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一封八十後牧者的信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現在是八十後牧者的一群,大部分應該都會是現在牧養著兒童、青少年初職群體的傳道人。今天站了在前線的我們,讓我回想起我們就是當年中大學的年紀時,在不同場景/特會/獻身營中走出台前回應呼召的一群。

今天我們身在不同工場,面對著同一個屬靈戰場,我們都面對不同光景的困難、不同羊群的需要、我們自己不同的爭扎與痛苦、以及為神家不同令我們心碎的事。我們都彷佛有「孤軍作戰」的感覺,因為我們背負著「下一代年青人靠你啦」的期望,和現實處境的艱難。

我們是這時代中被神呼召作兒童青少年人的屬靈領袖,我們有著神給我們的一份,我們接著上一代牧者的棒,點燃著下一代愛主回應主的心。我們各有恩賜,然而,我們卻軟弱不堪。我只能說,我們每一個都不是Superman Wonder Woman的姿態現身,我們只能帶著我們的限制,我們的軟弱和無助,但一顆簡單回應神的心走了上來,讓神在我們身上彰顯祂自己的能力。

有時候,我在想,當了青少年人導師這麼多年,總會希望可以影響過些甚麼。然而,我們是不會知道的。我們以為幹了一番作為,然而卻看著事情漸走下坡,我們以為自己沒甚麼作為,卻有些生命被主改變起來。

我想起我中五時偶爾在母會帶了一位中二小女孩信主,後來返了一兩次團契後便離開了。多年以後,我在那年救恩堂入職第一日,她上前來問我會否認得她,原來她在我帶她信主後離開過教會短時間後到了救恩堂,一直被栽培成長,後來也踏上了宣教的旅程。最感動我是,有一年我和她一起去以色列短宣,我們整隊人一起敬拜,我看著她,我驚嘆神的作為。

這多年的服侍,見證著當年的小羊讀神學,做教會領袖,職場宣教,讀了適合的學科裝備自己。同時,也經歷過用心栽培的當年青少年,曾經委身事奉的人離開了教會的群體,更離開了信仰,這是我感到心碎又未能放下的事。然而,每一個也有自己選擇離開的原因,也有些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

牧養沒有方程式,生命的留離起跌,也未必因爲我們的「做多做少」,人,始終是多變的,所以我從少為自己祈禱天父保守我到老也不要失落祂。

我在想,我們一方面不能輕看我們的位分,但同時卻要承認我們不過是過客,我們不過是個無名的傳道者,就是忠心做神委託的角色,盡心去愛和教導牧養,但也不要看得自己太重要,因為我們不過是過客,我們的名字也許總有一天會被人忘記,但父神總會把我們的名字放在心上,祂不會忘記我們,祂與我們同工。

余淇煥
(作為一位牧養青少年的牧者,未能分享一些牧養的成功心得,
但願能分享一點牧養中過程的心聲。)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