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無痛失戀》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四、

eternal 1

兩個南轅北轍的人,由相遇致互生情愫,由愛情變成感情。由感情到被生活瑣事磨損耗乾,再成陌路。這是塵世中再平凡不過的故事。人生活得久了,總會留下不少遺憾。多少失去了的人棘痛着我們的心靈,多少挽救不了的事情不想回憶?可有想過能有一個新的開始?能放低沉重的過去,明天起床能忘記一切,重新活過?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其英文原名實在把這種心情形容得非常貼切。

情人節後的早上,Joel 例行的起床上班去。如常的到火車站,但卻若有所失的一般,彷彿遺漏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不知為何突然很想看海,尷尬的向同事訛稱自己生病,就一個勁兒衝上火車向海邊的 Montauk 進發。寒冷的冬天,在返工時間逃出來看海實在是莫名其妙。在海灘上幾乎渺無人跡,有的是一座看似無人的小屋。在附近餐廳內遇上同樣冬天來看海的叫 Clementine。剛巧回程在同一班火車上。一個含羞內斂,一個積極好動,兩人卻一見如故,開始攀談起來。不知為何兩人像再續前生緣一般地互相吸引。二人初次見面已難捨難離般的密密見面約會。發展迅速,就像理所當然一般。

在這情人節的數天前,Joel 獨個兒的在車內痛泣。因他嘗試到 Clementine 工作的圖書館,想修補兩人的關係。但看來太遲了,她見到他已如陌生人,就像不再相識。但很快已從友人處發現到原因。原來因之前的爭執,她到了一間特別的診所,洗去了關於 Joel 的記憶,決心重新開始。發現到對方對自己如此決斷,他傷心欲絕傷。因承受不起痛楚,於是Joel做了與 Clementine 一樣的舉動,要洗去關於對方的記憶。

醫生為 Joel 講解了這診所為人清洗記憶的過程。首先他要把所有家中與對方有關的物件全部帶來。在腦素描下,把物件逐件拿出來回憶其相關記憶。當勾起每個回憶,腦內的活動也被記錄。因此,在腦內每一個可以找到相關記憶的位置也可被記錄下來。跟著就要在約好的情人節當晚,吃下特製的催眠藥。在深沉的睡夢中,診所人員就帶備電腦儀器到訪。在客人不知的情况下,如清除硬碟檔案般的,把關於 Clementine 的記憶逐個從腦部洗去。

睡夢中 Joel 在重演着與她的回憶,整個過程在倒序着。因為這是清洗記憶的過程,電腦在追蹤着之前記錄下腦內記憶的位置。每當一個 Clementine 在場的回憶重演時,同時也目睹她如何在這記憶的場境中消失。這決定重生的晚上,正是一件件關於她的過去被倒序重演,再失去的過程。當初是與她吵㗎分別的回憶,跟着是之前兩人關係惡化了的回憶,之後是兩人開始冷淡的相處。Joel 親眼看到兩人愛情逐漸磨損的過程,直致去到兩人熱戀甜蜜回憶時,他開始後悔了。但他正置身在如手術麻醉的人為沉睡中。他呼救無援,只能在自己的夢中見証摯愛的逝去。

一般評論也認為 Derek Parfit 與 David Hume 對 personal identity 的存在一樣是持否定態度。Bundle theory of Self 是指人的意識是沒有統一性的存在。如故事女主角長髮的漂染的紅色,綣曲的外觀,洗髮水的芳香等。我們知覺到的事物不過是各種不同獨立 properties 的湊合。而構成女主角的一切 properties 底下,並沒有一樣可以代表她的 identity 存在。同樣地我們的意識不過是由不同經驗凑合而成。所謂自我意識不過是這些經驗放在一起罷了。所謂 psychological continuity 是我們把這些經驗印象的串連。串連着這些印象的,不過是我們的想象。它們不過是無數獨立印象的定鏡,只要技術的許可,一個人在我們心中的存在,能如檔案般一個一個清除。忘記了一個人後,就如早上睡醒迎接新一天般簡單,重新開始。

Joel 在回憶世界中爭扎,嘗試帶着其內心中的 Clementine 逃到與她没有關係的記憶中,避過系統的追遂。每當一段她的回憶被找到消失,另一段她的回憶重演,代表着又一段真摯的回憶將要消逝。所剩下的回憶只有他倆初次相遇的一天。在 Montauk 的海灘上 Clementine 告訴 Joel,她很快就會被遺忘了。

「不緊要, 我們享受最後的回憶吧。」

兩人在這夏日的海灘上,享受着初相識的互相發掘對方的稀奇。甜蜜的一天,直致兩人晚上的冒險,闖入海灘上無人的屋內。行事小心的 Joel 感到害怕,放下 Clementine 走出屋外。這時她在屋內再題議一起逃到樓上,或許能避過系統的消除。但這已經不可能了,因 Joel 從沒有跟她走到樓上,所以沒有在裏面的記憶。

「如果當初我有走到裏面就好了。」

這時在 Joel 的回憶世界內,小屋開始解體,海水開始侵入。兩人在屋外屋內的分界中吻別。

「來 Montauk 找我…」

她完全的消失了…

情人節後的早上,Joel 例行的起床上班去。如常的到火車站,但卻若有所失的一般,彷彿遺漏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不知為何突然很想看海,於是就一個勁兒衝上火車向海邊的 Montauk 進發…

Personal identity 假如只是 a bundle of experience 的話,那電影中的記憶消洗過程應不會失敗。但故事中不只 Joel ,還有其他角色在洗去記憶後不自覺地與忘記了的人愛火重燃。是因為尚有記憶遺漏没有洗去?還是兩人其實是天作之合,就算沒有了記憶也會再走在一起?是這些零碎的記憶間尚有聯系存在?經驗只是個別的印象組成?還是由 self 統合?在 bundle theory 下,難度愛情的經驗,不過是個別印象想象下的串連?衆裏尋到的她與他,只是一堆 property 的組合上迎合了我們所求?或許這不是電影關心的範疇,但不論視覺藝術成就,還是故事刻骨銘心的愛情也叫人看得痴碎。

eternal 2
eternal 3
eternal 4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