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韋安

長洲居民,建道神學院助理教授,德國魯爾波鴻大學神學博士,Facebook Page《神學是粉紅色的秋》作者,八十後...

【政治靈修系列】(一)禱告中的抗爭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2014年7月17日

prophet-elijah-in-the-desert


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亞對亞哈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列王記上17:1)


列王記上,長達十六章的帝王歷史敘述結束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平平無奇,沒有任何背景,不知道是誰兒子的一個人——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亞。經文第一句話,沒有爲這人作任何介紹,卻記載了一句話極之震撼的禱告:「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

「不禱告,不下雨」是一個極大的神蹟。

然而,對許多人來說,與其說它是一個神蹟,它更是一個極度困擾的「公民抗命」!這個神蹟,對社會是有損的!社會上許多改拜巴力的以色列人都同聲咒罵這個神蹟!他們離開了耶和華,改信巴力宗教,正正就是出於同樣的原因——他們離棄真理,只追求生活的豐盛!因此,面對這個真正的神蹟,一個源自上帝自己的神蹟,他們卻埋怨地問:「爲何不採取一個理性的訴求?」「爲何不以一個和平溫和的方式進行?」「禱告,不可以『和平溫和』一點嗎?」他們的理性只有自己,他們的禱告是「溫和」的,他們的禱告只祈求自己生活上的安逸,他們的禱告是爲「自己的麪包」禱告。他們的禱告不是「我們的」(太6:9),他們的禱告中中沒有別人,沒有撒勒法的寡婦,沒有乞求涼水的小孩。

即或是一些純全敬虔心的人,他們也不禁問:「爲何禱告會令人困擾的呢?」從來,禱告都是爲人類帶來心靈的安逸,禱告的必有所得。然而,這個禱告,卻不爲世人或自己帶來甚麼,卻只有無奈的困擾。這是禱告嗎?當時的敬虔人都困惑了!有人問:他只是說「不禱告,不下雨」。「不下雨」本身,卻不是禱告!然而,新約的啓示否認了這疑問:「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各5:17)因此,世上一切人都不得不承認,這惹人討厭的禱告,是出於耶和華的。它,是神蹟。

禱告是基督徒對抗政治強權的開始,是上帝國度降臨與地上權柄之間人類唯一能夠真正參與的連接點。「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提前2:1)沒有一個基督徒的政治行動能夠離開禱告。它,是「第一的」,是「首要的」,也只能是「萬民的」。以利亞,一個人面對整個黑暗的世代,面對黑暗中的「萬民」,以利亞沒法不從禱告開始!

「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然而,禱告可以成爲一種試探。「我」不禱告,就不下雨。「我」成爲禱告的主宰,「禱告」成爲了我政治理想的宗教力量!任何一個基督徒面對政治,他都要警醒:禱告不是政治理想的控制手段,不是表面的禱告,不是以上帝爲藉口的一己之欲。任何以上帝爲藉口的一己之欲,儘管它原先是多麼的正義,它都變成另一種巴力敬拜!以利亞的禱告不是要控制,不是另一種權力的追求,不是,他在飢渴中尋求耶和華的大能!他必先要嚐到真正的飢渴。因爲,唯有這樣,他才能知道只有耶和華才是這抗爭中擁有權柄的那一位!

因此,任何激烈的抗爭,離開了禱告,就成爲惡的另一面。同時,任何一個禱告,離開了親身的行動,卻只留於遠距離和諧溫和的狀態,它只淪落另一種巴力的信仰。真正的禱告,真正的基督徒政治參與者,只能在這兩個禱告之中努力警醒!

沒有一個對抗邪惡政權的開端不是禱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