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

平信徒、雙職傳道。

【何需分辨Pokémon Go!是否撒旦工作?】

 【Pokémon Go殺到】基督徒斥「與邪靈玩遊戲」 網民:耶L更像邪教(蘋果日報) http://static.apple.nextmedia.com/images/e-paper/20160726/large/1469531205_da71.jpg


【Pokémon Go殺到】基督徒斥「與邪靈玩遊戲」 網民:耶L更像邪教(蘋果日報)
http://static.apple.nextmedia.com/images/e-paper/20160726/large/1469531205_da71.jpg

最近成為全港社會熱話的手提電話遊戲「Pokémon Go!」,不單令一眾遊戲玩家趨之若鶩,更引起基督教內部份弟兄姊妹爭辯。有人引用經文呼籲教友別沉迷遊戲,亦有人在Whatsapp轉發禱文,將遊戲指為撒旦工具,提醒信徒小心云云。

筆者認識一名資深及敬虔的姊妹「我思」,對於部份信徒在未充份考證下便將遊戲指為撒旦工具的信息和禱文感到憂慮,於是寫下一篇分享,筆者閱畢後有感分享實屬肺腑之言,言簡意賅提醒門徒警醒,得蒙允諾,現將分享轉載如下,一同分享 -

【何需分辨Pokémon Go!是否撒旦工作?】
~我思~ 2017年7月27日

Pokémon Go!可以在香港下載第二日,我在不同的基督徒群組便收到「重要代禱事項」短訊,說遊戲會引導人入邪靈,再加萬能KEY結尾:神是忌邪的神!我不是想爭論「Pokémon Go!是否撒旦在迷惑人心」,我想說的是更核心的問題:香港基督徒的思維。

整個舊約都教導我們上帝是忌邪的屬性,新舊中使徒保羅彼得都教導我們要小心儆醒,這些當然是聖經的真理,沒有錯的,但是是否像短訊這樣做?為何我們要分辨單一的某人某事是否魔鬼的化身,並單單為一個受歡迎的icon祈禱呢?

過去幾百年,基督徒多少次指出過「撒旦工作」?記得十年前爭拗搖滾樂是魔鬼音樂;二十年前不少人沉迷聖經密碼,說computer加起來是666;三十年前,又教我們不應在黑麻麻的戲院看上帝不喜悅的事;三百年多前羅馬教廷還燒死日心說的哥白尼,當然還處死過無數「女巫」。

這些事情經過時間日月,今時今日大家都覺得不可思異,但當時,整個基督徒群體卻確信背後是撒旦的工作,甚至根本就是撒旦的化身。基本上,基督徒在每一次有新事物、出現新熱潮都會走出來說背後有撒旦的工作,到後來我們發現基督徒只是一群對新事物感到恐懼的保守者,美其名是「小心」。

這種思維方式是從那裡來?我認為是中國人的父母從小便喜歡用恐懼去限制孩子思想,用成功去衡量孩子能力,從「你不聽話警察叔叔拉你」到「贏在起跑線」(比起跑線更前就不用說),崇尚乖小孩,不聽話就媽媽就不愛。這種孩子長大後,看身邊事物的眼光不變,一生步步為營,不敢越雷池半步,缺乏想像和創造力。

常常把焦點放在這是否魔鬼、那是否魔鬼上,卻忘了行出基督教使命,到底那人是在拜鬼還是拜神?恐懼本身就是魔鬼所樂見的後果。

為甚麼教會離群眾越來越遠?為甚麼基督徒被人叫「耶L」?因為很多基督徒已經只是一群小圈子、不參世事但有新事物就跳來批評的離地中產。

老實說,分辨龍貓、哈利波特和Pokémon是否魔鬼根本沒有意思,甚至,我敢大膽預測(其實也不需要太大膽量),未來根本不會出現崇拜龍貓、哈利波特和Pokémon 群體,再過幾年,大家就被其他新事物吸引注意力。

分辨撒旦,若真要分辨,撒旦實在無所不在,有形無形,能見不能見,既可以是網遊,更可以在我心。

我們要留意自己在信仰上的思維:對上帝,我們追求上帝同行,同甘共苦,還是追求超凡激情的屬靈經驗(這是自己的感覺)?在服事上,我們交託求上帝帶領還是追求自己的目標達到(成功神學)、將神的家視如為建立自尊和人際關係的地方?在對社會,我們是否如基督看人群的需要?是否看到結構性罪惡的網羅?有沒有為被欺壓的人發聲?對朋友親人,是否願意首先認罪反省,以愛相待?

「行公義、好憐憫」並不是某政治網頁的宣傳技倆,而是為甚麼基督徒要留地上。但此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而且很容易落入試探,因此我們更需要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 進深閱讀 =

「信仰百川」其他關於「Pokémon Go!」文章 – http://faith100.org/?s=pokemon&submit=%E6%90%9C%E5%B0%8B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