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一位澳門基督徒對香港反送中示威的神學思考

DA8FCFF2-FF7D-4024-9E18-37C7513EFB6F

隔岸觀看香港的局勢,再看著普遍澳門人的反應,心情很複雜。

澳門人凡事講求和諧,因此主流都是反對香港示威。老實說,我沒資格苛責他們,因為澳門成為今日如此「和諧」之地,或許正是因爲我們(包括我自己)平時沒能改變什麼。大家其實都坐埋同一條船,沒有人能獨善其身,都是共業。

不過我也在想,站在信仰的角度,為什麼澳門基督徒普遍都不能支持示威者?即使連一些平日會為公義發聲的澳門信徒和教牧,都只能各打五十大板地指責示威者。據我觀察,「反對暴力」,成為了他們最大的絆腳石。

反對一切暴力?

「基督徒反對一切暴力」,是很多信徒的做人宗旨。反送中示威由100萬人和平遊行開始,但隨著局勢的演變越來越暴力,尤其是年輕人闖進立法會的那一刻,許多信徒就開始與示威者割蓆。然後,隨著越來越多暴力事件發生,或許大家已分不清誰是誰非,所以唯有讉責一切暴力(當然更多是傾向示威者),並呼籲各方放下仇恨,讓主愛融化一切。

這時候,許多聖經經文湧現。例如,「愛人如己」、「要彼此饒恕」、「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不要為自己伸冤」、「要愛你們的仇敵」等等。

我不想評論這些經文是否真的這樣解,或這些經文是否適合形容現時香港的情況。我只想問一個簡單的問題:聖經難道沒有肯定暴力的經文嗎?正所謂「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當有人引用一大堆「反對」暴力的經文時,其實我也可引用一大堆「支持」暴力的經文。例如,神用洪水暴力滅世、神用十災暴力擊打埃及人、摩西暴力擊殺拜金牛犢之人、非尼哈為神大發熱心刺穿營中行淫之人、以色列人殺盡迦南男女老幼、神興起士師擊殺外邦人、大衛殺死千千萬萬敵人、尼希米一手拿刀一手起城牆等等。

當然,有人可能會立即抗議,說這些都是舊約時代的產物,對今天信徒已不適用。先不論這種舊約觀的嚴重問題(e.g. 反猶、馬吉安異端傾向),但新約其實也有暴力經文啊。例如,耶穌暴力潔淨聖殿、耶穌來是叫地上動刀兵、亞拿尼亞夫婦因奉獻報大數被暴力擊殺、啟示錄中兩位見證人噴火燒滅仇敵、神在世界終結時要將不信者扔在火湖裡等等。當然,有信徒可能也會立即抗議,說我胡亂解經,或只有神才有資格審判云云。但無論怎樣解,也不能磨滅一個事實,就是聖經裡確實充滿著暴力,而有些暴力是被神允許的,就連神自己最終也要用暴力消滅暴力。

非暴力的暴力?

我這樣說絕非要鼓吹暴力。我認同「非暴力」是信仰的終極願景,是神學上非常重要的資源。我相信,倘若可行,沒有人希望使用暴力。然而,我們活在一個不完美的世界中,一個充滿暴力的世界。或許,由人類犯罪墮落開始,世間就充滿著暴力,有人的地方就有暴力—言語暴力、身體暴力、制度暴力。弔詭的是,宣稱「反對一切暴力」,有時也可成為一種暴力,因為暴力中雙方的暴力程度未必對等,或暴力的出發點未必一樣。更重要的是,在宣稱「反對一切暴力」後,有時並沒有改變什麼,反而只是一種撒手不顧的道德宣稱,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自滿。

套進香港現時的情況,當我們「反對一切暴力」時,其實我們忽視了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的暴力程度差距。警察用棍、槍、催淚彈,而示威者只是用傘、雷射筆、頂多鋼珠。即使示威者有破壞公物和打警察,但相比起那位被布袋彈打到盲眼毀容的年輕女生,請問哪一邊的暴力程度更高?試想想,當別人拿炸彈,而另一邊只是扔雞蛋還擊,難道我們還要說讉責「一切暴力」嗎?其次,雙方暴力的出發點也不盡相同。警察的暴力是在維護政府對人民多年來的制度暴力,而示威者的暴力是為了解放這種制度暴力。所以,當我們不問情由地反對「一切暴力」時,其實正是維持制度暴力的幫兇。簡單來說,這時候的「非暴力」,也變成了一種「暴力」。

那要怎麼辦?既然這裡沒有所謂「非暴力」的選項,那我們只能分辨不同類型的暴力,以及不同暴力的處境。暴力固然令人不安,但不是所有暴力都是同樣邪惡的,不是所有暴力都是同樣不能被接受。作為一個有限的人,我們只能在不完美的世界中尋求最大程度的善。當然,我們不是神,沒有人能預知結果會怎樣。但害怕選擇、拒絕選擇,其實也是一種選擇。這種看似「中立」的立場,其實是選擇了最簡單舒適的道路,卻不自覺地成為了支持強權的那一邊。該知道,在如此重大道德的抉擇前,天平並不是對等的,而是不公義遠遠大於公義。因此,所謂保持中立,其實正落入了不公義的光譜裡。這正是沒有人能保持中立的原因。

作真正的和平之子

最後,聖經教導我們要成為「和平之子」。我認為這是基督徒十分重要的倫理原則。然而,這種和平不應該是粉飾的太平,正如先知耶利米所說:「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的百姓,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因為當不公義沒有被正視、罪惡沒有被抵抗、邪惡沒有被消滅,真正的平安是不會臨到。

真正的和平之子,是勇於直視世間的邪惡並勇敢地在不完美的世界中與之抗衡。他考慮的不是自己的雙手清潔,也不是表面的和諧,而是在關鍵時刻中問上主:「我能作什麼?」這樣的人或許會在暴力中與暴力周旋、或許會選擇親自承受暴力,或許會以暴力制止暴力。但無論如何,他不會抽離地評論,拒絕去認同。他明白真正的和平是需要代價,而他,願意付上這代價。

這是真正的和平之子。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