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提】《Metal Gear Solid 2 Sons of liberty》自由與篩選

51764-metal-gear-solid-2-sons-of-liberty-playstation-2-front-cover2001年小島秀夫乘着當年Metal Gear Solid 的成功,加上正值遊戲市場擴展高峰期,推出了系列最高銷量作Metal Gear Solid 2 Sons of liberty。而這遊戲絕對是業界奇葩,這樣暢所欲言地制作一套大作級數的商業作品。以現在4K解象水平時代的高昂的製作成本,已幾乎不可能。要談小島秀夫的遊戲故事一點也不易,對白內容比任何電影和動作遊戲也多,也有非三言兩語能道盡的複雜政治內容,筆者也只能抽取部份主題討論。

Big Shell 任務

故事發生在2009年,恐怖分子組織Sons of liberty 在紐約海峽的海水過濾設施Big Shell 中挾持了美國總統Johnson 和一班政要。要求三百億美元贖款,不然就炸毀過濾設施造成人類史上最大的生態災害。為了秘密解決事件,軍部派遣初次實戰的特種部隊Fox Hound 成員代號Raiden 潛入設施去救出人質。任務只有秘密無線通訊和派出Seal Team作擾敵作用的簡接支援。通訊支援成員有一直以VR訓練Raiden 的上校Roy Campbell 作指揮。 不尋常的是,軍方突然調動Raiden 的女友Rosemary 入伍成為資料分析員。

因為恐怖組織前身同是反恐特種部隊的成員,叫派入前線的Seal Team 幾乎全軍覆沒。在這時卻遇上同時潛入現場的傳奇戰爭英雄 Solid Snake。在有各自盤算的情況下合作解決這次事件。

掌控一切的組織──愛國者

各自分道行事,在Big Shell 倒塌前救走人質。Raiden 再得到俄羅斯女軍人Olga 作內應,成功找到總統被困的位置。正要救總統脱險之際,發現原來這次挾持人質,不過是他為了奪權而主動與Sons of Liberty 合作的一場戲。美國真正掌扼政治、軍事和 經濟命脈的幕後主腦,是身份神秘的組織The Patriot 愛國者。事實上沒有所謂以生態災難為脅的危機,這個海水過濾設施不過是隱藏海底大型核武Arsenal Gear 的仿子。 而這恐襲的真正計劃,是動用核彈在上空引爆。以強力電磁脈衝停頓曼克頓一切經濟活動。 為了能要脅加入愛國者,總統更主動交出了核武密碼。

人工智能

Raiden 唯有趕去營救最後的人質,控制Arsenal Gear 的人工智能GW (George Washington)的工程師Emma Emmerich 。得到更多真相,原來愛國者以預防千年蟲為籍口,把軟件植入全國電腦,為人工智能GW 操控網絡做準備。得到Olga 和Solid Snake 的幫助,成功潛入海底要塞Arsenal Gear 。終於與Sons of liberty 的首領Solidus Snake 正式碰上。這時Raiden 卻被認出,揭發了其不為人知的過去。

Raiden 原名Jack, 童年在利比亞是戰績彪炳的兒童士兵。幾經艱苦去忘卻戰場上殺人無數的回憶,來到美國。而安排Raiden 作這次任務的原因,看來絕非巧合,正因為他與 Solidus 是戰場上的師徒關係。這一切也似是要模擬當年Solid Snake 與其亦師亦父的Big Boss 敵對的關係,完成S3 Solid Snake 模擬計劃。

文明的延續

在之前Emma 和各人努力和犧牲下,終把Solidus 的計劃阻止。GW 更被Emma 臨終前上載的軟件破壞了,揭露了更重要的真相。一直通訊支援Raiden 的上校和Rosemary 原來只是GW 人工智能偽裝的。雖然這刻Solidus 已徹底失敗,Arsenal Gear 卻失控撞上曼克頓岸上做成大型破壞。這時透過支援通訊渠道, 另一人工智能正向Raiden 作出最後指令,殺了Solidus 。雖然GW被毁,但似乎同級的電腦糸統不只一個。

S3 計劃的真正名稱“Selection for societal sanity” “社會理智的篩選”計劃。原理就是以控制資訊來左右人的選擇,但對像與這次Big Shell 事件不同, 規模也完全不能相提並論。愛國者不只要在士兵危急狀態下控制事件發展方向,而是要塑造整個人類社會對一切決擇。這人為導演的恐襲事件,不過是測試系統極限的控制能力。事實上,Solidus 培育的兒童士兵無數,愛國者選上Jack 的原因是他是唯一選擇逃避過去的一人。換言之就是逃避面對真相,正是他們需要保護的大眾最佳實驗樣本。

電子科技的誕生,使資訊能不論好壞也永久保存。但生命短暫的人類,真的有能力從這龐大的資訊中選取合適的內容去延續文明嗎?愛國者制造這史上最先進的人工智能糸統,目的就是要刪除資訊。不是以直接的恐怖威嚇來統治,愛國者的目的不是”control content”控制內容,而是 “create context” 制造脈胳。重掌歷史的編輯權,叫人們能身處於揀選過的資訊網上作決擇,就是所謂的制造脈胳。愛國者相信指導文明走向,是對人類的存亡攸關的決定。而把操這資訊的生殺大權,交給沒有自我的人工智能就最適合不過。

最後任務

Solidus Snake 發起這Sons of liberty 自由之子的恐襲,就是要把美國政權從愛國者的控制中解放出來。但這决定本身也不過是愛國者的GW 導演出來的系統測試。而他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要從Raiden 身上抽取與愛國者有聯繫的納米機械,來找出其成員所在。 只要剷除這班幕後主腦成員,那白宮就自由了。 而Raiden 這方的任務也不容有失,因他的失敗就同時代表了已犧牲了的Olga 的嬰兒和真正的Rosemary的死亡。兩人就這樣在聯邦國家紀念堂之屋頂上決一生死。

殺敗了Solidus 完成任務,Raiden 在這混亂的曼克頓的市街中一片茫然。控制人類的S3 計劃已完成,他成了其糸統測試的實驗品。那帶着殺戮的過去,懷着現在的感情,到底孰真孰假?與Solid Snake 會合,原來事件尚未完結。Snake 打算從這任務中得到的磁碟中查出愛國者成員身份的線索。但Snake 拒絕讓Raiden 加入,因為這時真正的 Rossmary 已現身現場。與愛侶重聚,他認為Raiden 是時候退出戰線了。

後現代的決擇

在故事這裏,作者小島讓Raiden 退下戰線,從宏觀的政治問題再帶回到個人的層面。人如何在這難以辨别真相的世代自處?而對迷惘的Raiden ,Snake 的回應也同樣地”後現代”。「世上没有絕對的真實,我們所指的真相不過是虛構的。」沒有真相的年代,正確點來說不過是人們發覺,原來真相是一直以來也缺席的年代吧了!「我們可以去告訴別人自己相信甚麽,找值得的事情去奮鬥。真假不再重要,重點是你願付上多少信心去決定未來…」無可避免地在面對沒有真相的大前題下,不論作決擇的理智是否受了S3 篩選計劃塑造,人們的態度也顯得有點犬儒。

故事最後,遺下Snake 這讀白作結:「生命不只是為了把基因傳遞,我們能留下更多更多。透過言語、音樂、文學、電影…我們所看、所聽、所感…忿怒、喜樂、哀愁…這一切會繼續留傳…建立將來和保存過去實屬二為一體。」換言之,人們剩下能掌扼的真相,只有每個決擇和當中的感受了。

在千禧年這網絡普及擴展期來說,故事可為相當前衛。處於十七年後的今天更叫人心同感受 。今天人們依賴網絡的程度,已達不可取替的地步。一方面現今政權網絡監控、 刪改資訊已不是新鮮事。而另一方面垃圾資訊、錯誤知識流傳更無日無之。網絡發展沒有叫真相變得更清晰,反而沒有篩選的資訊量叫人更迷惘。最後人只能隨著個人的喜好,去篩選自己的真相。 這遊戲故事,不只道出了後現代人們的光境,更預示了一些正在發生的事情。

小島在遊戲史上發明了兩大突破: stealth genre 不以消滅對手為目的之潛入玩法; cinematic presentation 把電影表現手法帶入電子遊戲中。使他成為遊戲界的殿堂級人物,更在近作上得到荷里活群星拱照,不少明星參與其作品演出。叫人好奇的是,離開舊公司重新獲得創作自由下制作的Death Stranding 能否再成為繼Sons of Liberty 之後的另一奇蹟?而筆者將會在此系列,再續談小島其它遊戲作品的故事內容,分析其政治訊息。

Medium account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