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2046》永遠的結局 二、

2046

周慕雲近日注意到靖雯停了和男朋友通訊,因此突意在平安夜請她共進聖誕大餐。靖雯本已對這不被云許的愛情放 棄,但周卻送了一份很大的禮物給她。他帶了靖雯到他工作的報館中讓她打長途電話到日本。看到她開心的模樣, 就算自己得不到甚麼,也算是值得。不久之後,她就出發去了日本。在她臨出發前,周慕雲把剛寫成關於離開20 46的故事送了給她。

 

*******************************

 

在漫長離開2046的列車上,這個日本人不繼嘗試。「我有一個袐密告訴妳……跟我走。」遲鈍了的機械人對他的要求不作回應。他決定不會放棄。「我有一個袐密告訴妳……你會不會跟我走?」這機械人沒有表示任何反應,是因為遲鈍?還是她不喜歡自己?他從不繼嘗試到開始為那機械人找籍口。在酒吧中 ,睡著酒醉了的他,列車正在加速,整個車卡傳來低沉但緊張慾烈的震盪。

直到最後,他終於發現,她不回答自己,未必是因為她遲鈍或是她不喜歡,也有可能是她已經心有所屬。愛情是有 時間性的,相遇得太遲或太早也不行。因此他可以做的就只有放棄。2046列車終於到站,這日本人在列卡上作 最後的回望。他終於可以回到現實世界,面見未來,時間再次前進。

 

*******************************

 

幾個月後,周慕雲收到靖雯的緍訊。房東已不再反對和欣然接受女兒的選擇。臨出發到日本參加緍禮前,房東代靖 雯傳了一個口訊給周慕雲。她很喜歡他的2046故事,但傷感的結局可否改寫?

 

他坐在工作桌上,拿著鋼筆,開始動手重寫這結局。

 

一小時後周呆望着原稿紙一片茫然,鋼筆停留在半空沒有動過分寸。

 

 

一o小時後周慕雲繼續沉溺在回憶的旋渦之中,沒有寸移。

 

 

 

 

 

一oo小時後他發覺幾年之前,自己曾經有過一個改寫這故事的機會,但已經錯過了。

 2046_2

 

*******************************

 

從零碎收集得來關於街的片言隻語中,他們找到了這世界末日唯一與外界有聯系的出口。北面盡頭的瀑布,把街中 生命資潤的源頭,把一切剩餘物帶走的去處。日子已決定好,每年街中的獸在這最寒冷的時候會大量死亡。房東會 忙於把獸的屍體焚化,取出頭髗骨而無暇看顧影子。每年街中那特定最凍的數天就是離開的最佳時機。一切也決定 好了的時候,他卻開始遲疑。因他還有一件非完成不可的事情,他愛上了圖書館裏的女子。

這一天,他比平日更早到了圖書館等她。沒有開始平日的工作,他要求管理員坐到他跟前。緃是願意但她的親切溫 柔卻缺失了某些激烈深刻的感情。他很想在她身上找到一絲愛情存在的証據。他不斷嘗試卻苦無辦法,距離要出發 的時間已越來越短。

他嘗試了不同辦法,最後用圖書館內的舊鋼琴奏出了一首在他腦海裏一直存在的旋律。在記憶僅存關於過去的一首樂曲,叫這女子落淚了。雖然她的影子已死,但尚有記憶殘存,那它藏在那裏?

 

*******************************

 

七年前,周慕雲曾經愛上一個有夫之婦。兩人同時被各自的配偶拋棄,因此走得很近。初時沒有人知道,但不久之 後四周就開始有閑言閑語。在壓力之下,他曾要求帶她一起走。但她沒有留下說話就失踨了。

二年前(一九六六年)在柬埔寨首都機場上,皇室人員上前迎接戴高樂將軍,公路上列隊歡迎,人潮 達二十萬人,寫下了該國前所未有的一頁。 因工作的關係周慕雲來了採訪。

“聽說在從前,當一個人心裏有個不可告人的袐密。他會跑到深山裡,找一棵樹,在樹上挖一個洞。將袐密告訴那 個洞,再用泥土封起來。這個袐密就永遠沒有人知道。”

順道觀光,在柬埔寨一座寺廟裏,周慕雲站在一根柱子上的洞跟前,把臉探近作細語狀。「……

 

 

 

 

 

……我不愛蘇麗珍……」

 

*******************************

 

他正在努力在管理員前把一個個獸骨的夢一一釋放。他發現街上的居民的記憶就藏在獸頭骨之中。讀夢的工作就是 把居民最後的記憶歸於虛空之中的作業,而現在成為為這女子尋回記憶的最後手段。他在堆積如山的頭骨中一點點 地為她找回原有的心。

經過一輪艱苦,他終於從世界末日找到一點通往未來的曙光,一絲引領他得到愛的微光。他找到保存自己和對方的 心的方法,找到了過去,看得到未來。他終於可以回到現實世界,讓時間再次流逝。

 

*******************************

 

最終也決定不改寫這結局,就這樣十八個月後,白伶突然致電相約見面。她因打算往新加彼工作,所以需要周慕雲 的人事關係幫助。不見這麼久,白伶已不再有當天的高傲氣焰,顯得非常潮悴。在情場上打滾多年,最終她也得不 到什麼,而其情感上的缺口正是因周慕雲而打開的。周對她不境是有點歉意,因此他盡力去幫助白伶,但這歉意反 而對她的自尊更仍傷害。現在反而是她不想拖欠對方人情。在臨行前的晚飯,周送別她回家。多番好意叫白伶忍不 住想重拾惜日情誼,她要求周留下。

這一刻周慕雲站在門外,他沒有進內。他應該是發現了什麼吧?他身雖站在屋外的迴廊上,但他看到 的可會是在高 速行走著的2046列車中,晀望窗外不斷往後流逝的街境?他發覺原來自己一直也在這列車中吧? 這可會是一個 能再選擇的玄機?

這一刻這段漫長的旅程在他的腦海整全地重現,他得到了選擇的機會。回顧過去回憶之中,周慕雲發現有一些東西 他一直也沒有變過。他很明白有一些東西他是永遠不會借出的,這只是純為了自己的原故。縱是過盡風花雪月的生 活,他真的感情不容冒犯;不為任何人而偽裝;不會用作安慰任何心靈。留下飲泣的白伶,他轉身的 步離這公寓。

“他一直也沒有回頭。他仿彿坐上一串很長很長的列車,在茫茫夜色中開往朦朧的未來。”

然而周慕雲不竟是一個作家,瀟灑地離開,心中浮現著這為自己而寫的讀白。就如數年前在柬埔寨寺廟裏所作的一 般,他再次為自己篇寫劇本。這刻意的舉動不但在向旁人宣佈自己已離開了2046,這也是他所相信的。他相信 自己正走向未來,那管是未知因此是朦朧的未來。在可見的將來,他將會繼續依從這劇本而前行。時間推移會再度 啟動,最少在可經驗的現實中他的確會如此。

 

*******************************

 

世界末日帶著因長期脫離身體而開始虛弱的影子,他們來到了北面的瀑布。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克服恐懼冒險跳進這無底之激 流之中。為免在現實世界之中失散,他倆需要捆緊在一起。如何再把身體和影復合,到了現實世界才慢慢想辦法吧 。但他卻在這關頭停止了行動,沉黙片刻,影子已明白是什麼一回事。影子:「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回去吧?」他:「……因為我剛剛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影子:「你終於發現了。」他:「在為她尋回心的過程中,我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祕密。」影子沉黙不語。他:「這個街是由我自己創造出來,我不能放下這裏的一切離開,我有責任留下。」由被出賣了般感到忿怒到接受了自己另一半的決定,影子只有與這個自己作最後的道別。不一起回到現實,身體和 影子將永遠分離,因即使再遇上,影子將不會再認得身體。他决定留下,在這末日的天地下以無限的時間為她尋回記憶。影子不死,他縱然因和其分離而沒有了現實的記憶、 沒有過去但他的心仍在。他和她仍彼此擁有未來,在這無限伸延的時空中直到心意轉變為止。

送別影子,他轉身的步離這瀑布。就這樣,他的記憶、他的過去將生活在可被經驗的現實世界,他的影子將代替自 己完成現實時空中之道路。他沒有回頭,他正步向未知的未來。這決定,正把這個世界末日的最終情態完成。這是 已被預定了的劇本,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為自己寫成的結局。

 

*******************************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