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信仰掃盲:一帶一路是否以賽亞預言的東方大道?

image30

引用某網媒的分享,原題《[維穩祈禱日]陳世強:一帶一路是以賽亞書預言的東方大道》(link)

今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8周年,祝福香港復興團隊舉行「十月一香港祈禱日」,儼如國慶活動。香港全備福音商人團契總監陳世強指出,以賽亞書預言將有一條大道從東方海島興起,就是中國政府倡議的「一帶一路」。

陳世強帶領黃昏環節「一帶一路的福音機遇」,首先讀出以賽亞書廿四章14-15節、四十二章10-11節、四十九章11-13節、十九章23-25章,分別關於上帝的榮耀將從東方而來,並且將有一條大道從東方海島興起。然後忽然話鋒一轉,指出上帝正在使用中國的「一帶一路」,與多個沿途國家建立「命運共同體」,他說:「一帶一路往普天下去,更是從香港出來,所以香港責任非常重!」

原帖作者的意思,固然是不認同該祈禱會中的言論。

筆者此篇寫下有關一帶一路和相關經文的詮譯。
當中引用的幾段經文:

賽24:14-15

24:14這些人要高聲歡呼;他們為耶和華的威嚴,從海那裡揚起聲來。
24:15因此,你們要在東方榮耀耶和華;在眾海島榮耀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名。

賽42:10-12

42:10航海的和海中所有的,海島和其上的居民,都當向耶和華唱新歌,從地極讚美他。
42:11曠野和其中的城邑,並基達人居住的村莊都當揚聲;西拉的居民當歡呼,在山頂上吶喊。
42:12他們當將榮耀歸給耶和華,在海島中傳揚他的頌讚。

賽49:11-13

49:11我必使我的眾山成為大道;我的大路也被修高。
49:12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原文是希尼)國來。
49:13諸天哪,應當歡呼!大地啊,應當快樂!眾山哪,應當發聲歌唱!因為耶和華已經安慰他的百姓,也要憐恤他困苦之民。

賽19:23-25

19:23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
19:24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
19:25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賽24,42,49 那三段還算了。直接說,這種程度的引用經文,基本上做任何事都會找到經文支持的。對於這種行為,其實反正都是做自己的心意,加不加經文是無分別的,引用經文耶穌的話說:「耶穌便對他說:你所做的,快做罷!」(約13:27)註:這段是好用經文,不妨推介給喜歡用經文支持自己行為的人士。

對筆者比較觸目的是 19 章那一段。有幾個原因:
1. 這段「三國一律」,算是比較有個一帶一路的意境。說服力比前三段高。
2. 這段聖經十年前左右開始某些派別經常在禱告會中引用此經文,筆者在幾個場合都聽過。心諳:是否真的應驗了禱告會中某些派別的領受呢?或者,不單筆者自己個人聽過,這可能也是基督教某些圈子的主流見解,覺得這經文是應驗在一帶一路上。

然後筆者查了查一帶一路的路線:
A1B1

這經文要應驗,要有三點:(1) 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 (2) 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3) 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

所以首先,要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諸君請看,一帶一路的經濟帶從陸路經伊朗(勉強當做古代亞述差不多的地理位置吧),然後就去了土耳其。然後在意大利轉為海上絲綢之路,然後才經過埃及和蘇彝士運河,進入印度洋。
無錯是(勉強說)連結了伊朗和埃及,但繞了個大彎去俄羅斯和北歐的荷蘭,一半是陸路一半是海路啊,而肯定不是「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若這種文詞解釋也講得通,大概啟示錄的所有預言都能在今年全部對號入座吧。
若純粹說三地經貿合作,又何需要提到廿一世紀的一帶一路呢?十六世紀的奧圖曼帝國、或十二世紀與獅心王大戰的薩拉丁、或七世紀穆聖穆罕默德那年代的阿拉伯帝國,先別說這些年代是否都有應驗三地一律;就說最符合上下文、以賽亞書讀者的所關注,公元前六世紀舊約年間的波斯版圖,便是從亞述通到埃及的。下圖綠色部份是大利烏年間的大約波斯版圖:

對神認真、委身、有信心是好的。但胡亂相信神祕主義,沒有根據去胡亂講信心,是將信心建築在草木禾稭之上,烈火一燒就絲毫無剩,對人生是招來惡果的。歷史不斷見證,屢試不爽。

補註一下。

賽42
經文中提及的基達和西拉,都難以考證其真確地點。一般都認為基達是死海之東阿拉伯地區,摩押亞捫之地,是曠野地帶,現今的約旦地區;西拉大約為死海之南、死海和亞喀巴灣中間,古代以東人之地。這些都不是一帶一路經過的地區。

1 2

賽49
留意文本。先不說希尼國是否中國(原文也只是 מֵאֶ֥רֶץ סִינִֽים land of sinim 希尼之地) ,就當是吧(在此有更詳細討論),但這經文應驗有幾個條件:(1) 從遠方、北方、西方來 (2) 從希尼國來。
常識論,
(1) 歷史上符合這個定義的,大概一帶一路不是惟一吧?
(2) 假設廿一世紀應驗了這經文,對以賽亞當代讀者又有何益處呢?(預言詮譯的基本原理)
(3) 對以賽亞的當代讀者而言,比較合理的理解希尼國是指東方的「波斯」吧?若解作波斯,是合乎經文上下文,而且波斯也的確讓以色列回到國土復國,免被外族同化。連貫下文:「耶和華已經安慰他的百姓,也要憐恤他困苦之民。」
而請留意,「希尼之地」一字在七十士譯本(舊約的希臘文翻譯本),也的確譯作「波斯」(經文請參考這裡)。反映了當代文士對這字的理解。

題外話:對喜愛聖經研究的人,值得一提「希尼」一字在死海古卷是證實了有手抄之誤。「סִינִֽים」在死海古卷為「סונִֽיים」,相差了第二個字母 yod(短一點) 和 vav(長一點)、和眾數多了個 yod 字母的分別。不過大概對解經無影響。(下圖來自這個研讀古卷的網站,紅色部份是筆者劃起方便讀者尋找)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