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

塵世間一介無聊小傳道。

一年……一年

想起去年今日,一位孩子渡過了一歲生日不久,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孩子自出生就體弱,幾乎未離開過醫院,他的年青父母,每日下班趕去醫院,再回家照顧孖生姐姐,由北至南、再由南至北,穿越港九新界兩次。由於孩子在加護病房,只父母能出入探訪,因此,我也只曾見過孩子一次,就是在病房為他施行嬰孩奉獻禮,也是孩子參與的第一個宗教禮儀。

奉獻禮那天,我與孩子的婆婆同車前往醫院,婆婆說:「謝謝你!要不是你請醫院允許家人出席,我還沒有機會見這個孫。差不多半年,今天我才第一次見他。」

到得病房,看見插著喉才能呼吸的嬰孩,除了心痛,還有甚麼?簡單的禮儀,就是心痛著為病床上的孩子、辛勞的父母、和在家等待的孖生姐姐祈禱,祝福他們在艱難的日子,能夠經歷上主的看顧和保守。

孩子病情起伏,好幾次渡過生死關頭,雖只有幾個月大,經歷生死的試煉比我這個幾十歲的大叔還多。一對年青父母帶著疲累身驅,患得患失的心情,與孩子一同經歷高低起跌。就在這連串驚濤駭浪中,學習面對生命的無常,盡力珍惜眼前可以相處的機會。媽媽還在崇拜分享自己的矛盾、掙扎,在患難中經歷神的看顧和教導。

見證,可不是坊間流行的「幸福音」,而是有血有肉的生命,經歷患難、掙扎,在弱軟中遇見上主的福音。

年青父母無怨無悔地繼續奔波了半年,就在慶祝一歲生日後兩天,孩子情況轉壞,就先行一步了。

雖只有一面之緣,但卻一直放不下,感覺彷彿比起能抱在手中的姐姐還親近,我跟年青父母說:「可以讓我在孩子的喪禮講道嗎?」在喪禮講道的機會不少,但主動要求還是第一次(很大機會是一生中唯一一次)。

孩子的喪禮,也是他第二次參與的宗教禮儀。兩次,主角都是他自己;兩次,我有幸分別成為主禮和講員。這天,雖然看不到孩子穿甚麼,但我知道他穿著阿仙奴球衣。我很想跟孩子穿起同一款球衣,送他的最後一程,只是顏色太過鮮艷,穿著出席喪禮不但喧賓奪主,也實在太過不敬。

與孩子和他的父母相遇,是我的幸運,好讓我真實地體會生命的短暫、無常,學習珍惜目前、珍惜所愛。

陪著你走

(註:那夜,媽媽點了這首歌給孩子。)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