受苦的預言,明顯的,他不明白自己所說的「你是基督」的意思,當然也不明白耶穌的預言,所以當耶穌預言他的受苦,他便攔阻他。所以耶穌說:「你不體會上帝的心意,而是體會人的意思。」(八33~34)

「你是基督!」或是高調承認自己是「基督徒」,這都是容易的事,但我們是否明白,當我們宣稱「你是基督」,或是「我是基督徒」,究竟是甚麼意思呢?

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八34)承認耶穌是「基督」,承認自己是「基督徒」的意思,就是要背起十字架來跟從耶穌。但「背起十字架來跟從耶穌」,又是甚麼意思呢?

耶穌說:「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失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失生命的,必救自己的生命。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化,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裏與聖天使一同來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八35~38)

這幾節經文,可以說是對「背起十字架來跟從耶穌」作出的解釋。這裏有三個問題,是我們要自問和反思的:

一,永恆的生命抑短暫的人生?

「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失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失生命的,必救自己的生命。」(八35)

在耶穌時代,相信耶穌,生命的安全都會受到威脅,甚至是死亡。但喪掉在生短暫的生命,郤能得着永恆的生命,這是值得的。直至第三世紀,信徒仍受到逼迫。當時在非洲的教父居普良(Cyprian of Carthage, 公元200-258年)成為了在非洲殉道的第一位主教。當他被判要死於刀下時,但的回應只是「感謝上帝」,他還吩咐的隨從將25塊金幣送給劊子手。為甚麼他會這樣做?因為他相信劊子手幫助他結束短暫的生命,能快點到達天堂。在世生命的結束,得着永恆的榮耀。

或許今天我們仍生活在信仰自由的社會,我們不會因信福音或傳揚福音,會喪失生命。但離我們不遠,在中國內地,不少教會被拆,十字架被毀,傳道人及信徒被捕入獄。或許他們只是受到打壓,生命仍未受到威脅。統治中國的共產黨明顯的要求教會要「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這與基督徒的信仰實相違背。他們遭受逼迫,是因為他們明白,信仰基督是以耶穌基督為元首,不是任何政權。

人生在世,生命有長有短,但都只是短暫人生。信仰基督的,不會因這短暫人生,放棄那永恆的生命。耶穌說:「愛惜自己性命的,就喪失性命;那恨惡自己在這世上的性命的,要保全性命到永生。」(約十二25)這是在中國內地不少信徒的選擇,今天我們生活在香港,又會作出甚麼選擇呢?

二,豐盛的生命抑豐裕的生活?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八36~37)

可惜的是,人在世上,追求的多是物質的豐裕。生活豐裕,本亦不是問題,聖經中也指出:「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財富、尊榮、生命為賞賜。」(箴二十二4)我們常常記着這經文,郤忽視同在聖經中也有這樣教導:「倚靠財富的,自己必跌倒」(十一28),「你定睛在財富,它就消失,因為它必長翅膀,如鷹向天飛去」(二十三5),「因為財富不能永留,冠冕豈能存到萬代?」(二十七24)

「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財富⋯⋯。」雖然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不一定得到財富,但明顯的,「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乃上帝對人的心意。聖經還說:「人以厚利增加財富,是給那憐憫貧寒人的積財。」(二十八8)擁有財富,是上帝所給與的,目的是要去關顧貧窮的人。先知彌迦也這樣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六8)先知的話,豈不是與箴言智者一樣嗎?

耶穌也曾說:「不要為那會壞的食物操勞,而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操勞。」(約六27)

今天我們選擇甚麼呢?豐裕的生活抑豐盛的生命?甚麼是我人生追求的目標呢?

三,天父的讚許抑人的讚賞?

「凡在這淫亂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裏與眾天使一同來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八38)

不相信耶穌的人,不一定是那將上主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只因他們仍未認識耶穌。反之,承認耶穌,甚至高舉自己相信耶穌的人,會更有可能將上主的道當作可恥。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三章這樣說:「你該知道,末世必有艱難的日子來到。那時人會專愛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毀謗,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沒有親情,抗拒和解,好說讒言,不能節制,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好宴樂,不愛上帝,有敬虔的外貌,郤背棄了敬虔的實質⋯⋯」(提後三1~5)保羅所說的人,明顯是指那些已相信耶穌的人。

除保羅在上述經文所說的種種行為外,生活在今天的香港,人甚麼的行為,是將上主的道當作可恥呢?

近年來,不少有權力者都高舉自己是基督徒,但他們的言行,實令人感到困擾,甚至有信徒認為他們「貶低」基督徒,意思是他們令基督徒蒙羞。的確,港人將辛苦賺來的錢交稅,政府將之投放入不少大白象工程,這已令不少港人的反感。負責官員或受薪的監督者,不認真監管工程,沙中線變成豆腐沙線,一句「我話OK就OK」,怎能服眾?勞工階層盼望多一天兩天侍產假,你便說他們貪得無厭。這有何公義與憐憫?

內地不少地方的教堂和十字架被拆,或許這是一個複雜問題,我們也應表達我們的擔憂,但教會為斥責風暴而禱告,但不會為斥責暴政而禱告。一些在香港權力的信徒常談要守法,但中共漠視憲法中的宗教自由,他們連一句說話也不敢講。

這些有權力者,對權貴所做的錯誤,例如行李門,gel 頭門,僭建門,殺無赦,警司無理以警棍打行人,七警暗角傷人等,認為應多寬容處理。我並不反對以寬容待之,但他們有沒有也以同樣的態度待異見人士?對於雨傘運動時佔領政府總部的,東北案13子,他們沒有傷人,被判社會服務令,有權力者要上訴加刑。當然慶幸的,終審法院將他們釋放了。一班參與兩年多前旺角騷亂的,沒有造成甚麼損失,但被重判6至7年監禁。這種雙重標準,又不願去處理社會撕裂的做法,實有違公義。

處理這些問題的人,不少高舉自己是基督徒,但在他們心中,他們所持的公義何在?我不敢說,他們是出賣上帝,或是把上主的道當作可恥,但值得要問的是:「他們所事奉的,是中共政權,抑或上帝呢?」他們當然可以得着權勢,得着當權者的讚許,但是否能得着天父的讚許呢?

當然我們也不應只指責有權力者,我們也應自我反思。社會撕裂,教會也被撕裂。有些信徒走出來,自立教會,這本不為壞事。但對傳統教會的批評,又自視為「上帝所留下的七千人」(王上十九18)。那麼傳統教會便是那「向巴力屈膝」的假先知?

或許他們可以得着人的稱讚,認為他們是追求公義的信徒,但我們要常自我反思,我是「追求上帝的義?社會的義?抑人的自義?」我們可以按我們對聖經的理解去批判事情,但仍需慎言,否則自己就會墮入自義之中。這不但令教會蒙羞,也可能是羞辱上主的行為。

要背起十字架來跟從耶穌,我們要反思自問,我們要選擇甚麼?

一,豐盛的生命抑豐裕的生活?

二,豐盛的生命抑豐裕的生活?

三,天父的讚許抑人的讚賞?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