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一月十九日之隨筆,寫在曾俊華決定是否參選特首記招之前

前言:卡謬之「鼠疫」已經跳出了「異鄉人」那祇靠個人精神力量去尋找生命意義的局限,而是一個醫生、一個教士、一個天性純良的市民,凝聚成為一個同盟,在災難中開始互相了解,溝通,在絕望中尋找新生的力量,他們是抵抗行動的實踐者。—林燿德

你可否想像香港是在經歴一場鼠疫,又或是二次大戰期間,被納粹佔領之法國……..

我不知道香港的政治土壤出了什麼問題。自代議政制推行以來,區議會出現於1981,這個城市,仍未出現有政治能量的反對派。梁家傑一曲走天涯,永遠都係「禮崩樂壞」,莫乃光、胡志偉期期艾艾、拖拖拉拉,望見他們辭不達意,祇係想熄咗個電視,費時浪費青春。

已經在不同的場合不斷重覆,林鄭不是梁振英,她身份証號碼和CY不同,DNA亦相異,她患前列腺癌之風險是零,配偶之EQ/AQ/DQ亦異,冇梁齊昕這個嬌嬌女。她兩個兒子分別是25及23歲,在參選她說:我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最低限度,她比希拉莉誠懇!

至於鬍鬚曾,為什麼他會成為普羅百姓,以致泛民之「救贖所在」,我真係抓破頭皮也不明白,他惜身如肉(過去半年,講了N次:若果香港需要我,我會慎重考慮…..)在多年公職中,他沒有做過什麼有歷練的位,海關關長是政務主任中公認的油位,彭督副官,彭定康如斯強勢,不外乎跟出跟入,多年任財爺,我冇聽過他有完整之理財論述,不外乎拾曾蔭權之牙慧!(有一年金融危機,他在早上八點meet the press說:美股冇問題呀,今早升了一個percent!)

為什麼大家會認為他有能力帶領香港離開今天之困厄。過去四年半,有一個人將香港去主體化(練乙錚語),周圍都在大興土木,建無靈魂、無美感的建築物,最新加入隊伍的是西九故宮,主流教會繼續若無其事,幼稚地歌舞昇平,他們虧欠了這個令他們壯大的社會,誤了時代的契機,沒有做到該做,就是守望住這個陷落中的城市…..

我的心沒有陷落,過去半年,很多我很多親近的家人及好朋友都先後患了重病,我心無懼,死亡你別狂傲,在我有生之年,一息尚存,我所有最好的東西,都是香港的。

我要做反對黨,即使是一個人,亦是一個獨唱團:命運是對手,永不低頭!

By the way,我是一個撐林鄭的反對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