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密陽》寬恕與自救

22842_1

人在塵世間歷練的,皆以苦痛居多。當遇到不可面對的絕境,叫人難以面對,很多時只能靠自我欺騙來生存。很多時人會為自己編一個故事,就如最有説服力的大話般,往往當中半真半假,半分真情的叫自己也能投入相信。

故事主角李申愛在喪夫後帶着兒子回亡夫家鄉密陽市定居。誰知卻因過度招搖,被人窺伺其遺產,兒子被綁架撕票。再失致親,申愛這次卻從基督信仰中重新振作。當鄰居綁匪落網被捕將之後,她更要到獄中探訪,決心要原諒這兇手。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見到這仇人時,他卻一臉祥和的説起他自己如何得救,被神赦免云云。意外地連寛恕對方的權利也失去下,她遷怒於上帝,用盡辦法要破壞搗亂敎會。如冥冥中有安排般,她對上帝的報復最終也失敗收場。本想色誘教會執事,但執事卻在最後一刻能臨危勒馬。萬念俱灰下自殺,卻被一直守候身旁的追求者金宗燦所救。不但開始向金的苦苦追求屈服,甚致連金本人也漸漸變得真心的返教會起來。“這每一縷陽光下,都有着上帝的旨意”,故事鏡頭最後卻以陽光下的花朵作結,一切也是天意安排,事必有因。

綁匪的自救

除了描述上天巧妙的安排,苦難之用意非人能所參透外,在電影中描敍的兩段寬恕,也是兩段自欺的故事卻叫我深思。一段是罪犯饒恕自己和一段女主角為了自救而對他的饒恕。綁匪在未見申愛之前已先原諒了自己。“上帝已原諒了我”,要留意的是綁匪對殺其兒子後的回應其實是完全不能接受。仿佛只要被上主原諒,就不用為自己所犯的罪行有歉意。是面對不了自己所作惡行?要不是他誤解了其信仰,就是他没有真心悔過,只求自救解脱。這種沒有誠意的悔改,當然會觸怒受害者。而他身為一個殺子仇人的傲慢更是殺她一個措手不及。很多人只着眼女主角如何沒有了解真正的基督赦免,真正的救恩云云,我看這是不懂體恤人性的敎會八股教訓。老實說這等只懂背誦經文的教訓真的害人不淺。

申愛的自救

申愛的忿怒一發不可收拾,因為她感到非常不公?她可能没有預期該被憐憫的罪人不需要其憐憫,正享受着她所新近獲得的新生命。無容置疑,她從未真正的原諒對方,但這可能是一種幸運。因為這期許的落差正戳破她的謊言──她已從喪親中康復。而現實卻完全相反,她的傷害仍然很深,因忿怒很多時是另一種形式的傷痛。

申愛試圖破壞團契聚會,控訴着他們的謊言,但她真的認為這道是假的嗎?當她在引誘敎會執事犯姦淫快將得呈時,她在望天說話。顯然這是向她所憎恨的上帝說的。如果她真心相信這信仰是假的,就不會作這小動作。正因她相信仇人真的得救,她才要對神真的報復。當對神的反擊徹底失敗後,她不得不面對自己。

很多時信仰不是只求一個答案,一個方法可以爲自己心靈解脱。痛苦的盡頭不一定能找到答案。為自己編寫一個故事,一套說法來為自己解脱。苦難之彼岸可以是甚麽也沒有,沒有為人所稱頌的感人見証,只有淡淡然地在人海中被遺忘。痛過了,接受了,再行下去,這也不失為一種沉痛的成長。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