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半數青少年曾上教會

1552-10a

許家欣(伯特利神學院柏祺城市轉化中心城市事工研究主任)在時壇發表文章討論香港有幾多基督徒。給出了三個數字:

1. 香港新聞處每年出版之《香港年報》2,3在2016年估算香港約有884,000人信奉基督(以2016年人口約733萬人計,約佔12%),包括約500,000名基督徒(約6.8%)及約384,000名已受洗天主教教友(約5.2%),當中包括 166,000 菲律賓人。

2. 教會更新運用(2014):香港有1,287間中文教會及60間以英語為主的教會。每週全港基督教教會崇拜出席人數約共333,453人。同樣以2014年香港總人口約724萬人計,參與基督教教會崇拜的基督徒約佔香港人口4.6%。而天主教就暫時沒有整合每週參與彌撒人數。

3. 另外上文作者的機構(伯特利神學院柏祺城市轉化中心)利用了 24 份由2006年至2018年出版的香港學術研究文章作統合分析(meta-analysis),利用數據得出以下分析

宗教組別95%的信賴區間
(confidence interval)
基督徒及天主教徒 (合計)24.1% 至 31.0%
基督徒 (不包括天主教徒)20.4% 至 29.3%
佛教或其他宗教10.7% 至16.3%
沒有宗教54.4% 至 64.6%

個人在生活中恒常參與佈道。經驗中接觸的人士,一般有三分一至四分一曾上教會,這部份中大多數為現在無出席教會。這和上文作者的分析不謀而合。而筆者估計若單計算青少年,例如年紀少於三十多歲,便差不多一半:粗略估計,香港本地曾上教會人士大概有二百萬上下;若劃界在十歲至三十五歲,香港這區間的整體人口大約為二百多萬,當中很可能超過一百萬或大半曾上教會。而這數字大概在減退中。

過去二十年是教會進行極多福音遍傳運動的時期,惟到2014傘革後漸漸減少。筆者想說,這二十年教會的佈道不是白費的,這二十年教會的佈道是有效果的。
教會面對的,是進入教會後,生命停滯不前,只在教會內很舒服,輸到服,舒服死。參與很多教會活動,甚至不少事奉,但生命少有寸進;只埋首在事業拍拖,和教會四幅牆內的宗教生活。然後在停滯不前中,聽埋聽埋很多攙雜的信仰,然後當在教會內或外遇上困難,一直累積的信仰生命回應不到人生答案,就會離教。
~更慘是,叻和不叻的分別,可能只是「忍著沒有離教」。

差左尐乜?

信仰生命的栽培,是「佈道+成長」的。過去二十年佈道工作是有效果的,香港教會是能做到那個效果的,而「成長」是我們仍缺乏的。教會內,「靈命差和神學差」是常見的,沒有「生命與使命」的宗教徒是常見的。
「成長」方面要做到那個效果,首先對焦使命是必須的,就是對福音的理解。另外,基督教的職場倫理、生活倫理,例如基督徒應如何面對不公義、如何安身立命、如何立身處世,用聖經的字眼就是「敬虔端正」(提前2:2),這個教育是必須的。過去的問題是這方面往往流於離地、不實用、理論化、不真實和樣板式;在教會四幅牆內還可以,出到社會就完全不實用,證據就是很多基督徒面對世俗都下意識地逃避見證。甚至有些人然後會妖魔化世俗社會,順理成章將信徒關在教會四幅牆內安舒舒服、輸到服。
必須要清楚:若不是要向世界見證與福音的拓展,教會沒有存在的需要與角色身份。因為沒有使命,信仰是假的。

最好的安身立命的栽培,當然就是成長的基督徒,親身示範如何面對不公義、在社會中應展現怎樣的價值觀,和如何面對各種生活的情況的「示範」。這種承擔生命與使命的基督徒人生,才是應該有的成熟的基督徒模式。這是筆者現時最專注做和晝夜練習的。因為信仰這回事,不是講或教或領導或研經或講道學回來的,而是潛意識和意識形態上從上一代的「靈性對靈性地 copy & paste過來」的,「我們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約壹1:1)。若講到一等一的神學和釋經,但靈性差,你所傳所栽培的對象學到的就是你的靈性,而不是你的神學和釋經,尤其包括你每天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的非信徒。我是向那些有十多年或以上的年資的基督徒說這個的。只可惜很多信得年日久的基督徒,只顧在教會四幅牆內,埋首個人事業婚姻,有些甚至墮落到埋首教內小社群的政治權力、個人榮辱,這都不是基督徒應有的行為。

除了栽培,就是教會對外的見證。這也是信仰靈性栽培的「生命」最重要的就是必須包含「使命」。沒有使命,生命是假的;沒有生命,使命是空轉離地的。有點像「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的關係。筆者常說,信仰是個「研經 -> 造神學 -> 造生命/磨練生命 -> 實踐 -> 轉化社會」的過程,聖經將此比喻為栽樹「公義樹」,意謂立身在社會影響社會;若將這個過程比喻作「磨麵粉 -> 造麵包 -> 派麵包」的過程:現在教會的狀況,便是每週不斷的在磨麵粉,造麵包的人很少(所以會「神學差和靈命差」),更少人會去派麵包,而很多人包括精英只是在追求如何磨更上等的麵粉,甚至有些只是在玩麵粉,而且很多時連教導磨麵粉那個都是饑餓的。其實很多時,磨麵粉磨到夠用,清楚準確,然後花多些時間造麵包和派麵包,社會就已很不一樣了。

筆者最後的結論,想放在:過去二十年的佈道,是沒有白費的。我們是可以做到的!而若承接生命的教育都做得好,很可能我們這一代,已經能夠實踐在香港遍傳福音了;因為若有 20% 的基督徒,再加上演化的費氏數列定理 (Fibonacci sequence),基本上社會的風氣已被基督徒反轉了:基督徒的優良傳統是「攪亂天下的人」徒17:6。
反思教會本地過去二十年佈道的歷史,遍傳福音不再是遙遠的夢想,而是就在面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