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斌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哲學博士候選人,關心基督宗教信仰與現代社會的關係。著有《神漂——本地神學札記10堂課》

「鬼入豬群」2019香港版

他們渡到海的對岸,到格拉森人的地區。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污靈附身的人從墳墓迎著他走來。那人常住在墳墓裏,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鏈也不能;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鏈捆鎖他,鐵鏈被他掙斷,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他晝夜常在墳墓裏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打自己。他遠遠看見耶穌,就跑過來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干擾我?我指著神懇求你,不要叫我受苦!」這是因耶穌曾吩咐他說:「污靈啊,從這人身上出來!」耶穌問他:「你叫甚麼名字?」他說:「我名叫群,因為我們數目眾多。」他就再三求耶穌不要叫他們離開那地方。

在山坡那裏,有一大群豬正在吃食;污靈就央求耶穌,說:「求你打發我們進入豬群,好附著牠們。」耶穌准了他們,污靈就出來,進入豬裏,那群豬就闖下山崖,投進海裏,淹死了。豬的數目約有二千。放豬的逃跑了,去告訴城裏和鄉下的人。眾人就來,要看發生了甚麼事。他們來到耶穌那裏,看見那被鬼附的人,就是曾被群鬼所附的,坐著,穿著衣服,神智清醒,他們就害怕。看見這事的人把被鬼附的人所遇見的,和那群豬的事,都告訴了眾人,眾人就央求耶穌離開他們的地區。耶穌上船的時候,那曾被鬼附的人懇求要和耶穌在一起。耶穌不許,卻對他說:「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友那裏,將主為你所做多麼大的事和他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那人就走了,開始在低加坡里傳揚耶穌為他做了多麼大的事,眾人就都驚訝。(馬可福音5章1至20節)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對照近日香港發生的事情,再讀《聖經》「鬼入豬群」的故事,是愈讀愈有味道。(以下非學術上嚴謹地分析經文,而是創意的釋經。)

解讀的關鍵是要掌握鬼對自己的稱呼。如果留意英文譯本,清楚看見「群」是「軍隊」(legion)的意思——馬可福音作者明顯是針對當時羅馬軍隊而敍述這事。這故事意味深遠得幾乎劃破時空,因為歷世歷代皆有暴政,而牠們都擁有「合法」使用武力的部隊。隊中人要聽上司命令,身不由己,所以說是被鬼「附」,彷似沒個人意志。是他們自願走去墳墓嗎?很大可能是被ordered,幾乎每個星期前往一次生命隨時被埋沒的地方。

污鬼叫「群」,化身成豬,數目二千。被鬼附的因此能幻想自己有千軍萬馬從後支持,而既是全副武裝,於是毫不忌諱地叫人跟他「隻揪」。「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鏈捆鎖他,鐵鏈被他掙斷,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他晝夜常在墳墓裏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打自己」──以為戰無不勝,總能奮勇殺敵,實情是搞得自己周身傷痕,手指也被弄斷。馬可福音描述鬼要附上豬這猶太人視為不潔的動物,表明這部隊不單止不專業,而且非常「爛仔」。

「他遠遠看見耶穌,就跑過來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干擾我?我指著神懇求你,不要叫我受苦!』」連跟隨耶穌的門徒也認不出耶穌是神的兒子,但鬼比人更能看見靈界權柄。那就怪不得有人向神職人員超乎常理地喊「叫你耶穌落嚟見我!」並有人察覺平常人看不見的東西而大叫「邊個搞我後面!」不過,即使擁有「超能力」,故事中的污鬼也求耶穌不要叫牠受苦。所以當人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牠們會像孫悟空被緊箍咒折磨一樣,牠附上的那人因而稍為平靜,不再暴戾,似返平常人。

故事精采之處在後頭。「眾人」見那人不再被鬼附,竟然不替他高興,而是害怕並央求耶穌離開。表面原因固然是那人令他們喪失大量財產(豬隻),更深層原因是耶穌趕鬼並那人變得神智清醒,攪亂了眾人一直認為的「正常」生活秩序。他們心想那人在墳墓裏不是好端端的嗎?他有他的空間,我們有我們的世界。誰知道那人會不會再被鬼附?若然如此,我們的生活會否被影響?他會不會成為暴徒,破壞法紀與社會安寧?大概他們也想向耶穌呼喊:「至高神的兒子耶穌,你為甚麼干擾我們?我們指著神懇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不少人從不去想,今天的社會秩序是為誰保持。無理的從上壓下來的「秩序」,是否造成人持續地遍地開花抗爭的原因?那些強調要向前看、盡快回復社會平靜的人,內心其實在盤算、真正關心什麼?

我強調我不是在妖魔化武裝隊伍中人。我不認為他們是妖魔,因為我說他們是身不由己地被鬼附──他們是被動的。我同情他們,他們是被罪者(sinned against)。他們有些殺得眼紅,但他們是被操控,可憐地被利用也不自知,就算知也是無可奈何;他們成為磨心,什麼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服務市民的初心,統統被磨到變至畸形。

我們要思考的反而是:今天這污鬼,其實是什麼?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