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Wong

黃國棟

學歷: UCLA 管理(資訊系統)博士(PhD),St Louis University 醫學博士(MD),公共衛生碩士(MPH),Purdue University Global 法律博士(JD),Fuller Seminary 文學碩士(MA)

專業資格:加州醫生,律師,美國預防醫學專科醫生

工作:曾任大學副教授,保險公司行政,私人行醫,現在半退休,以不定期合約方式在農村診所行醫

教會生活:滋事分子,不平則鳴,不過也會去講道,教主日學,搞講座等。

「自主權」與「公共衛生」

《立場新聞》三月二十二日登出了一位自我介紹為在「倫敦國王學院 King’s College London 修讀醫學倫理及法學碩士 (MA in Medical Ethics and Law)」作者 Wendy 的文章,《強制隔離「侵犯」人權?公共衛生中個人主權與公共利益的平衡》。文章的結論是「有關公共衛生的討論中,社會正義(social justice)和民眾團結(unity)是比個人主義的自主權(autonomy)更適合的立足點」。

我在美國讀醫,之後行醫二十多年,又讀了公共衛生碩士、法律、和神學。醫療倫理/法律是我讀過多次,也教過神學院碩士生的題目,所以也想加入討論。

Wendy 君將「自主權(Autonomy)」和「隔離(Quarantine)」對立,並嘗試用「利益 (Cost and Benefit)」,來假設支持「自主權」的,會因為未能確定隔離的好處,而反對隔離。對這推論,我有下面的回應:

1:自主權(Autonomy)

一個人在醫療上的「自主權(Autonomy)」,不是說「想做乜就做乜」。它只是指病人有權,在清醒的時候,決定是否接受一個治療方案。例如一個癌症病人,有權拒絕化療或者手術;或者使用醫療指示(Healthcare Directives),拒絕在昏迷時插喉維生。但是,「自主權」只會保障病人不被強逼治療,這完全是被動(Passive)的。一牽涉到任何其他人,這「自主權」就受到限制。

例如一個末期癌症病人,醫生的專業意見是化療太危險,病人很可能承受不了,加速死亡,舒緩性治療是對病人最好的方法。但是,病人卻還是想搏一搏。病人可不可以說,「命是我的,我行使我的自主權,所以醫生必須提供化療」?答案是,在任何西方醫療系統中,病人都沒有這權利。

在預防疾病上面,「自主權」的應用性更有限。例如所有西方國家都有強制性學童免疫疫苗注射。雖然一部分政府會為一些人士提供豁免,但是已經沒有人會挑戰政府這權力。在美國,最高法院在 1905 年已經肯定州政府強制免疫注射的權力 Jacobson v. Massachusetts, 197 U.S. 11 (1905)。2019 年開始,美國加州甚至取消了以宗教理由拒絕疫苗。

「隔離」是預防疾病的重要公共衛生工具。和疫苗注射一樣,西方主流倫理理論根本不會用「自主權」來反對「隔離」。寫這篇文時,我用 Google Scholar 和 Medline 快速的查一查,都找不到以 Autonomy 來反對 Quarantine 的文章。 就算是最個人主義的 Libertarian,都不會用 Autonomy 為理由來反對隔離。(Libertarianism 的美國大哥大 Cato Institute,就以 Self Defense 為支持隔離的主要理由1。)

2:隔離的效益

作者認為現時「未能證明隔離的效益」,所以「自主論」的支持者會反對「隔離」。這是典型的稻草人謬誤。

在公共衛生/安全政策中,特別是在非常時期,「成本/效益」不需要是重要考慮。在 SARS 當年,多倫多大學一教授就發表了下面的原則2

… [B]eing constrained from action due to lack of evidence of effectiveness would severely hamper public health response—and quite possibly lead to the further transmission of disease. As public health officers face these difficult dilemmas, it is important that they err on the side of public safety. It would be far better to defend oneself for unnecessary quarantine than to refrain from acting and expose individuals to a preventable disease, with subsequent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這仍是西方醫學界的主流立場。

3:削弱「自主權」的危險。

作者引她的教授:”In western Bioethics, autonomy is king”。 如果不扭曲醫學上 Autonomy 的定義,上面的句子非常正確。

如果「在有關公共衛生的討論中,民眾團結(unity)比個人主義的自主權(autonomy)更重要」,那麼,當年納粹德國,將政府認為有遺傳病的市民強行絕育的法律3,正正就是將民眾團結放在個人主義的自主權之上。再進一步,當年蘇聯以「精神病」為理由,將異見者送入精神病院4,也是同樣的邏輯。

希望這不是作者的立場。

總結

在醫學和法律,都是 Evidence is King。我們沒有證據(理論上和實際上),說「自主權 (Autonomy)」和「隔離(Quarantine)」有衝突。

但是,歷史中,我們清楚見到,當「自主權 (Autonomy)」被攻擊的時候,災難就出現。

我支持「隔離」(我在一月已提出用戒嚴來控制逆情),我也支持「自主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