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汝圖

在香港出生及成長,移居加拿大後,在大學主修城市規劃,開始對環境議題的興趣及關注。其後進修神學,曾在多倫多市郊一華人教會牧會。後來進入溫哥華維真學院 (Regent College) 再進修,研究目標為現代基督教信仰和消費文化之間糾纏不清的關係,希望有更深入的了解。也就在維真學院,遇上了A Rocha機構 (www.arocha.org),如遇故知,得悉原來已有不少基督徒,在世界各地全情投入照顧屬上帝的受造世界,感到無比振奮及鼓舞,這也是他自大學時期開始已經一直堅持的信念及熱誠。自2010年起,加入A Rocha Canada團隊,負責在全國不同城市亞裔社區中的外展及教育工作,並兼任A Rocha International在亞太地區外展項目的統籌。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 ─ 第一幕:「創造」之一

Mount Baker, WA, USA

Mount Baker, Washington, USA (phot taken by Samuel Y. Chiu on 2008/07/19)

「上帝的故事」這齣波瀾壯闊的劃時代戲劇,以「起初上帝創造天地」揭開序幕。

這是第一幕。

但進入這一幕故事前,作為現代讀經人,要有充足的理性和心理準備:我們要進入一個原本以為熟識、其實十分陌生的象徵及語境世界。1

試想像,當日剛被帶領離開埃及,來到西乃山下的希伯來人,他們圍坐在族中長老四周,聆聽他們講述自家民族的歷史故事 – 他們祖先的由來、先輩與創造主上帝「交手」的經歷…老幼族人聽着聽着,同時對這位上帝的「第一手」經驗仍記憶尤新:在埃及為奴的生涯、「十災」、「逾越」、過紅海、雲柱火柱…。

這一大幫希伯來人在此刻也不是「白紙」一片。經過多個世代浸淫在埃及的宗教政治環境下,他們所看見的世界是當時(古)埃及「視野」中的世界,埃及的神明世界和宇宙、以至其代表法老與王室,界定了他們對神祇、對世界及自己的認識。同時,他們又被指示及帶領將要進入另一個類似卻又陌生的世界。迦南地正如其特殊地理位置,其上居民的宗教政治文化也位處於夾縫中間,一方面有許多埃及的影子,同時又深受大河那邊(米索不達米亞-蘇美-古巴比倫)文明的影響,那裡的神明及所代表的世界又有另一番景象及象徵,他們也許已經略有所聞。當然,迦南城邦亦各有特色。這就是他們當日所能接觸到的視野及聆聽故事時的「頻率」。

對現代讀經人而言,我們需要問: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呢?當日初民聆聽故事時的「頻率」是怎樣的?

同時,我們還要留意以下重要的一點:套用現代用語,當時的希伯來人正在經歷一場劇烈地撼搖着他們固有世界觀,可能令他們感到天旋地轉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他們當下應該在問:『這位大能上主(即萬軍之耶和華)在「十災」中漸次擊敗法老(及其所代表的神明力量),又在雲柱火柱中向我們顯現,看來,祂跟迦南和大河那邊的神祇也明顯地不同,究竟這位是一位怎麼樣的上帝?祂主導下的世界又會是怎樣的呢?』

再從這個醒覺,引申到一個同樣迫切的問題:『作為向這位大能上主效忠的人,要顯示這個新的身分,宣示在我們中間的主宰地位,我們的生活方式一定會不再一樣(不一樣的世界視野嘛!)。但如何不同呢?』

這個「上帝的故事」的第一幕,就是要用希伯來人熟稔(埃及)的,並即將要面對(迦南-古巴比倫)的世界所能理解的象徵和語境,向他們展現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和視野,顛覆他們的世界觀,要他們預備好在那片福地上如何作上帝子民,參與上帝的救贖與更新工程。這是子民身分及性格塑造的「第一課」。

對於後來被擄到巴比倫城河畔的猶大-以色列餘民,身處在巴比倫勝利者所支配的世界裡(當然包括其視野及「頻率」,當下他們應該十分熟識),他們聆聽着同樣的故事,但境況就很不同了。雖然五、六百年已經過去,上述出埃及時的情境仍然是他們民族的集體回憶,不過,這時再加上另一輪滄桑:中間雖有過短暫的輝煌時刻,其他大部分卻是這個民族集體背叛那位領他們進入迦南、走過高峯低谷的大能上主的慘痛歷史,並且他們當下正處於承擔惡果,國破家亡流落異鄉的谷底。也許這與他們老祖宗出埃及的經歷有點類似,同是從熟悉的「故國」進入異地,但上一次是子民初成,蹣跚學步,充滿盼望,今次卻是民族的身分心智均已進入成熟階段,卻被强鄰擊打,流放四散,彷彿上帝也離棄了他們,在痛定思痛之際,仍要堅持是向那位大能上主效忠的人,正是重新學習如何為「人」和為「民」的時候。場景雖然不一樣,此際仍是子民被重新塑造的重要時刻。

究竟,此情此境下,他們會到甚麼?

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3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世記第一章 1 – 3)

這位創造一切之主,不需要亦不用着力地,在那混沌、無秩序、空虛、無光,甚至帶着一點邪惡意味,有待被制伏的「水世界」上,2 像鷹展翅乘風滑翔一樣,一切都在祂的控制下。好一幅連無序、黑暗,甚至邪惡都難不倒祂、卻是祂全然在掌控的圖畫!

更震撼的是,『上帝說:「要有光。」就有光!』

嘩!多麼的與別不同!這位大能上主的世界,既不是埃及眾神明之間的「宮廷式權力鬥爭、互相制衡」的場所,也不是大河那邊那些眾神血腥戰鬥後遺留下來的爛攤子,完全不是那回事!

祂全然掌控,而且是說有就有,號令一出,事情就如是發生,沒有爭吵,沒有大戰。祂說話就已彰顯權柄,誰與爭鋒!?

這位確實是如假包換,真正的大能上主!

這只不過是開始,更多震撼在後頭…
(續待)

  1. 筆者過去幾年在這課題上預備教材,及為本文執筆時,參考下列資料:
    Henri Blocher, In the Beginning: The Opening Chapters of Genesis, InterVarsity Press, 1984 (中譯: 《創世啟示: 創世記一~三章深度解析》, 華神, 2000).
    Bruce K, Waltke, Genesis: A Commentary, Zondervan, 2001.
    John H. Walton, The Lost World of Genesis One: Ancient Cosmology and the Origins Debate, InterVarsity Press Academic, 2009.
    —-, Genesis: The NIV Application Commentary, Zondervan, 2001.
    Gordon J. Wenham, Genesis 1-15,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 1, Word Publishing, 1987.
    David Wilkinson, The Message of Creation, InterVarsity Press, 2002.
    《恩怨情仇論舊約》, 李思敬著, 更新資源, 1998
    Colin E. Gunton, The Triune Creator: A Historical and Systematic Study,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1998.
    Jürgen Moltmann, God in Creation: A New Theology of Creation and the Spirit of God, Fortress Press, 1993。
    此外,筆者亦深受在維真學院深造期間的授業老師 Rikk Watts (It’s About Life: A Biblical Journey. Lecture Recording. Regent Audio, 2011 – http://www.regentaudio.com/RGDL4105S?category_id=633)及Iain Provan (The Book of Genesis. Regent College Lecture Recording. Regent Audio, 2006 – http://www.regentaudio.com/RGDL3603S?category_id=32) 的影響。
  2. 可能有讀者會在此質疑:『且慢!甚麼混沌無序的「水世界」?上帝不是「從無造有」(creatio ex nihilo)的嗎?何來有這預先已存在的物質,更遑論甚麼有待被制伏的「水世界」?!』筆者亦確信上帝的創造,不需也不用「依賴」使用事先已「存在」的物質或世界,因為一切都是由祂而來,然而,這信念卻是由綜合聖經整體啟示,對世界及對創造主的認識、反思及引申得出來的結論,而不是直接建基在某些聖經經文,不能單單引用及勉強這些個別經文為印證(proof texts),在抽離開它們原來場景下去支持及回答我們的命題或結論,包括此處創世記一章。再者,creatio ex nihilo之概念其實帶有某些希臘哲學色彩和執著,據神學歷史的考證,極可能是第一世紀前後猶太學者為要與當時主導的希臘思潮互動對話而來,後來基督教思想家將之承接過來,查古代希伯來人以至近東宗教文化,並沒有類似思想。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