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一杯葛根湯

尋晚在石硤尾社區會堂內有耶穌請食飯,而在會堂外有玲姐(化名)請飲涼茶(尋晚係葛根湯)。基本上,每個星期係呢樹都會見到個子細細、身型瘦小、衣著樸素及銀灰白髮嘅玲姐推住車仔,上面放咗兩大大壼自己煲嘅涼茶、一袋膠碗,停係會堂入口旁邊,一碗碗斟出嚟請出入及路過嘅街坊飲用。

記得幾年前係橋底已經見到玲姐做同樣嘅事。問玲姐點解咁做?
佢話依家我哋飲嘅水同食嘅嘢其實都好多化學物質,身體慢慢就會積聚不少毒素,咁就好容易有病,但知道作為基層要睇醫生又要好重負擔,所以咪定期煲啲涼茶請街坊飲,排吓體內嘅毒素。

玲姐除咗請街坊飲涼茶之外,佢其實有關顧緊一群在某個公園聚居的無家者。玲姐照顧嘅街友人數並不多,但佢會特別為他們親自去煮及準備一些相對較為容易嘅食物,例如、湯粉、粥或麥皮,等街友們有胃口及容易進食。

問玲姐點解會咁做?
佢話見到佢哋冇人冇物,自己都好唔忍心,所以想關心佢哋,等佢哋知道、感受到自己仲有人關心,可以重新振作,俾決心搣甩啲壞習慣,企番起身做番個人。。。

曾經有一位姊妹跟過玲姐一段時間,去睇吓對方點樣做。之後呢位姊妹同我講,佢都深深欣賞和佩服玲姐,佢所做嘅嘢可能比好多所謂基督徒都做唔到。
事實上,玲姐個人並無任何宗教信仰,甚至之前對基督教甚為抗拒,但她所做的,跟耶穌所教導的,有何不同嗎?

在姐玲身上給我看到嘅,就係在社區內有好多為街坊、為鄰舍默默去做和付出嘅人,佢哋本身就係街坊,並唔係落區嗰陣先至係呢個身份。

另外,就是那種單純的心及堅持的態度。
你可能認為玲姐緊係一位退休人士,平時得閒無聊搵事做打發時間。咁你錯喇!玲姐同我哋一樣,都係要為生活需要拼搏嘅香港人,佢日頭要做幾幢大廈清潔嘅工,間唔中仲要去餐廳幫手洗碗。不過放工之後,佢會選擇用大部份閒餘嘅時間,就單單以自己一人之力,去照顧一大班街坊嘅需要。

呢幾年其實見有不少教會或弟兄姊妹都話想進入社區、想開始服侍某些基層群體,又或者開展關懷貧窮嘅事工,但往往亦見到最大嘅阻力,就係好難持續得好耐,好多時社區服侍都只係停留在項目化、活動化及大堆頭形式,反而唔係好生活化地咁持續去做,放在自己生活中持繼續去實踐,只是維持短暫而又不停地轉換群體、主題或議題。

雖然玲姐並不是一位信徒,但上帝要我認識她並從對方身上,需要學習和反思的到底是什麼呢?相信這個問題不只是我需要去思想,可能對作為信徒的你也需要去問問自己。

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趙日輝先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