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厘米的感動

「一厘米的感動」
由兩個好朋友所開的Facebook專頁
機緣巧合,有幸在這裡分享信仰上的小反思
歡迎留言討論:)

一厘米遊記 — 德國慕尼黑&菲森

03

終於有靜下來的時間。比起坐巴士、坐飛機、我更喜歡坐火車,沿途的美景令長途車程變成享受。在往菲森的途中,全是像童話般的美景,我想比起慕尼黑的都市和繁華,我會更喜愛菲森。

第一次到德國,慕尼黑是我到的一個城市。老實說,這裡沒有太多景點,只需一天就大概可把市中心走遍,而且最著名的汽車博物館和科技館我都沒太大興趣,所以這是一個對我來說沒有太大吸引力的城市。

但慕尼黑對我來說,是一個充滿歷史性的地方,好像昨天走過集中營,心中盡是震驚。原來人最恐怖的地方,是可以有不知何來的權力,將另一群人的價值貶低,將他們的尊嚴徹底奪去。這又讓我想起在UNICEF講人口販賣議題學校講座時,總會提起在聽講座的孩子們,憑什麼,憑什麼坐在這裡聽講座的是你們,憑什麼我們不需要經歷這些痛苦,可以安坐聽分享?We basically could not take everything for granted.

我會想,猶太人們當時對他們的神會是有什麼的呼求?日復日的禱告,卻換來無止境的殘酷對待。那種絕望,他們內心的哀號,應該會巨大的難以想像。所謂的信仰,不就是被重重的摔碎得一點都不剩嗎?信仰的意義,究竟在哪裡?單純的一種依靠?身為基督徒的我也摸不著頭腦,當然猶太教跟基督教是不同的,但是信仰不是都是同一個概念嗎?

又例如,在導賞團中導遊提到百分之八十的慕尼黑都是在二戰後重建,所以這是一個看起來把歷史收藏得隱密的地方。畢竟,二戰是在這裡開始的。

05

到了菲森又是另一個國度,這個城市有德國最著名景點之一新天鵝堡。聽導賞團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當年 Walt Disney就是以新天鵝堡作為藍圖,而那熟悉的迪士尼logo上的睡美人城堡就是新天鵝堡了。當時跟朋友用了差不多45分鐘才能登上山入城堡,真不知二百多年前人們是如何建造這座城堡。當時Bavaria的國王Ludwig II 因為覺得舊天鵝堡不夠宏偉,所以下令建造另一座夢幻城堡,一起便起了23年。可惜未等到城堡完工,Ludwig II 卻不幸在施坦貝爾格湖逝去,在23年的建築時間裡,他只逗留過172天,那時候只有三分之一的房間是完工的。在生前Ludwig II 想極力保留城堡的神秘魅力,故從未對外公開城堡;但在他死後的七個星期,城堡卻向公眾付費開放。Ludwig II 窮一生在追求只屬於他自己的理想城堡,到頭來,他的大半生都花在盲目的追求當中,也只能說天意弄人吧。現實中,又有多少人好像Ludwig II 般,把人生的時間虛耗在無止境的追求中呢?

除了城堡,菲森本身的地理位置就得天獨厚。在阿爾卑斯山腳下,湖水都是寶石綠的顏色。我最喜歡的活動之一,就是跟朋友沿著湖邊踏單車,本身有點怕不懂路或會太危險,但最後看見那景色美得難以相信,才發現偶然冒險一下也不錯。

在寫這篇文章的我,正在火車窗中望著面前的大草原、藍天和雪山,有一刻,我以為覺得自己到了一個沒有可能存在的世界。在歐洲旅行的時候,常常都會有一個覺得自己太幸福的想法,我知道大多數人都未必有機會親歷其境,但上帝卻讓我經歷種種後在這個如此荒誕的世界仍然看見美好。原來,「呢個世界真係好靚」。身為一名基督徒的交換生,應該要如何做?

其實,我們不需要「學人點樣點樣」,鳥兒從來不需要想,牠們就會飛;花兒不論經歷多少風吹雨打,照舊會開花,有些事,上帝本身要你做的,就自然會做到。找到自己覺得對的感覺,就一直做下去,別讓它停吧!

04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