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m Chung

剛剛大學畢業、平信徒、修讀工程,卻愛做偽文青。

一國兩制與政教分離的詮釋爭奪戰

20140614113047226

有指北京希望對香港作一國兩制「再啟蒙」的教育,目的是北京中人眼見香港人抗爭的原因是受到反對派對一國兩制有錯誤的理解,以為香港可以有怎樣的剩餘權力,可以自由管治香港;若果由香港人自我管治香港,則會選出一個反中央的特首,加強對國家的離心力云云。

事實上,在《中英聯合聲明》的協議上,確確實實地描述了何謂「一國兩制」,就是「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及「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而中央的角色只在於任命由香港選舉或協商所產生的行政長官,及由特首所提名的主要官員。可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本意思就是香港人可以獨立自主的管治香港,這並不受中央管理。

不過,無論中英聯合聲明怎樣寫也好,正所謂官字兩個口,中央一句話《中英聯合聲明》早已在1997年交接之後就失效,又說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基本法的概念十分模糊,要加強對香港人的洗腦。這樣政府就可以透過輿論力量、操控傳媒等途徑去說服大眾市民接受對「一國兩制」的論述及意識邏輯,從而去獲得詮釋概念的領導權,做成新馬克思主義者葛蘭西所說的「文化霸權」。

所之謂霸權(hegemony),其實就是指有些人或者組織運用自身的權力去影響他人去理解事物的真實,從而獲得詮釋事物真相的影響力。簡單來說,就是有權有勢的人就可以指鹿為馬。秦朝之時,丞相趙高為要試探自己的權力,就向大臣面前將鹿說成馬,大臣都因為害怕他而說之成馬。看來,中共也是學像趙高一樣,在試探著香港的底線,透過白皮書將「一國兩制」講成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兩制從屬一國等等,目的是要將鹿和馬兩個截然不同的觀念混淆,也是要看香港有多少人會信奉中央的一套,會把鹿說成馬。然而,經歷了兩個月的雨傘運動,就得知香港人對中央「指鹿為馬」的做法並不妥協。

5417e568bdfefc8472b1bbb0b638b004414332c9

講起霸權論述,「一國兩制」與對「政教分離」的詮釋爭奪戰一樣地何其相似。有些權威牧者或教會管理層對之加以詮釋,將「政」硬說成為政治,認為基督徒不應該過份接觸政治,宗教不應干預政治;又將政治講成是可惡之物,或者要應順服掌權者,不應該去挑戰政府云云。從而阻止信徒於教會當中討論政治,給籍口自己去無視信徒在政治上對牧養的需求,也害怕這些政治討論只會破壞信徒之間的合一。教會將對政教分離「唯一正確」的詮釋加諸於信徒身上,扼殺平信徒對「政教分離」另一種的想像。

更甚,這些權威往往卻有意無意地曲解了政教分離的原本意思,有些甚至連原文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也隻字不提,就將原來指政府(或國家)的「政」講成政治;又忽略講述教會歷史上出現過不同的政教關係,令信徒對政教關係就只有一種刻板的印象,也更不會知道原來政教分離也只是其中一種政治上的取態。信徒在日常生活之間體驗政治,但回到教會中在政治上卻得不到神學上的反思。這樣生活與教養上的反差,不能且不會為教會帶來信徒之間的合一,信徒亦不能從真相中尋找及思考答案。

要與信徒作「落地」的牧養,做的不是再對「政教分離」作怎樣的正確而具權威性的詮釋,而是真實地了解信徒在政治上的信仰掙扎,與之同行,且一同在聖經中互相學習。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