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一齊

有人問我,為何要做埋長者服侍,仲要係訓練長者導賞員,會吾會搵自己嚟搞呀?其實,老友記嘅導賞員訓練確實係要花雙倍心力去準備同跟進,因為長者未必習慣要講咁多嘢,仲要準備咁多有關地區嘅資料,最大嘅困難係要記住有關嘅內容,同埋地區嘅街坊生命故事。

我嘗試問自己,長者除左你去探下佢,同佢搞生日會,去老人院做一式一樣嘅康樂活動之外,還有啲咩可以同佢地一齊去做,冇錯,係「一齊」,我地吾要一次性,吾要口號式關懷佢地,亦吾要program化左同佢地建立嘅關係,有咩係可以同街坊同行,同佢地「一齊」去完成呢?而吾係我去提供俾佢又或消費佢地嘅呢?其中一種嘅方式係同佢地「一齊」去學習做導賞員。

所以,要佢地成為導賞員再難也要同佢地「一齊」去學。讓老友記成為社區嘅持份者,成為可介紹社區嘅街坊,未必吸引倒人去關注同留意,重點在於過程,點樣去重建大家對社區嘅感覺,對人嘅感覺,當我地今日教佢地學做一個小記者時,你就會明白,人與人之間真係好容易起倒一道牆出嚟,大家都好怕同吾識嘅人接觸同對話,只因社會不太建議我們這樣做,陌生人係危險嘅,係吾友善嘅,係衰嘅,係負面嘅,我地嘅生活已前設令我們對其他人起左防衛機制,當我地一齊去學做訪問,聆聽組員嘅生活同感受,由原來嘅唔認識到了解同共鳴,需要一個嘗試嘅過程,長者要喺學習中找到佢地能力以內可應付嘅共鳴,幸好找來上年教過一班老友記嘅一小步編輯阿芝,循循善誘去教老友記咩叫六何?又一步步俾佢地慢慢記住訪問嘅步驟同問題,佢地最驚嘅冇記性呢個大困難,直情喺小組模擬嘅練習中迎刃而解,其實,當大家熱晒身,好似街坊同街坊吹水嘅moment,根本吾存在溝通吾倒同冇嘢講,因為我地係「一齊」去講,「一齊」去聽,「一齊」去感受,「一齊」去學習。

呢一份嘅「一齊」,令到老友記吾再驚,吾再怕,仲越問越熟練,呢份嘅「一齊」,亦令我可以多一個向度去認識何謂「與街坊同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