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場學」-- 又有白痴扮大師


Gordon Wong 2019年12月31日

之前寫過基督教中「無知扮大師」的一個人物。今天一起來,見到一篇一個香港地產經紀佬的文章,說甚麼「黃色經濟圈」不會成功,因為違反自由經濟定律云云,他在文章中又想騎劫經濟學大師彿利民,但是卻連彿老的書名也引錯。「冇料扮四條,白痴扮大師」,只會笑死人。

太多不學無術的人,喜歡將彿老升上神台,以為拋他的名字和「自由市場」這兩樣東西出來,就可以挑戰任何論點,這令我無名火起三千丈。學術上,雖然我不是主修經濟,但是在商學院讀博士,讀過的經濟應可以等於碩士程度。更重要的,是我也算是芝加哥學派的傍枝(我的博士導師 Clay Sprowls 教授,1950 年芝加哥大學經濟/統計系博士,彿老不是他導師,但是他有和彿老共同做過研究。Sprowls 教授是在電腦出現後,從經濟/統計慢慢轉到資訊。),不想見到彿老的英名被這些白癡破壞。

彿老堅持自由市場是最有效率的機制,反對政府加入作為市場運作的一分子(aka 國企),但是彿老支持政府有需要時干預,以維持自由市場的運作。例如美國 1920-30 年代的大蕭條,彿老就認為是聯邦儲存局沒有及時插手,令市場失控。

自由市場有兩大死穴:資訊不平衡和界外效應。對由壟斷引的的資訊不平衡,彿利民認為政府應盡量放鬆管制,讓任何人可以容易入場,這是對付壟斷的最好方法。但是,如果不能消滅壟斷,那就有規管的必要。

對界外效應他就有更深入的研究。簡單來說,彿老承認界外效應的存在,只是他認為讓自由市場機制來規管,比靠條文規管更有效。用界外效應最經典的工廠廢氣排放來解釋,彿老不是說不需要管制廢氣排放,他是說讓工廠自由買賣排放配額,比用規例來管制排放更有效。但是這樣的配額市場必須政府管理。

反觀現在的奸商,有任何風吹草動可能有新的管制,就會條件反射的做人肉錄音機,甚麼自由市場萬能;影響營商環境…對已經絕對被破壞的市場情況視而不見。彿老泉下有知,隨時要找這些扭曲他理論的人算脹。

回到開始時提到的那個經紀佬,他不只是彿老學說白癡,更是市場學白癡。消費者的決定,是尋求最高滿足。商品只是滿足的其中一部分。為什麼我願意花十多元(美金)去比華利山飲一杯我在家沖不用三十仙成本的咖啡?因為我享受在比華利山飲咖啡的滿足!對追求 Maslow’s Hierarchy 更高層次的市民,光顧「黃色經濟圈」是絕對理性的選擇。這是只識銅臭的經紀佬白癡永遠不會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