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建築的亂與序】建築的奇點 一、

Painting of Stone Age ‘blacksmiths’ used of fire

Painting of Stone Age ‘blacksmiths’ used of fire.
<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1206598/Stone-age-blacksmiths-used-make-tools-72-000-years-ago.html> (Accessed: 31 December 2014)

甚麼是建築?這問題本身是一個牽涉多個知識範疇, 幅原甚廣的課題。建築的定義由起源致現今,必然地因應不同時代的背境而在不斷發展變遷中。處理這課題,就如不少建築硏究者般會從介定歷史上建築的起源入手。雖然建築的起點對了解當代建築的意義看似有着舉足輕重的密切關係。但當初人類構成第一個建築物的初衷與現代所作的興建,可有南轅北轍的不同動機。這從筆者日後的文章會再談。而美國耶魯大學藝術理論和哲學家 Karsten Harries 在其《建築的倫理功能》”The Ethical Function of Architecture”, 建築起源的故事 Tales of the Origin of Building 一章中,就串連了一系列建築理論者對建築起源的假設,去建構其建築定義的論述。

在公元前一世紀羅馬活躍的建築和工程師 Marcus Vitruvius Pollio 在《建築十書》”The ten books of architecture” 中指出,當史前人類以山洞樹林作棲身之所時,在意外中發現火的應用成為建築誕生的關鍵。發現火的温暖,把火種延續,把人聚集在一起,以簡單的手勢去彼此溝通。發明火種的應用,人開始構成社羣,有目的地招聚、交流。在一定數目集合在一起後,發現他們勝過其它動物野獸之處,是能夠以雙脚站立。不用低頭望地,而是仰望滿天星斗的蒼穹。

對 Vitruvius 來說,人懂得以一己之力素造生活環境,不是因為靈活的手。而是火的温暖把人招聚,羣體的誕生成為人類文明的建立起源。在第一個建築物誕生前,先有社羣去孕育出興建屋宇的能力。而 Karsten Harries 的閱讀就是人類不單經歷互相交流的集體智慧下,不斷演進其從觀察中學取及創造的能力。而更因為直立在大地上面向星空,從看到宇宙規律秩序中應用在居住房屋設計上。這種從大自然中借用的秩序,成為建築的構成元素。

在公元前的考古層面去看,歷史上的絕對建築起源點是無從稽考的。以當時人類謹有的文明記錄來斷定第一個建築物的誕生之時與地是不可能的。所以關於確立建築起源的聲稱,是一種對歷史殘存足跡的詮譯。而詮譯的視角,不過是其先預設了的建築的定義本身。不是起源的正當性來決定建築的定義問題。剛好相反,是決定何為建築的起源之方法論本身,同時代表着其定義建築的立場。

再者,即使我們能完整無缺地把歷史重構,猶如在場目睹人類由原始時代演化,孕育出文明的過程。如何把人類文明活動創造出的產物或某生活形態定義為這建築的起點?這本身就是一場建築定義的辯論。以起點來支持建築定義的進路,完全是一種循環論證。

然而這點,活於當代的建築研究者 Karsten Harries 當然明白。在著作中已涉獵了建築人類學者Nold Egenter 的”The Present Relevance of the Primitive in Architecture. Architectural Anthropology Research Series”的主張。我們已能從一種高等猿人的硏究中推斷,可能是在人類誕生之前,史上第一間屋和其創造者已經存在了 。這種以虚構的起源來確立其定義的遊戲,不止Karsten Harries 一人樂此不疲,下一篇我們會再談他涉獵到另一建築學者的論述,是從舊約創世紀開始。

猶如天文物理上以現今理論去推演出宇宙”奇點”存在的可能。建築的起源,不過是在理論去推演出的構想。從未建造到建造,這就是介乎於存在與未存在之間,建築的”奇點”。這奇點就成了存在於理論上,有助解開在我們生活日常中建築之迷思的鎖匙了。

Medium account

建築的亂與序 系列
  1. 【建築的亂與序】建築的奇點 一、
  2. 【建築的亂與序】建築的奇點 二、
  3. 【建築的亂與序】建築的奇點 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