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香港的敬拜聲」,非僅只粵語

粵語敬拜

福音用了人的話來盛載,同時是用人來盛載。

臉書上彈出一充滿文字的圖,標題十分醒目:「香港的敬拜聲」,副題說:「香港需要香港人寫的詩歌」。作為香港仔當然讀得賞心悅目,只是心裏仍點自責:「這樣說會太狹窄,太自我,太地方主義嗎?」然而,後附的解釋讓我安心:「每個地區都需要當地人創作的詩歌」。說的十分清楚,非在說香港人寫的歌是最好,而是說所有人該有自家創作的歌來唱頌才稱得上好。正如該帖子的補述:「只有身處在這個地方才會真實感受到這個地方的眼淚和笑臉……」。這話所言,並不止於說香港人唱粵語歌,而是更上一層樓,在語文語境外,得加上文化語境,甚至生命語境!即使語文語境相近,臺灣信徒唱約書亞樂團的作品比起唱大陸的迦南詩歌,來得自然投入多。

鼓勵本地創作,並非只為唱得過癮,或講甚麼口唱心和這類人所共知的道理,而是關係福音傳揚的神學考慮。福音是甚麼?用盧雲一本著作的中文書名來說:「耶穌就是福音」(Jesus: A Gospel)。「道成了肉身」(14)是約翰福音一章的名句,同時也是福音內容的美極描述,就是永恆中就與神同在的道,竟然成了人;本來不能被看見的神(18),「住在我們中間」(14)為人所看見,其中充滿的是真理,也是恩典。耶穌基督作為神,竟然來到世間,甚至不是用天上言語跟人談道,用的是人間言語。我們知道舊約主要是希伯來文寫成,該被視為神聖語文的希伯來文在耶穌年代差不多成了死的語文,在巴勒斯坦流行的是亞蘭文。在十架上的耶穌在痛苦中說的話,應是最不經意的:「以羅伊!以羅伊!拉馬撒巴各大尼?」(可十五34)這顯然是就是亞蘭文,耶穌在最自然狀態中說的,就是這個。使徒行傳有關聖靈降臨的描述,被讀經的人理解作巴別塔故事的倒轉,後者是分散,前者是讓來自五湖四海的猶太人(徒二9-11)「聚集在一處」(1),但不能忽略建構這合一的景象,在於聖靈行了一個有趣的神蹟,就是各人聽同一信息(11:神的大作為),卻不是用單一語言(神總有辦法這樣做),而是對應不同人各自的鄉談!用上各自鄉談非但沒有妨礙合一,反而是成就合一。

容許說的再清楚一點,福音用了人的話來盛載,同時是用人來盛載。保羅說:「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一4)說明信息的傳遞,需要特定生命語境的人作為載體!耶穌揀選的12門徒包括被視為出賣民族的稅吏馬太,又有民族主義的奮銳黨西門,那麼不一樣的人在一起,正好有利成全向萬人傳福音的理想。無論天使多強,人又多麼容易犯錯,但神沒有為了更精確的保存福音信息無誤,放棄差遣人承擔傳福音之重責,就是因為人是人這個優勢,可以站在人的身份上向人分享福音,有了對應人的文化語境說話。多說一句,香港人爭取的,不只是撐廣東話可以成為大多數香港人的母語。看為官的,其實說好普通話的不多,但一口流利粵語的表述,一樣的語文(粵語),在缺了香港文化和香港感情語境,這樣廣東話可讓大灣區受落,香港人卻不適應。為香港人說出香港人的「人話」,用潮語說好,用國語說好,也易受落。

看為官的,其實說好普通話的不多,但一口流利粵語的表述,一樣的語文(粵語),在缺了香港文化和香港感情語境,這樣廣東話可讓大灣區受落,香港人卻不適應。為香港人說出香港人的「人話」,用潮語說好,用國語說好,也易受落。

結論是明顯的:香港信徒需要的,不只是粵語翻譯的歌,還得要有本地創作,那才是好。用CantonHymn恢復粵語詩歌敬拜文化運動召集人李浩賢的話呼籲:「年輕人以用家身份創作歌曲,他們才最明白新一代的人,對信仰或詩歌內容有甚麼需要。」年輕人有的語境,是宣道所不能少的載體。教會要給他們機會,也給他們物資上的支援。

「年輕人以用家身份創作歌曲,他們才最明白新一代的人,對信仰或詩歌內容有甚麼需要。」年輕人有的語境,是宣道所不能少的載體。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