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_seed

一个喜欢学习和思考、积累和综合知识的人。兴趣领域:应用神学/圣经真理在信徒的生活和心灵感受层面,这是传扬真确福音的最重要基础。更多的研經、見證、和神學探討題目歡迎訪問我的非正式討論園地
Everybody Has A Theology。

一個「致意黑人權力」的歷史鏡頭

1968年在墨西哥舉行的奧林匹克運動會,200米短跑項目,奪得金牌和銅牌的是兩位美國黑人,拿銀牌的卻是一位澳大利亞白人。這兩位黑人故意選擇赤腳上台領獎牌,而且故意帶了黑手套,胸前別著在奧林匹克特別作宣傳用的人權徽章。在美國國歌奏響的時候,他倆一起高舉戴著黑手套的拳頭,低下頭來。1

griot-magazineblack-power-salute根據介紹,這個姿勢向全世界宣告,他們為爭取美國黑人民權而戰,而這個爭戰是有犧牲、非常不容易的–那年積極爭取黑人民權的牧師馬丁路德金被刺殺,積極促進黑人民權的美國司法部長肯尼迪(RFK)也被刺殺。

這是個歷史性的鏡頭,人們恐怕都沒有注意到那個澳大利亞白人Peter Norman,他胸前也別了一個同樣的徽章,表示支持黑人的平等人權!當時在他本國澳大利亞,也有嚴格的種族隔離政策,人們上街遊行,反對制定限制有色人種移民的政策和歧視土著的法律。Norman為此回國後是付了很大代價的。

他怎麼會佩戴美國的奧運人權徽章呢?那兩位美國黑人運動員,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問Norman是否相信人權,他回答「信」。又問他是否信神,Norman一直都在救世軍服務,回答說他堅信神。二人知道,在體育場領獎台擺那個姿態意義非常重大,遠超過他們的運動成績,Norman回答說,我會和你們站在一起。

所佩戴那個奧運人權徽章表示運動員支持爭取人人平等的鬥爭;二人決定脫掉鞋子領獎,代表黑人所面臨的貧困生活條件;黑手套是當時著名的黑豹黨標記,表示他們支持反法西斯主義和爭取黑人解放的革命運動。但上台之前,他倆發現只有一副黑手套,Norman建議他倆一人戴一只,Smith和Carlos照辦了。但是Norman又說,我信你們所信,你們還有多一枚徽章給我嗎?我也要表示支持你們的(爭取人權)事業。

Smith當時吃了一驚,心想這個澳大利亞人是誰呀,他贏了銀牌,領回家不就行了?不過他回答說他沒有多餘的徽章。當時正好有個美國划船隊的白人運動員在場,Paul Hoffman是推動黑人平權運動的積極分子,他一聽見當即把自己僅有的一枚徽章送給Norman。三人就這麼上去領獎了,以無聲的抗議姿勢,給世界留下了這個著名的歷史鏡頭。若不是因為奧林匹克金牌和銅牌,當時的美國非裔人權運動情形恐怕決不會被國際媒體報導。

美國的運動員代表團的領隊,據說當時是受到了從國際奧委會來的壓力,發誓要讓這些運動員吃不了兜著走。Smith和Carlos立即被吊銷美國奧運隊員資格,從奧運村趕出去,而Hoffman也被指控為同謀。回到本國,兩位跑得最快的世界運動員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甚至遇到死的威嚇。2

Norman呢?儘管保持了良好的參賽資格,四年之後在德國舉行的奧運會,澳大利亞剝奪了他的參賽機會,他的200米短跑紀錄在澳大利亞至今還沒有人打破。澳大利亞對他和他的家人很排斥,讓他找不到工作。有一陣子作體育教師,偶爾在一家肉店打工,後來因為受傷感染了壞疽,最後導致憂鬱症甚至酗酒。

多年來Norman只有一個機會救他自己:他被邀請譴責那兩位美國黑人運動員所擺的姿勢,這樣就可以換取組織上的寬恕,加入澳大利亞奧運委員會,找到一份穩定工作,並參與2000年在澳大利亞舉行奧運會的籌備,不再遭排斥。但Norman仍然不肯。–這位澳大利亞歷史上最偉大的短跑運動員,最後連在本國舉行的奧運會都沒有被邀請參加。

後來還是前來參賽的美國奧運委員會聽說了Norman的消息,邀請他來參加一位黑人短跑冠軍Michael Johnson的慶生會。Johnson認為Norman是一位榜樣和英雄。

2006 年,Norman忽然死於突發的心臟病,他的國家如此對待他,當時還沒有道歉。Smith和Carlos都去參加他的葬禮,為他護柩,把他當作英雄來送行,因為他倆從1968年起就把Norman當作朋友了。

Carlos說,Norman是孤單的戰士,他是奉人權的名所獻上的一只羔羊。Smith解釋說,Norman為他的抉擇付了代價。那決不單單是個站在我們一邊的簡單姿勢,那是他的鬥爭。一個白人,一個澳大利亞人,和兩個黑人一起,在勝利得獎的時刻站出來支持,都是為了人權的名義。

直到2012年,澳大利亞國會才通過一個提案,正式向Peter Norman道歉,重新把他寫入歷史:正式承認Peter Norman在領獎台上佩戴一枚奧林匹克人權徽章是勇敢無畏的,表示了同「致意黑人權力」的非裔美國運動員團結一致;為1972年不派他參加奧運會,向當時有資格參賽的Peter Norman道歉; Peter Norman在致力於種族平等事業上扮演了有力的角色,澳大利亞為這一遲到的承認而道歉。

時間證明這兩位黑人所支持的事業是正義的。如今在他們的母校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矗立了一座「致意黑人權力」(Black Power salute)的紀念雕像,就是根據這個鏡頭。雕像中Norman的位置卻空著,因為Norman說,要讓學生們誰都可以站在他那個位置,一樣舉起拳來,照相留念。

有色人種的平權勝利真是得來不易。3

  1. 曾思翰博士在臉書分享的文章,我感到值得在華人中被了解,是美國有色人種爭取平權的歷史。
  2. 美國的種族隔閡衝突問題,從廢除奴隸制以後一直存在,你可以參考我寫的簡單介紹
  3. 更多細節和照片、視頻,請看Griot雜誌的英文The White Man in That Photo全文。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