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一念無明,你有幾明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7年4月10日

159a7425-242e-452a-97db-c0e6918f22fa.159a7425-2414-4fc3-9661-94506f6e9b93

(以下內容含有少量電影情節,敬請留意)

因為電影《一念無明》當中一幕教會戲,引起一些討論。

作一個信主十幾二十年的信徒,Jenny的見證場面略帶戲劇化,尤其那行鼻涕,但又不敢說一定不會發生在教會之中,或是一竹桿打一船人。導演黃進若不是基督徒的話,資料搜集則做得非常準確,劇中那一小段戲某程度反映出一般教會的實況。未知借出場地的教會,有沒有因為基督的名「受辱」而後悔了。

與其說電影這一幕抽教會水,不如更準確說是控訴教會背後橫行的正能量文化。

Jenny的見證很符合教會見證的一貫模式,我稱之為「高低高」格式。

一個人在信主前生活很美滿,一切很安好,然後遇上生命中重大的錯折,例如學業失敗、失業、失戀、親人離世,跌入人生的低谷,在這個時間遇見耶穌,然後被拯救出來重新振作,自始之後「錢債、樓債、情債、罪債,信耶穌,乜都搞掂晒」。難怪有人說只有心靈軟弱的人才會信耶穌,因為教會的確充斥了這種「最軟弱時刻遇見主」的見證,令人覺得要去到心靈最軟弱最破碎的時候,才會被信仰乘虛而入,正正常常的人生,不會被基督信仰吸引。

戲中Jenny本身是一個平凡小女人,希望二十九歲結婚,三十歲生小孩,誰知自己的未婚夫精神崩潰下弒母,被判入精神病院,在外面又欠下一屁股債。她非常痛恨阿東,但因著主耶穌基督的力量,還清了阿東欠下的街數並饒恕了對方。

由於教會推崇的是一套「高低高」模式,若果你曾經高處跌落低處,信了耶穌,之後卻沒有在一定時間內再闖高峰,或至少變回正常的話,大家便會為你查找不足,希望你儘快成為一個新造的人,像Jenny一樣上台講見證,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感動更多人。又由於耶穌可以「乜都搞掂晒」,換言之,問題一定出在人身上。結果約伯和他三個朋友的辯論,不斷在教會重演;約伯不覺得自己的遭遇與他的信仰有甚麼關係,覺得被神不公平苦待,而三個朋友卻認定他是犯了罪,不願悔改,以致神沒有收回祂的懲罰。所以,教會內才會出現「憂慮是罪」、「抑鬱症是因為信心不足不懂交托」、「埋怨是魔鬼破壞教會的手段」、「苦難是試煉」等說法,認為負面情緒最少是因為靈命不足,嚴重甚至是罪,做基督徒「應當一無掛慮」,或者將困難理解成上帝的鍛練,一切只為更美好的將來。

可是,這些良好意願不一定與現實相符,令到像阿東這類人持續在教會受到傷害,最終消失,而恐怖是,這一切在善意之下進行,一切都係「為你好」,希望經過對方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在人離開後,教會亦有完美的解答,「他沒有接受耶穌為自己生命的主宰」、「沒有將主權交出」、「沒有理解神的心意」,「我地繼續祈禱」。

戲中牧師開首的一句聖經:「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教會雖云接納,但實際是會要求人信主之後改變,以符合高低高見證的模式,日後可以成為教會的見證,而且對比越大越震撼越好。

換言之,教會所講的接納,目的是接納一個新造的人,或至少一個有潛質新造的人,而不是一個人原來破碎失意的本我。正如戲中Jenny願意重新接觸傷害自己甚深阿東,她的確深信主耶穌可以醫治阿東,將阿東變回「正常」。但Jenny最後所講「希望你都可以」,她所期望的,是一個患有躁鬱症破了產住板間房兼失業的阿東,還是當日那個在股票行上班,正和自己籌辦婚禮的青年才俊?她真的願諒並接納了阿東,還是在大使命的驅使下,要向阿東傳福音呢?

這是一種真正的接納,還是一種低買高賣的投資?

結果,教會明明應該去幫助像阿東這種社會邊緣人,但像阿東這種人,卻往往不多是於教會之中。

一如概往,在我「控訴」完教會之後,總有人問我答案是甚麼,今次我不揶揄說「耶穌是答案」。

的確有很多人懷著很多憤恨抱怨傷痕來到教會,希望得到醫治,我們不應太過簡單將這堆負面情緒,簡單歸納為有罪或小信,就算背後成因真的是教會傳統所講的罪和信心不足,畢境大家也是罪人,有甚麼資格定他們的罪。惟有耶穌才能無條件地接納人,我們都不能。

正如戲中曾志偉所講,他們並不希冀接納,只是很卑微要求大家不要落井下石,多踩一腳。好多時有問題的人,係自知有問題,他們也明白自己是難受到別人接納。在教會的處境中,他們卻經常反覆「被接納」、「被饒恕」,「被代禱」,被逼公開分享自己的問題,反而持久造成傷害。如果你沒有準備好進入別人的生命,承擔他人的痛苦,並一同經歷,我倒勸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誠心誠意為對方代禱,或者轉介專業的輔導。有時候很多事,並不是單憑一顆好心可以解決到,別要好心做壞事。近年我實在見證過幾次,基督徒憑著一片好心,介入別人的生命,自以為能成為別人的救世主,搞到一塌糊塗無法處理。

我想教會的確要認真去反思一下,這種高低高的見證模式。

一來,其實很多信徒本身的人生並沒有戲劇性得像過山車一般,但為了要講見證,為要襯托出得到主耶穌幫助後,為了使人信主,時常會刻意誇大面對的困難,或是所謂誇大主耶穌的幫助,有時聽見只能啞然失笑。所以教會圈子內,經常流傳一些奇情故事,而從來沒有人深究真偽。例如,我初信主時已經聽過一位弟兄說自己有肝癌,二十年後,我依然見他到處去講見證說自己有肝癌,既沒有治好,當然也沒有病逝。推崇這種見證模式,不知不覺間製造了一個很大的誘惑,也是為何教外人經常投訴信徒虛偽的原因之一。

二來,所謂重上高峰,談何容易,有些心靈的問題,更加可能會纏累一生,反反覆覆無法解決。教會如今強調「信耶穌乜都搞掂晒」,信徒個個要樂觀積極、幸福美滿,造就出來的結果,是只有樂觀積極、幸福美滿才能在教會生存,對悲觀失意的人失去同理心,視之為不合標準,待處理的問題。

最後,想用德蘭修女的經歷作結。德蘭修女花了一生人的時間去服侍印度的貧民,如果以我們今日教會最流行的理解,一定覺得她與神的關係很好,為人樂觀正面積極,才能面對印度的情況。可是實情剛好相反,死後,她與靈修導師的信件被公開,揭示德蘭修女經歷了長達近五十年的心靈黑夜,沒有感受到與神同在,被孤單的感覺折磨。幸好她的靈修導師有智慧,沒有指摘她「信心不足」、「靈性低落」,也沒有要她認罪悔改,變回正常,反而指出這種心靈黑暗,孤單失落的感覺,正是她服侍的人所經歷,正因如此,她與服侍的對象才有聯繫共通,能進入他們的生命之中。

這才是在軟弱顯出剛強的意思,不是先將軟弱變成剛強,而是在上帝眼中,軟弱即是剛強。我們有沒有信心相信,所謂正能量負能量,背後一樣可以是神的作為,如果教會全部人均是同一個模樣,有同一個想法,如何去接觸世上不同的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