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棄教者的遺言


編輯同工 2017年10月31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早知信仰無法證明,一直只有心裡相信,曾經相信讀經、返教會、有好行為就會好,結果呢個世界唔係咁。當你以為「行公義,好憐憫」將信仰實踐政治,但結果好多呢d信徒做出嚟嘅嘢,其實唔係為社會好。

聰明人,用信仰去搵各種唔同嘅着數,建制議員聲稱自己係基督徒吸票,大教會投靠權貴幫手維穩做大教會盤生意,好似「姓共會」、「塵世強」等等多不勝數。及至一般中產、家長,返教會不過為識人、或者為咗拎宗教分入名校而已。

信仰係佢地理解就變成循規蹈矩、遵守社會世俗規範就是了。講粗口,失見證;同性戀、犯罪;婚前性行為,就梗係唔得(但實情好多教徒根本忍唔到)。傳福音嘅時候成日講信耶穌得釋放,實情只有更大嘅束縛,因為信仰被呢班信徒理解成守規矩、做社會規範嘅人,試問信主點可能釋放?

即使係在野嘅所謂進步基督徒,高舉信仰作為政治理念嘅根據又何嘗唔係另一種利用。有牧師夠膽話某參選人係先知,但呢個被稱為先知嘅參選人幾年下來弄到神憎鬼厭,牧師又如何面對呢個失格先知?

所謂信仰,所謂教會,如果不過係聰明人搵着數、埋堆圍威喂嘅遊戲而已,猶如中產會所而已。有時我甚至懷疑基督精神,不過係耶穌政治變革失敗後,殘黨欺人自欺,投大眾心底渴望公義、解放應運而生嘅信念。耶穌是否神子?有無上帝?或者有嘅,但只怕上帝見香港人私心極重、智力低下,也離香港而去了。

#耶穌或者係真
#但教會通常係假
#真心信耶穌其實很笨
#聰明人梗係返教會識人

徒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