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神探》惡念的根源

mad 1「查案不是用左腦的」

神探陳桂彬以獨特的調查手法, 屢破奇案。他以特殊天賦,以直覺代入罪犯心理,重演案件,找出真兇。但一天在他尊敬警官高層退休慶祝之時,為這正直的上司送上其血淋淋的耳朵。自此,神探就被診斷為有精神病而退隱了。

兩名警探王國柱高志偉到樹林查案,結果王連人帶槍失蹤。跟着就發生多宗證實以失蹤佩槍行兇的劫殺案。十八個月來警方茫無頭緒,年輕有為的探員何家安因仰慕神探的關係,就冒昧上他家要求幫助。與一起隱居的妻子也極力反對,但始終耐不著退隱屈屈不歡的生活而答應。

「我見到人心裏面的鬼」

一開始調查,就鎖定失蹤警員王國柱的拍檔高志偉就是兇手。跟蹤疑犯,瘋瘋癲癲的自稱看到人心的陰暗面,更說發現的人格複雜,説他有七隻鬼。正當兩人的調查進展順利之際,天突然下起太陽雨來。這是上天給與兩人選擇正確的啟示。

mad 4

兩人各自攜眷聚餐,桌上卻只坐着三人。因為一直談話的妻子並不存在。在旁人眼裏,只是個在自言自語的瘋漢。後來,在現實中的前妻以關心的名義到訪,來找他求破案線索,顯出她的自私和利慾薰心。原來朝夕相對的,不過是他幻想中的完美妻子。

「全世界人也有鬼,只有你没有,那就是你有問題。」

回說調查,帶着何的証件佩槍離去,獨自思索案件的來龍去脈。在失蹤的叢林裏,他遇到一個迷路的高志偉,在找自己的佩槍。原來當日兩人在追捕一南亞裔犯時,被對方拾去了佩槍逃去。堅持上報制止事情惡化,而因害怕失去晉升機會而恨下殺手,再奪其佩槍頂替。案情越複雜,對自己的掩飾越有利。於是就四出以王的槍犯案,制造南亞裔逃犯搶槍造案假象。從此,高志偉原本的人性就一直遺失在叢林中 ,被那七鬼代替。

mad 2

在這世界裏人不是如佛洛伊德所講的分為本我、自我和超我,彼此牽制。如當年割耳相贈的上司般,正直不阿的人沒有任何聲音在內心。但當人因貪念受壓而害怕時,内心就分裂出一個個鬼出來。在其身邊替代本尊作決定。每一個鬼也代表本人自我掩飾的一面。人就是從正直誠實之中墮落成惡鬼纏身的壞人,所以人只會泥足深陷,越變越壞。

mad 3

現在也失去了自己佩槍,差點喪命,已對的怪異行徑失去信心。這時在眼裏看到的,不再是年輕有為的幹探,而是害怕瘦弱的少年。在高志偉佈下曲折複雜的案情下,反而取信於行兇的他。帶着同是警察的女友佩槍頂替,正與一同出發, 逮捕持槍的南亞裔疑犯。一心要來救人的,要找回自己配槍的,完全被騙了的何,加上被嫁禍的南亞人,四人四槍就在這貨倉中駁火。

不再相信神探神話的,為奪回配槍向開火。如計劃般,南亞人被殺,也中了槍。在危急下,終於制服了。激烈槍戰中失去理性,正猶疑應否下殺手的又再自言自語。

「不要開槍,開了的話你就和其他人一樣。」.

「我也是人,為何要與其他人不同?」

就這樣射殺了這魔警…世上可能沒有無鬼的人,包括神探他自己。

但當一切水落石出之時,始料不及的是,境仍向開槍。 這時身中多槍躺在血泊中的神探,看到一直受驚的幹探何家安身後也出現了第二隻鬼。她在指揮着如何重整槍戰案發現場, 抹去槍的指紋, 移動屍體,毀滅證據,組織一個自己破案的故事來。

以震驚全港的「魔警案」為劇本啟法,電影《神探》探討惡念的誕生。電影以梵谷為隱喻,訴說主角堅持忠於真實,不妥協於人性的虛偽醜惡之下,如何為世所不容,如何悲哀。而更叫人深思的,是生來正直的人,為了自保,如何逐步步入謊言的魔道,從此永遠迷失自己。

Medium account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