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一位平信徒看善樂堂與林國璋之事

事件

林牧在2017年被指欲與越南女子再婚,善樂一眾長執知道後,認為林牧的做法有機會令教會落入法律危機。由此善樂當一眾長執在未得到堂議會的通過以及未經知會林牧的情況下,開設了一個Whatsapp群組,準備於2017年6月25日的會員大會中跟林牧討論財政問題。2017年6月25日,林牧在善樂會員大會以及董事會後,暫停了施聖餐和講道的工作,承諾三個月內退出董事會。

以後,林牧去了不同地方宣教,也同時因為他出國宣教,以致他缺席了大量善樂教會的聚會。堂議會也因為他的缺席,而未能處理林牧的財務問題。

於2018年5月27日,善樂舉行了一次閉門發佈會,內容大致指出林牧的財政問題。到了6中左右,有十二篇由善樂長執們所寫的文章刊登了在善樂週刊,內容大致指責林牧的牧養問題,然後7月8日就召開了會友大會。7月8日之後的事,請看馬斯特所做的懶人包,筆者不詳述了。

如果用最中肯的說法來歸納事件的經過,就是林牧二十年來以家庭教會的形式營運善樂堂,一直少認直處理行政問題。直到上一年,善樂堂的長執發現善樂堂的行政問題,希望善樂堂「執正黎做」,而此舉引發了林牧與善樂人之間的人事衝突,最後,善樂和林牧雙方均未能處理好這些人事衝突導致今天的局面。

善樂人的傷痛

筆者在此段落無意否定善樂人在處理與林牧之間的關係上,有着不少的傷痛(例如是教會失竊事件,同未信者結婚的會友不能選執事事件等,筆者未能一一詳述)。特別筆者身邊也有善樂的朋友曾向筆者反映林牧的問題,在善樂週刊也同時刊登過指控林牧的文章,例如是林牧因宣教而長期缺席教會的聚會,以至於執事按立禮。這也反映着善樂堂在林牧的管理下,弟兄姊妹一直承受着不少的傷痛。

以理性為先,分辨是非過錯

正如上一段落所言,筆者無意否定善樂人有其傷痛,但教會要是吸取善樂與林牧一事的教訓,就不能光是聽着雙方的個人感受。要是善樂的一方搬出一堆的感受,傷痛,林牧也可搬出另一堆的感受和傷痛,這樣的「感受分享」是沒完沒了。筆者是評論時事的,除了感受,筆者認為更應在意的是以理性了解事件的經過,哪件事其實可以用其他更合適的方法處理

分辨是非過錯並非純粹追究責任,而是我們透過了解事情的是非過錯,讓我們日後處理相似的事情時,有過往的經歷讓我們參考。

善樂的卑鄙與偽善

如果對比一下善樂「踢走」林牧的會友大會,後來的善樂回應會友大會為何只讓林牧有十分鐘時間等的做法,善樂堂的手段是十分卑鄙,在這一點,筆者要直斥其非。

善樂堂在10月28日的發佈會所作的回應是,善樂到7月8日會友大會之時也很想與林牧對話,只是林牧自己放棄對話機會,筆者必須指出,這是作假見證的說話。

首先,善樂週刊刊登了十多篇長執指控林牧的文章,由善樂當自行貼出來的三篇文章可以看到是刀刀見血,不留情面。以常理來說,召開了會友大會,事件的誰是誰非應由會友大定奪。善樂長執以教會週刊的平台刊登指控教會牧者的文章,牧者不在香港,也不可能在善樂週刊公開回應。筆者相信此做法在香港任何教會也是不可接受的事,如果教牧寫文,在教會週刊直斥某執事的問題,那又可以接受嗎?

其次是會友大會的日期問題,林國璋牧師以及林俊牧師要求推遲會友大會的日期,但被善樂堂的弟兄姊妹拒絕。這個如果從行政的角度來看,此舉是有湊夠票數,盡快將林牧趕走的「嫌疑」。善樂堂參與投票的有30幾人,其中有10幾位是執事,另外也有10多位是執事的配偶(他們好些人是在其他堂會聚會的)。如果是如此的結果,很難怪其他人質疑善樂堂是不是從開頭就是為了DQ林牧,才搞7月8日這「大龍鳳」。

最後是十分鐘回應時間的問題,善樂堂指,給了林牧10分鐘已經是「仁至義盡」,因為其他會友只有1.5分鐘,而會友大會也非個人答問大會,這說法可謂可笑至極。且看看善樂指控林牧的公開信長達9頁,要是將整封信讀畢,起碼也要半小時;善樂2018年兩次談及林牧財政問題的的發佈會每次均有3小的長度。善樂對林牧的指控即使是讀出來也不止10分鐘,給林牧10分鐘可以解釋什麼?

筆者也不相信「公司法」或者「教會規章」規定會友大會不能是「個人答問大會」的說法,如果當真,請指出是哪一條規章。而即使規章已經說明,而善樂樂本來是想對話的話,是可以在「會友大會」前,以「分享會」等形式,給林牧一定時間好好解釋,而善樂也沒有如此做。

歸納上述的觀察,善樂堂的長執根本從召開7月8日的會員大會就是想把林牧踼走,而不是為了什麼對話。如果善樂打從召開會友大會就想踢走林牧,大可以直接承認,但請不要跟其他人說是林牧放棄了最後機會。

處理教會人事問題

如果是討論教會的牧養問題,林牧的牧養方式固然不會是最好(要不然也不會導致7月8日,「所謂」一面倒的會友大會)。筆者也忘了有沒跟林牧說過,筆者也認為他後來沒有出席堂議會的做法十分不智。

但教會很多人事問題根本沒有「絕對正確」的做法。善樂堂新的一代對教會的行政有所期待,期待「人情還人情,數目要分明」,這是對的。林牧也有他的習慣,縱使這些習慣在行政的角度會出了些亂子,但二十年來都是如此做的事情,要是一時三刻改變,也是要點時間來適應。當然,過度的行政會令事工難以運作,相信任何做過前線服待的弟兄姊妹會明白,在這點,筆者不詳述了。

教會是人的地方,出現人事問題是十分平常的,關係很多時也是雙方也有責任,假如會友認為,自己提出意見的時候,但牧者根本沒有理會,只是「冷待」。但事實會否是會友提出了10個意見,原來牧者已經改善了5個意見,剩下5個意見要些時間去適應,或者那5個意見牧者認為並不合適?而會友只係拿着牧者沒有接受的5個意見,就指控他「冷待」意見?會友又可否嘗試欣賞別人努力去改善的意見?正正是教會很多人事問題根本沒有「絕對正確」的做法,牧者也無必要完全遵從會友的意見行事,要不然,那不是牧者尊不尊重會友,而是會友強迫牧者做的任何事都要按他們的心意而行。

筆者也跟林牧談過,善樂堂說的圖書津貼,八達通單據等問題,林牧表示自從2017年9月後便沒有提交過這些單據來「claim錢」。林牧不「claim錢」可以有很多原因,怕麻煩,不想為難處理行政的弟兄姊妹……但客觀的事實是,林牧面對財政問題上,放棄了「claim錢」,令教會不用處理財政問題引伸所致的法律風險。那林牧又如何冷待補救方法呢?

取消會友會籍問題

而筆者最後想說的是善樂不合理地取消會友會籍的問題。一直以來教會之間也有默認的做法,只有在十分極端的情況下(例如是me too ,或者其他嚴重刑事罪行)教會才會取消會友的會籍。即使會友只是長期不回教會,不交十一奉獻,教會也不會因此而取消他們的會籍。因為取消會籍意味着將會友「趕出教會」,而這種「趕出教會」不單是趕出善樂堂,更是把他們從「大公教會」中趕了出去。即使善樂認為要治林牧在財務上混亂的罪(但這本來只是嫌疑),就當林牧的「罪」真的成立了;但善樂堂為何要將其他支持林牧的會友的會籍取消?善樂堂此舉有打壓異已,防止林牧支持者重回教會以選票方式將林牧投回入教會之嫌。如果辦教會辦得如此「斯斯縮縮」,那就不如別要辦了。

林牧對善樂堂所作出的貢獻,光是用規章就把他踼出教會也太過分了。在善樂10月28日的發布會還指林牧口裡經常提善樂堂的物業市值2000萬,直指林牧心中只有錢。而且也指在帳面上,林牧的供款少之又少。但只要用常理想一想,林牧的工資從來扣在教會中,沒有出糧,又怎會有額外的錢來供善的物業?如果算回林牧應得的工資,也許就差不多是善樂供物業的錢,這筆錢至少也幾百萬。當一個人把幾百萬投放在教會,而教會是用「有限公司章程」來將自己趕走,這情景有誰可以忍受得住?再講,就算具名奉獻的是教內其他弟兄姊妹,有多少奉獻是林牧用人情牌找來的?筆者相信善樂堂的弟兄姊妹也心知肚明,沒有林牧到處找奉獻,林沒有以不支薪的形式將奉獻自己給教會,善樂的供款是沒可能到今日只剩下30萬的。

另外,如果筆者沒記錯,在善樂發佈會中,說林牧眼中只有錢的人是一位年輕姊妹。這說法實在太年輕和廉價(當然,筆者看得出她在讀稿)。請問這位姊妹有試過把一生的心血、金錢等放投在教會,但結果卻給人趕走嗎?請問這位年輕姊妹有幾百萬可以作奉獻嗎?當你奉獻了幾百萬在一間教會,那當然會着緊教會的財政。善樂人如果完全視錢財如糞土,那又為何要求林牧歸還用教會錢買的書籍?為何公開指以林牧的名義所作的開支是達到每月30000元?那筆者如果說善樂眼中只有錢,那又公平嗎?善樂口口聲聲說現在的物業的價值對他們並不重要,那如果他們將所有物業歸還,他們又會甘心樂意嗎?答案也不言而諭,香港寸金尺土,教會的物業當然重要,要不然,教會每月是要花不少錢租地方。

結語

筆者也有朋友是善樂堂的會友,但今次善樂堂今次處理教內衝突的方式也太不合適了。一來是在沒有有力的證據下,指控林牧的財政行政問題,好像判了林牧死罪。二來是,林牧所犯的錯根本不是大罪,公司炒人且尚要支付長期服務金。林牧是善樂的開國功臣,教會斷不可「話炒就炒」,然後說只有出自善樂堂的官方文件才是已經證實,出自林牧口中的只是未經證實的「傳言」。

走到今天的局面,雙方也有責任(試然,筆者認為善樂一方的責任更大),要雙方完全和解,重回牧養的關係也是沒什麼可能的事。要是善樂堂作一個最體面的處理手法,那必然是給林牧某種形式的補償,例如是再次加按善樂的物業,給林牧一筆過的補償,答謝他過往對善樂堂的奉獻,又或者給林牧終身(為期也不少於二十年)的退休金,以感謝林牧過往的付出,再不是的話,要是林牧再成立一個教會,善樂也應將其中一層物業捐贈回林牧的教會,這樣才是體面的做法。要不然,以筆者所認識的整個教會界都只會對今日善樂堂的做法搖頭嘆息,到時,趕出教會的不是林牧,而是整個善樂堂(及其支持者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