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的亂與序】建築的奇點 三、


Daniel Tang 2019年7月31日

"Vitruvian Man", illustration in the edition of De architectura by Vitruvius; illustrated edition by Cesare Cesariano (1521)

“Vitruvian Man”, illustration in the edition of De architectura by Vitruvius; illustrated edition by Cesare Cesariano (1521)

為何原始栅屋成為解開建築奇點的關鍵?不是因為這定義了何謂建築這問題,即再簡陋的興建形式,不能當作建築。而是原始栅屋為我們帶來建築的原初目的就是如上文 Karsten 的說法,是人性與神性兩者的橋樑。這算是一個概括的描述,因他所引用 Rykwert 的論述,所帶出的是一個根本的建築反思。人在現世平凡的生活中,潛藏的根本渴求是重返墮落前的狀態。

在 Rykwert 文中,斯多葛思想家 Seneca 認為文明的根本問題是,究竟她是人類墮落後,因求存而萌生的後果?還是因偷取了文明技術,而導致人類受到墮落的懲罰?技術與文明的起源神話無不是與人類墮落有關。Vitruvius 版本的文明起源可算是後者。就在人思索火種帶來的舒適,甚致先於說話之前。而哲學和藝術是始於人在需求滿足之後,這可是人類墮落之始。

正如筆者上文所指出,把這種舒適需求,歸類為人以存活為目的應更貼切。這其實更顯出建築與實用性是密不可分的。到底是物理需求 physical need 先於精神需求 spiritual need?還是相反?而 Karsten 和 Rykwert 等建築現象學者 Architectural Phenomenologist 的目的,當然是揭示建築的精神起源。只是企圖解構本身宣揚建築三大標準,持久、有用、美觀,這建築現實主義的 Vitruvius 的嘗試似乎尚有所欠。

Vitruvius 另一重要建築主將是對照人體比例。例如達文西 da Vinci 在文藝復興時期重新發掘 Vitruvius 文獻的風潮下,重畫出膾炙人口的 Vitruvius Man 圖。Vitruvius 原圖中把理想的人體各部份構成完美正方形。Vitruvius 與柏拉圖也認為兩掌手指總數 “十” 是一完美數字。同時地數學家卻認為 “六” 才是數理上的完美數字。這樣六尺剛好是理想人的高度。而一肘就是理想人六隻手掌的的長度。這樣完美的數字”十” 和 “六” 結合成為如理想人形的對稱建築的單位。另外 Vitruvius 相信建築是模仿自然,如雀鳥築巢,以自然材料建造居所。希臘人在興建神殿的工程,而發明了多立克柱式、愛奧尼柱式和科林斯柱式設計,也是摸仿人類體態為基礎。

Adam sheltering from the first rain, by Filarete

Adam sheltering from the first rain, by Filarete

文藝復興時期之始,西方建築史上出現了回歸古羅馬風格的古典主義。Vitruvius《建築十書》的重新討論成往後西方建築觀念的導引。Vitruvius的著作是西方最早僅存的建築理論,但不竟是”外邦”的論述。中世紀論者在聖經裏尋找建築原初的提示也是自然而然。十五世紀的建築師Antonio di Pietro Averlino (又稱Filarete),相信阿當在被遂出伊甸園後初嘗下雨的滋味。他舉起手遮蔽在額頭上去擋雨水,成為人需要屋頂遮風擋雨的啟示。

對 Vitruvius 的硏究叫完美建築必需對照人體比例再成為設計重要課題。與羅馬時期不同,基督教的興盛叫建築論者們同時引入了啟示的觀念。他們相信運用人體比例是神性啟示的基礎,亦是理性的表現。發現結合數理與人體量度的黄金比例,就是一個證明。黄金比例對往後西方建築發展深遠,現代主義大師Le Corbusier 對此的執著更是表表者。從古羅馬的 Vitruvius 致文藝復興,再到現代主義建築的脈胳中,Rykwert 追朔現今建築一些習俗所承傳的源頭。當中也離不開神性和人性的交匯,平凡 mundane 對神聖 divine 的追尋嚮往。

Medium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