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一個耶教徒的告白(6) 講第三隻小豬之前的插曲

 

在七級豬症侯群的教會裡,就算乳豬已成為你的過去,而你呢隻”豬乸”每次攪珠都抽到死豬/陰公豬,你仍然可以亦必定有足夠條件,能力同無限恩典的機會….去透過事奉經歷神的大能同恩慈.

我要再次強調,事奉神是個”人人期望可達到,你的喜樂比天高”的經驗(那怕有七級豬症侯群).

 

問題只在乎:

你肯?定唔肯?肯唔肯做第三種豬.

第三種豬叫頻死豬.

(改稱為”羊”罷,如果這令你自我感覺良好一些. 記住”豬”只是比喻!你定意硬著頸項,一心對號入座,唔好賴我.

這不是文章原意).

 

言歸正傳,讓我先探討乜野叫”瀕死”?

 

聽過 Heaven is for Real 那類見証,你會發覺許多經歷過瀕死的人都話自己見到一道白光,上過天堂,有的更加見到主耶穌….

你會奇怪為何這些”瀕死”的感覺都係超爽,而且其所見所聞居然如此類似?

 

一個人在瀕死既階段,是否真係上了天堂,遇見神呢?

 

信仰百川有幾篇文章解釋和剖析瀕死的經驗,值得各位閱讀.

既然有好些人提筆作書,述說在我們中間風聞有你的瀕死見証,bilibala 也不妨分享 billy 唯一一次的瀕死經歷,以過來人身份搭(豬)嘴.

 

可能有些離題,但想分享是因為:

  • 一來了解瀕死對我們了解瀕死豬有助益,
  • 二來受苦節/復活節在即,分享多一點有關生死既題目,也頂合適
  • 三來真係親身經歷過.

 

是咁的

18年前, 97香港回歸,六月尾到七月頭,我到了加拿大十多天,移民報到 (landing).

嚴重感冒,兼發高燒,104-5度.

看過醫生,食過西藥,依然不見好轉.

整天迷迷糊糊,時差,頭痛,包雲吞,食念慈庵. 飲埋潘高壽,都係成日咳,四圍奔波,申請乜証密証,開戶口,報大學,病到死,還要去父母親朋求人關照既會飯局,頭重重的”至暈”飯局,日日如是,令病情加劇….

最心痛是:

幾乎冇人覺得感冒會死人.

但上述既一切事宜兼飯局,在父母心中,唔攪呢尐,先會死人.

 

呢段日子, 寄居係一慳慳朋友家, 溫馨提示過唔好開冷氣(唔熱喎!),又唔好開窗(有麈喎!),焗燒豬咁過每一個晚上.

(奇怪係,冇人因此被我交叉感染喎,呢個都係神蹟,不過當然更加冇人會記得).

 

第三還是第四晚,依然在發高燒,在床上焗到昏迷. 也不知過了多久,眼前一片白光,強烈但柔和(是可張開眼望那種). 身體忽然唔覺得辛苦,連多日頭昏腦漲也消失了,又有點魂有象外的感覺,然後在白光裡,聽到一把聲音,話已經令我好番,叫我學習乜野係愛,用此後的人生經歷”佢”既大能.

 

醒來,仍是漆黑的半夜.

熱退了,本來的超級鼻塞也沒有了,只淨下一兩聲咳嗽.

這次經歷大概能算作瀕死罷

(冇上天堂亦冇見到耶穌).

 

移民後我重新返離開了五年的教會,從此堅信耶穌,the rest is history.

 

從來沒有大大宣揚那次經歷

(印象中只點到即止地提起過最頂多三四次,從沒有上述那么詳細).

之所以藏在心裡多年,有以下幾個原因:

 

1. 小兒科

對比其他人的瀕死經歷,我的算什么.

冇見到隧道,又講唔出當時身邊人做乜(好肯定在瞓教,但唔係因為我睇到,而係我估到).

冇上到天堂,亦冇緣見到耶穌,只像以色列人在西乃山腳聽到聲音,仲聽得兩句(而非十句).

 

2. 主觀性

其他人的瀕死經歷有幾個疑點,係我解不開的. 我唔想分享見証,被人將我和他們掛勾等同:

 

a. 隧道:

為什么上天堂要穿過有疑似隧道的管道呢?

難道天堂一早發展了四個現代化(一路一帶)有火車/地鐵?

後來讀創世記,雅各見異象(他不是瀕死)是看見上天梯的.

b. 聲音:

我想先交待清楚. 當時聽見的聲音不是真的有把人聲,我想是近似心靈感應. 問題係,為什么”耶穌”/”神”同我講中文? 而且係地道廣東話呢(邊個話粵語唔夠國語正宗?神都肯用佢講說話,哈哈)?

後來讀使徒行傳彼得講道,十五國方言既人都聽到,係咪類似?

PS: 那些年聖靈同我傾計亦用”廣東話”,不過跟那次瀕死經驗的聲音有點不同,唔識形容,那次好 solid 同權威性,平時的聲音比較微小,要 verify 幾次(當然,我唔排除兩樣都可以聽錯 :p)

 

c. 耶穌:

最令我困擾是他們遇見耶穌.

第一我當日見唔到佢,無法引証,

第二,多數瀕死形容的耶穌是個棕髮白種人,而不是疑似便拉登的中東佬.

保羅話過,向猶太人保羅就作猶太人,向白人? 耶穌就會作白人嗎?

另啟示錄話,羔羊臉目會發光.

我地最近知道,在光線影響下藍/黑色可變成金/白色,棕色漂白又有何不可呢?

再退一萬步講,現代科學窗明,我們跑去韓國整容就得,耶穌在天國變像又有何出奇呢?

 

總之, 任何 Heaven is fot Real 的見証,都令我不敢斷言佢假,但又難以肯定!

3. 好衰仔

假如分享出來會唔會被人插,會唔會被人擺上神檯?

以為會勁尐,以後要醒定尐,唔衰得. 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

還是實幹地做隻排骨瘦豬

樂得清靜.

今次在這裡分享,就以平常心去讀下 like 下 share 下.

我仍然係個普通人,同你冇太大分別, 亦唔會因為試過瀕死屬靈過其他人.

 

4. 求不得

耶穌有個比喻,有個無名氏財主話:

“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他們必要悔改.” (路 16:30)

唔理上過天堂的見証係真定講大話,死過翻生既人講句野都似乎大聲尐,有力尐!

也基於人們是好奇心以及得唔到聽下都好既心理促使,呢類見証,一向都叫好叫座.

 

可是從另一個角度看,一來大部份我們不是生就是死,瀕死是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遇見神)經歷. 是可遇不可求,萬中也無一的.

 

所以當某些教會大力佈道時,信仰百川的作者對此似乎偏向負面或消極.

有作者主要為了打假. 指出那是假見証,即使令多人信主及受感,又怎能蒙神悅納?亦有些作者從學術角度剖析,認為是主觀經驗也好,是有沒有天堂的客觀証明也罷,信徒都不應沉迷於天堂經驗的追求中.

既是non transferable ,何必講太多呢?

 

過來人

說到這裡,我又嘗試換過角度,以一個信不信由你 so call 過來人既身份分享我的體會和學習.

(除我以外,絕不代表任何人,你可以參考,亦歡迎有不同立場.)

 

我覺得當一個人經歷過死亡.

(它可以指瀕死,上過天堂,平淡地一次大難不死,又或者某些忘不了的生離死別.)

我故然可追問它的真假. 有時會找到答案,更多時侯是難以判斷.

 

此外,如果我地話生命唔應該強求和戀棧這類經歷,我係同意.

而且如果唔需要經歷神奇遭遇,仍體會到神的美善,這當然好得無比.

但像我這個過來人更想知道的第一個問題係: 透過這個經歷我有什么學習?

 

它會令人更深思想生命,珍惜生命同更寶貴身邊的人.

而我亦因此重新返教會,認真地,重新的了解這信仰

( 都係果堆眾所周知既老套野,冇乜特別,但你很難否定它的積極性).

 

當我覺得呢條命係神賜番比我,我既生命係屬於神. 由果日開始我就唔再覺得信仰係個可有可無的喜好選擇,而係一個每一曰,揀生或揀死的決定.

(我當然想”生”)

 

第二個問題係,如何令這類人生意外經歷inception 植根在內心深處,令我成長得更精采,更歷久常新去經歷神?

 

就正如主釘十架和復活只此一次,但如何烙印在千百代信徒生命中,令我們到今天也因為主活著而為主而活,敢於打倒舊我,多一尐去愛一尐唔可愛既人,挑戰壞鬼以及和邪惡抗爭呢? (面對強權,有時要沉默,要逃避,在那當口,我寧願做隻有點抽離既七級豬亦唔想做隻只求合一既河蟹).

 

回想番自己在瀕死之後,之所以重返教會,又堅信至今,我要”歸功”於兩個實際行動.

 

第一, 是豬乸的奶水

由我重返,除了團契慣常的彼此關顧,初信栽培,我入大學的過程,讀書以致待人接物,我都好感激所有花時間在我身上,愛過我,幫過我,扶過我一把的弟兄姊妹.

他們是教會裡又良善又忠心的豬乸.

 

第二, 是努力做乳豬

我瀕死得救,so what?

雖然我解釋唔到點解會忽然痊癒,也許我果日望見的白光是一堆”白”紅球,而不是神,在那一瞬間基因特變,強大起來,秒殺所有病菌.

就算係神,他救了我一命,我就要以身相許嗎?

你會以身相許一個救命恩人嗎?

a. 不會,如果佢係個長相似八兩金既小小救生員.

b. 會,如果佢係大醫生/大律師 (發夢都流口水啦!如果你遇到,你點祈禱,都係神心意架!)

 

所以初信果勁,隻隻豬乸都以為我係隻一級純天然有機乳豬,我確實唔壞(自己讚自己),但其實我心裡面打緊另一個算盤,我搏命讀經研經,誓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

試下呢樣,引証下果樣,要知道值唔值得我繼續跟從下去嘛.

 

乳豬的奉上

我係個金融佬,我唔會咁天真因為一次”意外”而”賠上”性命去委身俾耶穌. 我要先驗貨,試下個信仰有幾堅先會繼續跟落去.

假如發現係流既,又或者雖然係堅,但堅離地,就盡快壯士斷臂,止蝕離開這豬場.

如果夠筍,你趕我都唔走啦!

 

你可能話我市儈,耶穌救左我(both 身心靈再加一次瀕死)都仍然咁交易心態.

 

你試諗下:

  • 每星期花幾多時間?返教會,團契,崇拜,十次有八次要承受被悶死既風險.
  • 做七級豬事奉,被上級豬洗人唔洗本,點到我駝駝拎,尐豬仔又唔生性,唱歌果陣誓神劈願,一轉身又去左鳩嗚,你估好爽?
  • 已經盡了十斤豬奶力做十一奉獻,都唔識知足常樂,仍然劏豬咁叫人速速磅. 兩頭望下,即刻比人話冇信心….

 

喂!呢尐咪低程度既為主受苦.

我做乜要咁?

 

無敵心豬算

對我來講,什么神好愛我,幾 sweet sweet, 為我釘十架,所以我要聽話, 做隻乖乖豬,不可停止聚會….

 

你試諗下:

佢救左我又點?大晒呀?

佢付出幾多幾多獨生子,十架,又如何?

佢係神佢唔救我我唔怪佢,唔係奉旨,但佢要救我有幾難,佢無限勁架嘛?

而我只不過係人,有限公司,微不足道,付出小小,其實已經好多.

等於李嘉誠同我一齊,我成副身家出晒,都唔夠佢個零頭,但那已經係我全部,所以,你唔可以將我同耶穌釘十架比嘛!

 

佢好愛我,赦免我又點?

我阿媽夠愛我,叫我飲湯. 我就飲咩?

我聽話唔代表覺得尐湯好飲.

我唔飲,唔代表我唔愛佢/感受唔到佢份愛.

 

一個金融佬,佢請我飲福杯我都要計下個 opportunity cost, 佢叫我喝苦杯,我一手揸住本聖經,一手拿住個算盤,我又唔覺得有錯.

耶穌叫人背十架跟從,都要先計算代價. 保羅亦坦言,跟從主係好苦,但對比將來既榮耀,就覺得那些苦係至暫至輕.

乳豬的覺醒

我對個信仰係好認真.

我之所以選擇繼續跟從,係因為我發現聖經講既神同耶穌夠勁,夠偉大,佢既道理夠真,夠力,值得我跟從同效法.

我佩服同願意降服係佢面前.

 

即係如果我阿媽煮野係好得,咁我十次有八次會自動自動飲湯,而且覺得好飲,飲到照鏡.

當中可能會有冇胃口既時侯,有鬧痺氣,”係唔飲,吹呀”既情況.

如果我唔 buy, 就算幾 love, 我都打定底先,求其攪下飲兩口,當佢 tvb 道具,做個樣就算啦!

 

人會Buy in 到乜野程度?

視乎對方有幾勁,而我地認識佢有幾深.

 

上級豬保羅?

保羅在書信中寫寫下會忽然發癲,詩興大發: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這可是他最正經論述救恩神學的羅馬書呢? 仲要在今日最唔覺得關我地事既果段,9-11章結尾時,保羅有這樣的”爆seed”.

 

對住佢養大既”乳豬”提摩太,就更表露無遺.

提摩太前書,但我有理由相信,當時既代筆先生會有咁既壞鬼想法

(純屬虛構, 提摩太前書或者冇代筆):

 

保羅啊,保羅,你想個仔做乜做乜咪好似上級豬咁講完一件再一件

因乜解忽然提到”基督耶穌降世,為救罪人,係可信”.

Ok, 我知道,但你仲要加句,”係可佩服的”,未夠,仲要話,係”十分可佩服的.”

跟住話在罪人中你係個罪魁,又乘機想分享見証

 

啊!你既見証,淨係使徒行傳都重覆左三次,你個仔阿Tim 聽左一萬次,佢知架啦!(使徒行傳係在提摩太前書之後成書, 但講故就唔好駁故.)

 

好不容易吩咐完一輪點樣選長執,其實教會既外憂內患真係幾匹羊皮卷咁長,頭腦死,吐幾車血都唔夠,但保羅一諗起呢個咁樣衰既教會係永生神既家,又係真理既柱石,就忍唔住高聲讚美

“大哉,敬虔既奧秘…..”

 

寫到呢個位,大家都覺得神真係好正,我都停筆,跳起身跟大家一齊讚美主.

唔知過左幾耐. (大家放心,我地用人人都識既希臘話讚美神既能力智慧,係唔會出現”讚美豬能夠”呢尐詭異場面.)

 

突然漆黑一片

whats going on?

係世界未日,主再來嗎?

 

乜都唔係,係我的燈需要油,油盡燈枯左.

 

成村人本來高聲讚美

在漆黑中全部止息,然後一齊大笑.

 

“um……不如寫埋封信先再讚美!”

再沾油,點燈,將剛才既讚美簡短地寫埋落去,保羅,請你繼續講啦!

總結

瀕死是個難得的經歷.

跟任何和死相關的遭遇一樣,可令人思想生命,和更珍惜生命.

但它既是可遇不可求,無法令人人都體驗,同時是一次性.

所以就算它有其積極的建立和造就性,也需要人努力追求,身邊同行者關顧才能結出 long lasting 的果實,而要結出果實,又未必需要追求瀕死.

肯做乳豬,豬乸同瀕死豬咪得.

 

正如保羅在上過三層天回到極品七級豬哥林多教會的信中,也勸信徒,三層天雖正,但保羅更喜歡”誇耀”在地上經歷為主受苦和軟弱及從中得體會神的旨意,細味神的大力和安慰.

 

祝大家受苦節同復活節,除左商場鳩嗚,一家大細去飲茶之外,更多認識神既美善同能力,在往後一年更多跟從主復活得勝既生命,做隻乖乖豬 :)

 

等等!

講左咁耐,仲未入正題講第三種豬喎!有冇攪錯?

你冇攪錯!

 

聖經話神所賜的有…..牧師和教師,我兩樣都唔係.

我係豬欄某破口既導遊.

一個盡責既導遊既責任,就係帶你遊花園同講故仔過你聽.

我咪就係 bilibala 咁盡忠職守ing.

 

下回再分享乜野係瀕死豬.

 

你既然咁難得讀到呢度,餓唔餓呀? 叫 may 姐煮個麵你食. 我又分享首歌你聽,一首我每年呢個時侯(復活/清明)都用來思想生命,記念我好愛好珍惜但已經離開我既婆婆既詩歌 <<4月3>>.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