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聽秋雨之阻力】— 從〈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說起(回應陳韋安〈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流堂於12月20日發佈新曲給秋雨教會:〈秋雨〉1,我亦期望此曲能給秋雨教會激勵。相信此曲是未來熱歌(特別在這粵語教會不愛唱粵語歌的年代),然而聽這首滿有誠意,又富有激勵的歌曲時,卻有點阻力⋯⋯

1) 關於〈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

陳韋安博士明顯是近期活躍的基督徒填詞人,相信原因在於“流堂”。無論甚麼原因,我都喜歡見到有人願意為香港的基督教音樂作出貢獻,特別是粵語(陳氏之前已有數首粵語填詞作品),並且是在這個音樂不能餬口的年代。但自從看過陳氏一篇〈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實言文中對廣東話詩歌的發展歷史及理解真的好淺,所以真是“淺談”。本來以為有學術成份的文章,原來實是散文。出自博士級作者手筆,實在失望。文章最初於8月份刊登於《時代論壇》2,後來亦引起了一些討論,甚至受音樂人評擊3,主要意見可見《鍾氏兄弟》鍾一匡(Henry)之留言:“非常表面的一篇文章,沒有深入研究及探討粤語詩歌的歷史和前瞻,只是「籠統」地把一些二、三手知識(當中不乏錯誤的資料) 如數家珍卻沒有整理地鋪陳出來,結論更是平舖直敘,「阿媽是女人」的顯淺道理,文章只反映作者對粵語詩歌一知半解和膚淺⋯⋯請作者花多些時間涉獵多些及鑽研一下粵語詩歌歷史才來拋書包。”

“拋書包”,正是文章引起的阻力。

剛巧於上星期,陳氏新作〈秋雨〉發佈前五天,陳氏又再於其社交專頁《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貼出此文章。籍此我也回應對文章的感受。

2) 為何不同意?–不公平性!

不能同意陳氏的原因,是批評的人並非不經大腦,相反現在不少聽歌的人才是不經大腦地接受。作者認為廣東歌製作困難,是文中重點,以唔啱音為助證;然後指出持批評者為“吹毛求疵、不合公允”。作者若確認詩歌的藝術性,就應該明白藝術並非人人也需要勉強自己去創作的,如填詞人覺得填廣東歌詞困難不掌握如何填得好,那就交給能掌握的人去填吧!何須勉強呢!事實上,仍然有很多能掌握廣東歌詞的填詞人是基督徒,只是沒有平台及機會。(我所指的平台,是一種能集中資源的平台,這是現今最缺乏的—沒有集中的幫助,這種幫助能讓作品達到一定水準才推出,這是現今難以做到的。)

而且,當年創作齊唱系列之作曲填詞者,及2000-2010年間廣東詩歌出版最豐盛的時期4的創作人,我相信絕對能接受對詩歌熱愛及認真的人去批評。現在很多詩歌,正正就是受著黃偉文式的填詞風格所影響,更甚是詞不達意。〈立志擺上〉竟然熱起來,〈千年如一日〉也可以當成基督教歌曲。這些並非對神學的要求,這是基本的聽歌要求:共鳴!言詞有內容,值得欣賞細味。所以我不會批評〈我以禱告來到你跟前〉,但我會批評〈立志擺上〉。批評的並不一定不經大腦地批評,相反,因為現在廣東歌(包括詩歌)少產,不經大腦接受的人是更嚴重。批評的人,是因為見過昔日熱愛廣東歌的人,創作出色的廣東音樂(包括詩歌),不希望倒退而發出呼求。

我想說的是:寫一首廣東話詩歌實在需要付上無數心血,填詞人要盡力去填;領受的人,應要以感謝、欣賞、讚歎的心去領受。我相信若有這份態度去創作,是絕少會經歷隨便、不經大腦的批評,或者用大腦的批評。因為聽歌者必會有共鳴!就算有批評,有這種態度的創作人,這些批評只會成為動力!但那些冇心血、冇盡力的填詞人呢?正如文中批評唔啱音,唔啱音的填詞人也有不少是無數心血、盡力去填的。又為何不受感謝、欣賞、讚歎的心去領受?原因是文中也認同改善唔啱音,是一種建設性的批評。但這個唔啱音批評,是應定義為“不經大腦的批評”,還是“用大腦的批評呢”?當大家容許、樂於批評唔啱音,又為何不容許批評詞不達意呢?

這就是文章的不公平性!

批評者常被誤解為吹毛求疵。其實很多批評者並非要求“好”或“最好”,只是“唔想差”。在神學領域中,通過批判思考,可以讓學術領域更經歷練成為更好的發現。藝術領域也是一樣。問題是,現在很多時發現的創作,不要說討論更好,已經發現不少問題,見到問題,不應講嗎?正如聽到唔啱音,要勉強接受嗎?

3) 寄語

其實,談論廣東話詩歌又為何要對批評者多加不理性指控?就記憶,像黃霑這學術學養深厚的大師,在其散文,甚至其博士論文《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也從來沒有把任何發展責任推於批評者。這篇文章對作為聽眾的我,最大影響是令我對填詞人的作品多了一份阻力。

對於陳韋安博士,從他過去的文章中,相信他是一位熱愛創作,也是位不斷反思周遭環境與生命關係的學者。而現在他開始活躍於“粵語詩歌歌壇”,只誠心寄語他能對廣東歌有更深層次的認識,期望將來看見他不再淺談〈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而是認真〈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及談廣東話詩歌填詞。那就能除去了聽他作品的阻力了。

面對批評當然不容易,但為何我們可以接受誇張的讚揚,卻不可以接受誇張的批評呢?有人說過誠懇的批評其實是一份厚禮,往往經過批判思考,創作是會有更新更多的發現:
“真理喜歡批評,因為經過批評,真理就會取勝;謬誤害怕批評,因為經過批評,謬誤就要失敗。 ” Denis Diderot
而且,對同時代的人而言,批評其實不叫批評,叫交談吧!

CK Jacky
(iBible.hk 版主、每日聖經金句 facebook Page 發起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