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一國兩制的暗與光

-100%+
原刊於傳揚論壇,2016年11月11日
圖:now新聞截圖

圖:now新聞截圖

當干預成為常態

一宗香港法院本可以自行審理的案件(有關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就任)被懸置了,但於11月7日,中央政府(中國政府)已急不及待行使其對《基本法》解釋權,解釋《基本法》第104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釋法後,香港法院要按中央政府的解釋審理。暫不評論中央政府對《基本法》第104條的解釋是否合理、需要和製造更大的社會矛盾,它的解釋本身已違反《基本法》第158條:

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因為香港終審法院並沒有請中央政府對第104條作出解釋。查實,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違法和釋法的行動不應感到太愕然,因為威權政府的特性是恐懼。恐懼不但使它製造敵人,更因其強烈自我保護意識而表現得自戀、封閉和懷疑。再者,威權政府沒有內在機制容許對其自身產生恐懼的反思。結果,它多傾向選擇消滅對手。

香港人以為一國兩制會令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會更克制,但現實是,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管治已越來越積極(這已反映在立法會選舉)。雖是如此,但香港人沒有認命。不管遊行和集會是否為一種有效的反抗,香港人沒有對中央政府的干預習慣了。11月7日的釋法是黑暗,但不需視它為最黑暗,反而香港人應從盼望入手,從而在失望時,不會喪志。

黑暗只是烏雲

有人認為香港人不應與中央政府硬碰,因為它受軟不受硬。他們評論說,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行動是不智的(即用支那描述中國和用擬似粗語Re-fxxking讀出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因為這意氣之爭沒有實質意義,反而刺激中央政府更有藉口干預香港。我不認為任何所謂刺激中央政府神經的行動都是不適合和不需要,反而要儘量避免抗爭行動製造人與人的敵對。製造人民敵對是中央政府常用的技倆,但抗爭者不要,也不應。

2015年1月,我到成都和重慶等地。我跟不同的人閒聊香港雨傘運動時,他們多傾向支持雨傘運動,並懷疑中央電視台對雨傘運動論述的可信性。那麼,這次的支那和 Re-fxxking言詞的關注不是提醒香港人不應硬碰,而是反映抗爭者缺乏審慎智慧。這次釋法事件沒有將香港人推向絕望,反而讓香港人要謙虛地培養審慎智慧。

有中國朋友曾跟我說,「我們很自私地說,香港不要攪獨立,因為沒有香港,中國民主發展將會陷入寒冬。」或許,他們的看法太高估香港了,但香港人也不需妄自菲薄。更重要的是,香港人需要有全球視野,視香港的公民運動是全球公民運動之一章。一方面,香港須要與不同地區的公民運動連結和團結;另一方面,香港人不要只看見自己的公民之路,反而在全球視域下,香港人能為其他地區的民主進步和成功而高興,但沒有因自身的倒退而失意。當本土意識強調民主自決而忽略了其在全球公民運動的身分時,本土只有孤立和對他者漠不關心之意。

覺醒並不比制度轉變次要。列斐伏爾(Henri Lefebreve)提醒我們,

一個革命沒有產生一個新空間就是沒有實現它全部潛能,或可以這樣說,它失敗了,因為它沒有改變生命,只改變意識形態的結構、制度或政治組織。一個真正有革命性的社會轉化一定會在人的日常生活、言語和空間中展出其創意性影響力。1

當下,有些朋友很擔心2047年後的香港,因為《基本法》只說香港50年不變。2047年,中央政府就有很好理由刪除一國兩制。制度固然重要,但人的覺醒及其反映在日常生活才是基本,因為這才是轉化的種子。以最近10年發生的事為例,反高鐵、反國民教育、雨傘運動等等不是無意義,因為這一切行動已喚醒了不同的人,而他們已在不同崗位逐漸發揮其影響力,塑造一個有情有義的社群關係和。我們的失敗,不是因為未能爭取普選,而是因為我們鍾情於單面的結果評估。

在一場社會事件後,我認為重構對社會認識比一切重要,其中包括反思審慎智慧、全球公民運動視野和評估範疇等。重構可以讓我們看見烏雲後面的光明,而沒有被烏雲代表的絕望和悲觀籠罩。

盼望之路

或許,以上所講的可能給人一個印象,就是阿Q精神。事實上,香港社會的貧窮越來越嚴重、居住需求越來越可怕、教育問題越來越瘋癲、傳媒越來越缺乏令人有信心……。這是真的,不要輕輕略過。然而,我們要有一種視域,讓我們看見不同人和社群嘗試在以上種植艱難下,仍認真生活、堅持公義的價值,並以創意和勇氣轉化社會的人際關係。聖經說:

萬物都是藉著他(道)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在他裡面有生命,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沒有勝過光。(約翰福音1章3~5節)

雖然在日常生活中看見的這些光可能很微弱,但這是在上主裡面的生命之光。黑暗只可能掩蓋光,但沒有勝過光。

  1. Henri Lefebrve, The Production of Space (Oxford: Editions Anthropos, 1991), p.54.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