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N 個 Mr. & Ms. Right】 -《逆權公民 》後感

原刊於牧羊犬,2018年3月9日

(含劇透,慎入)

承接著《逆權司機》的成功和口碑,也連接著南韓光州事件的延續,以1987年六月民主運動為背景的《逆權公民》,再次將對抗極權統治,街頭衝突及民眾情緒展現出來。

跟《逆權司機》帶半點英雄主義 – 司機及外國記者拼死揭露真相的守得雲開見月明,《逆權公民》更見沉重和絕望,所帶出的信息也更引發思考和借鑑。

全斗煥軍政府在光州事件後未有軟化下來,他手下的反共機關以反共為由四出捉拿異見人士。而大學生朴鍾哲被冤枉施而酷刑迫供至死,揭發事件的真相及另一邊由大學生發起的民主運動,成了《逆權公民》的主軸。

跟光州事件不一樣,全斗煥軍政府再沒法高壓封鎖傳媒,便交由反共機關使出更強硬手段。

《逆權公民》不止得一個主角,這也是戲名本意:與極權政權對峙,不會只是一兩個人的力量,也不會只是他們獨立的故事;更加是一個又一個生命連結在一起的集體力量。

滿腔熱血,最後被警方擊斃的大學生李韓烈,被互相吸引着的美女同學,卻同時又是當傳達重要訊息跑腿的妍熙,他們都是整件事的其中一員;還有拒絕妥協的檢察官、想盡辦法挖料的記者、在監獄內抄寫情報的囚犯、冒險偷運情報的獄卒、亡命工運分子,就是那位幫一對亡命學生逃過追捕,然後帶點趁火打劫的鞋舖老闆娘…. 還有那年六月,參加那2145個示威,超過830萬願意走上街頭的男女老少,極權的全斗煥政府也未必會願意修憲,換來民主選舉。

現在回看推翻全斗煥政權是件齊心就事成的公民抗命勝利,但《逆權公民》所記錄的正是最關鍵的時刻:極權勢力仍然肆虐,蟻民隨時被人間蒸發。在黎明之前最漆黑的黑夜,還未見曙光,他們還是冒死選擇做眼中看為正的事。是骨氣,也是良知。這真叫人最感動同時感慨!

另外,戲中不乏宗教人士的參與:除了寺廟僧侶及教會的牧者冒險匿藏民運志士,天主教主教將朴鍾哲被黑警以水刑拷問虐待至死的真相,藉葬禮公諸於世,挺起胸膛,公然向極權政府開火。宗教領袖沒有強調「政教分離」(其實是當今許多錯解扭曲了政教分離原意),沒有獨善其身;守護良知,為公義發聲,來得理所當然。

我們現正處於「忠忠直直,終須乞食」,「寧做有權白痴,誰還守護良知」,有錢有道理的時代,《逆權》的精神可能被視為反理性的狂熱。但Protestants基督徒從開始便是「逆權」的宗教:無論是初代信徒「順從神不順從人」的使徒彼得;還是帶來宗教改革,「這是我的立場,我並無選擇」的馬丁路得,基督教都是對抗地上邪惡勢力的抗爭者。為何一味強調「順服」到反智呢?

《1987: When the days come》是《逆權公民》的英文片名。那日子不會突如其來,而是由一個個在自己能力範圍中抗命的小人物推動出來。

到那日,我們是推動,還是攔擋者?

牧羊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