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一件不能言說的事件

thanking-god

事情發生後,本來想為這件不能言說的事件寫一篇,文章還未完成,已見有同道寫好刊登,繼而引起不少討論。因為有人認為討論該事件,涉及網絡欺凌,為免錯觸禁區或誤傷無辜,所以筆者彷效哈特波特的做法,諱隱其名,稱之為一件不能言說的事件,大家對號入座,自己揣摩。

不想糾纏在這件不能言說的事件中,以及You know who的反應,我覺得You know who的反應,相當人之常情,無用深責。反正You know who的說法,不會是第一個,也不可能是最後一個。現象出現背後的原因,才值得深究下去。

曾經懷疑過,如果有人遭逢意外,大難不死,然後講一句「佛祖保佑」、「菩薩保佑」、「祖先顯靈」、「關帝神威」之類,相信輿論不會有甚麼回響,惟獨一句「XXX」(You know what I mean),卻惹來各方口誅筆伐,箇中因由,會不會只是簡單的文化差異問題。

不過想深一層,佛祖、菩薩、祖先等,被基督徒視為偶像的東西,在其信仰系統之中,並非一如基督教的上帝全能全知全善,對人類的存在滿有計劃。譬如,我說「祖先顯靈」,祖先當然會優先保佑後代(即係我)而不會保佑其他人;菩薩保佑,也許多得我初一十五焚香齋戒,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在中國民間信仰習俗之中,更有可能一句「因果報應」,便可應對過去。相對而言,一般民間信仰之中,反而比較好解釋類似的情況。

然而基於基督教會上帝乃全能全知至善,當有人大難不死要感謝讚嘆之時,卻無意間暗示出,其他人遇上不測,同樣是出於上帝之手,而一般信徒很少在意,其他人會「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教會獨特的感恩觀,不單止遇到幸運的事要感恩,即使遇到不幸的事,也會時時感恩。所以,大家不難找到一些見證,信徒會為患上癌症感恩,為遇上交通意外而感恩,為了失業感恩,為了親人過身而感恩。這又和教會另一個教導相輔相承,認為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所有的不幸,背後可能藏著更大的恩典。所以不單為發生的好事謝恩,遇到不幸的事情,也一樣要感恩一番,是為凡事謝恩。歌仔有唱:「感謝神,賜路旁玫瑰,感謝神,玫瑰有刺。」

外人往往看得不明所以,而信徒本身又很少會解釋清楚,誤會因此而起。最極端的一次,某位朋友丁父憂,在社交媒體上訴說對亡父懷念之情,結果有位基督徒留了一句:「或許當中有神的美意」。我身為信徒,雖感突兀,仍然理解留言者的想法,但外人看到了,只會感到「人地死老豆你竟然覺得係好事」,難免令人留下壞印象。

與此同時,基督徒有一種「趁火打劫」的習慣,每每在發生災難之後,借機宣傳信仰,亦是長久以來為外界所詬病。大型天災人禍被視為應驗聖經有關未世的預言,所以認為時候將至,要加緊傳揚福音,亦借機說明人生無常,「今日唔知聽日事」,呼籲人及早悔改歸信。

整件不能言說的事件,可供討論的地方仍然有許多,例如面對傳媒要注意的地方、表達自己信仰的時機、面對不幸事件時的態度等等,不過可惜的是,討論還未深化,已經見有人將事件定性為網絡欺凌、網絡公審。根據香港大學法律及資訊科技研究中心,對於網絡欺凌的定義是「指一個人或一群人,不斷利用資訊及溝通科技,例如是社交網絡、即時短訊工具、SMS短訊等,針對另一人或一群人,蓄意及反覆地作出帶有敵意的行為,意圖作出傷害。網絡欺凌可以是騷擾、恐嚇、詆毀、威脅、假冒他人、又或是散播謠言或虛假訊息,以圖損害對方的聲譽或友誼。

雖然信仰百川上兩篇相關的文章,的確寫得有點不客氣,但似乎又遠未去到網絡欺凌的層次,例如還未使用網絡欺凌最常用的手段,例如改圖、起底等,兩位作者亦從善如流,收回You know who的照片。不過,事件在教會內一旦定性為網絡欺凌,下一步差不多就是要求人噤聲不提,無人提起,問題自然再不存在,然後靜候同類事情再次發生。

最後寄語各界教會領袖、教牧同工,遇到類似情況,更應承擔責任,引導討論,正面回應,導正輿論,將流於人身攻擊的指摘,提升到信仰反省的層次,從而幫助信徒彌清信仰,減少誤會發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