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一個同志基督徒的#Metoo故事:Kevin

Kevin(化名)在小學時已知道自己是喜歡男生的,因為他試過暗戀學校內的同班男同學,而他從沒覺得這是有問題的事情,所以也沒去特別理會或探索自己的性傾向更深,直至在他接觸了基督教信仰後,那種身份認同的矛盾還是出現了。

在信仰與性傾向之間的拉扯

在中學四到五年級時,Kevin曾經斷斷續續的回去教會,但那時候的他並沒對信仰有很認真的追求,只是覺得有空閒時才會回去聚會,要說到他真正信耶穌的時間是大學二年級,那次他受到一位中學同學的邀請去出席他的浸禮,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領詩的主席唱到一首詩歌時,他被這首詩歌的歌詞深深感動,他覺得這是神用這首詩歌來呼喚自己回到祂的身邊,所以他在那次浸禮後便隨同學回教會。他回的那間教會剛好是一間保守教會,認為基督徒應該要投入在教會裡「屬靈」的事務,所以他也被教會裡這群信徒的火熱氣氛所影響,也立志要為主委身。

受到保守基督教價值觀影響,他知道了教會視同性戀是罪,但因為那時候的他對宗教十分狂熱,覺得自己的人生應該是以耶穌為首要的,所以一開始他根本沒有想太多自己所謂的「同性情慾」,也沒對教友出櫃。而到了考慮自努力的不理會自己的的同性戀傾向,問題還是存在的,他在之後的時間還是繼續會喜歡男生,這根本不是放不放耶穌在首位的問題,更不是說愛耶穌就能轉變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因為聖經裡的耶穌都是一個男人來的。

既然狂熱的宗教情操幫不了他,他便決定要有實際的行動,便在大學裡嘗試與女生拍拖談戀愛。他形容他們的關係像非常要好的朋友,在一起時的相處很愉快,但就是讓他感覺不到他們是情侶,從來沒有戀愛的感覺,最多只是彼此的「好閨密」,所以他知道勉強與女生談戀愛是不可能讓自己變成異性戀,他之後就放棄了再這樣做。

Kevin在分手後仍然感到很大的拉扯,他便尋找一間基督教輔導同志的機構來幫助自己,去面對自己的同性戀傾向。機構的同工教導他說,有同性掙扎的基督徒應該為了耶穌的愛,而願意主動犧牲自己的情慾歡渝,Kevin那時候覺得這句話也有道理,便在一開始也嘗試不再想男生或與他們談戀愛,但他發現這種刻意禁慾的行為總是維持不了很久,因為他思考到自己如果這樣下去,未來就是一個所謂過「聖潔生活」的人生,說白了就是一生人不拍拖也不結婚,面對生老病死時也沒有另一半的陪伴,他覺得這根本不是在解決問題,而是在欺騙自己。

#Metoo:我也是性侵犯受害者

而在訪問的途中,經過他男朋友的鼓勵下,他說出了自己的#metoo經歷,就是他在接受輔導的期間曾被機構的輔導員A君性騷擾。按Kevin所說,負責跟進他情況的輔導員A君是一位中年的「後同志」,就是他曾是同性戀者,但因為選擇維持單身,而對外宣布自己不再是同性戀的人,他以前也接受了機構的輔導服務,然而現在就在機構裡成為輔導別人的「過來人」,而性騷擾的事情是發生在機構小組活動結束後,他們一起去吃晚餐,然後A君提議自己可以送Kevin回家,在到達了他家附近時,A君又以借用洗手間的名義上去了他的居所,在進到他單位以後,A君卻突然坐上去他的床,然後緊緊抓著他的手,叫他來撫摸A君的性器官。Kevin隱約記得自己因為驚恐過度,未及思想更多而很快地摸了A君的性器官,但A君之後卻把自己上半身都躺在床上,然後指示他一起躺下來。Kevin現在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否遵照A君的指示躺上去,他只記得自己是沒有出聲回應A君,而A君在離開他的單位前,他說了一句「有些界線其實是可以超越的」。

Kevin人生中根本沒試過給人性騷擾,所以他在那時候也不懂得反應,而平常建議自己去禁慾來守著情慾界線的A君,更在那時對他說「有些界線其實是可以超越的」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編者按:近年有越來越多的新聞報導揭發,那些強烈反對同性戀的保守派人士,其本身或許就是一個同性戀者,而因為他們不願意接納自己的本相,所以他們也十分反對其他同性戀者接納自己。而像A君所自稱的這類單身「後同志」人士,雖然他們會極力抑壓自己的情慾,但其實他們內心對同性的情慾從來沒有減少,就像A君在極度的禁慾下他只可選擇對自己輔導的對象Kevin作出性騷擾行為來滿足需要。)

有些

(新聞來源:反同志權14年 加州州議員出櫃美最大「反同性戀」團體主席自承是Gay:我很抱歉啦!美國恐同州議員 驚爆本身就是同志研究指出:越「恐同」越可能是同性戀反同議員大推家庭價值 被抓包在辦公室「男男性行為」!

來到基恩之家後,更希望以出櫃來影響社會

Kevin因為信任A君所以放下了戒心,才讓他有機可乘,而自己在事發後也沒對機構舉報A君的行為,但這亦讓他決定不再去機構接受輔導,他便再次尋找一些有基督教背景的同志群體,很快他便找到了基恩之家,然後就在裡面機緣巧合下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兩人一起在教會裡面聚會,終於他接受了自己是同志基督徒的事實,學習去愛自己和男友。

對Kevin來說性傾向是個人的事,所以他曾認為不需要特別去和別人交待,但他覺得既然談戀愛是值得開心的事,任何的戀愛關係都應該可以自由地與別人分享,而他現在也同意亞洲第一位出櫃的基督教神學博士歐陽文風牧師所說,出櫃不只是個人的事情,而是改變社會的行動,因為現在的華人社會對同志的謠言還是滿天飛,破除不實謠言的最有效辦法就是更多同志的現身,讓人見到同性戀者也是上主美好的創造。話雖如此,Kevin現階段還是沒與任何人出櫃過,但他也在準備自己的心態,等待著某一天適合的時機來出櫃,為創造更多元和共融的社會出一分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