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耶穌是我主!」但,我是我所信的主宰!

原刊於牧羊犬,2017年3月13日

Photo credit: https://image.desiringgod.org/

「今日大家有什麼代禱事項?」一般團契都會出現的提問。

「下星期出成績,希望我平平安安啦!」
「公司最近大地震,希望唔好震到我!」
「某某同我有嫌隙,求主幫助我解決!」

以上都是很大路的分享。信仰的確就是叫我們在患難中,可因着基督而得平安。但可能太看重替我們趨吉避凶式的幸福音,渴慕耶穌平靜風浪的大能;卻失落了面對患難時的信仰承托力,甚至將這份平安私有化,忽略了信仰叫我們對他者生命及世代的承擔。

因着當時文化、寫作背景等因素,我們讀經時往往會出現不明白、甚或衝擊我們日常生活處境的時候,一句「我深信上帝有祂的旨意」、「我不知道,但深信唯有上帝知道」等等,信仰成了不求甚解的屏障!若淪為純粹奴性的順服,蔓延到我們生活的每個部份,不求甚解的態度,阻隔了我們去了解真相的機會:為何那麼多青年參與雨傘運動呢?因為他們都很憤怒!而想不通、難以理解的信徒便一句「憤怒是不對的」、又或推説青年被人教唆,完!人傾向找個垂手可得的方便解釋,似是而非的表面現象快靚正,省卻不必要的煩惱一其實是自製金鐘罩,哽咽了我們該有的勇氣,成了我們信仰實踐的最大阻礙。

只要表面證供,吻合自己的想法,就組成了不用反覆批判的「真理」:由雨傘運動開始至今,仍然有無數信徒挾持着羅馬書13章「要順服掌權者」,來指責別人抗議管治者;但當你了解經文背景和上文下理,便會明白保羅其實是叫讀者認清掌權者的本質一權威的根源是上帝而不是政府,所以一切與上帝命令牴觸的政府命令,不能遵從。順服絶非無條件服從。

假如我們任憑「生活」牽著「信仰」走,我們在這社會便喪失了先知的角色;信徒只鄙夷世界太邪惡而只求自保、不想被沾染,我們便放棄為主擺上自己的機會… 最後高牆內的溫室教會,成為當下信徒盡忠的終極場景。

久而久之,我們更期望信仰功能性地迎合我們的生活:只強調主禱文中:「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抹走「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委身要求,這其實就是對自己的信仰不忠誠;豈不只我們都稱「耶穌是我們生命的主」嗎?

基督教的信仰不是要信徒的生活風調雨順,讓豐盛的更豐盛,叫平安的更平安,荷包滿滿;而是在蒙拯救的同時甘願背起十字架作主門徒,在一切境遇中選擇基督,因信仰在絕望中閃現盼望,在敗壞中生出正義和良善。在虛謊中綻放真誠大愛。

如果我們真認為耶穌是我主,就不要再自作信仰的主宰。

牧羊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