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紀念六四」與「反同」之惡

佔領運動過後,大台被拆,運動宣告完結,有人形容是民主運動碎片化,但我認為用「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來形容現在的社運情況更適合,練乙錚早在2015年已發表社論,表示社運派系的分裂乃屬常態,認為那些說分裂是有陰謀的人屬無知心態。

如果只有短短三年的佔領運動,不同的派系也可以分裂成如此的狀態,那已經過去了廿八年的八九民運,即使出現了對悼念的方式有不同的聲音,也不應是常態嗎?早幾日中大學生會發表了名為《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的聲明,學生會並沒有說要刻意忘記六四屠城事件,但他們只是想指出支聯會舉辦悼念會背後,那種消費六四的意識形態是不可取的。可是,他們的聲明卻換來一眾「黃絲帶」及社運人士群起聲討。

FB_IMG_1496561666181

我想指出的是,其實老一輩與年輕一輩的社運人士,他們的目的也是對準中共殺人政權的,但為何就因為年輕一輩對針對中共政權的行為或意見不同,老一輩就要如此批評他們呢?這種行為所反映的,是一種家長式的社運模式,我承認的是老一輩社運人士擁有豐富的經歷,但經歷並不等於真理,更不代表就是永遠正確,特別是在千變萬化的社會環境中,只是正確並不等於就是好的。支聯會的維園悼念活動,代表的正是一種家長式的社運模式,基本上所有針對中共政權的人,就一定要用支聯會那一套來抗爭,在維園內燃起蠟燭(今年有電子蠟燭),然後唱幾首歌再叫幾句「平反六四」就完結了活動。

中大學生會被圍插的事件,正是反映兩代間思想和意識形態的差別,老一輩可能只信奉或依賴他們一直使用的那套社運模式來發聲,年輕一輩卻成長於後現代多元的社會中,發聲的方式已經有別於以往的那套方法。

那「悼念六四」又與「反同」有甚麼關係呢?這兩樣東西為何我又稱之為「惡」呢?我想說的是兩代的意識形態真的很有差別,而且我們對社會關注的Agenda真的不同,明明反同與撐同的基督徒都信靠同一位上主,但撐同的基督徒往往是弱勢或非主流聲音,有必要因為如此而定他們為異端嗎?

因為我身邊太多會到維園集會的基督徒朋友,亦有很多關心政治卻打壓同性戀者的基督徒朋友,他們大部分時間的態度就是:你不去維園紀念六四嗎?你不表態堅定反對同性戀嗎?你就是錯,就是違反真理,我們便要批評你至體無完膚。社運界其實和基督教會一樣,意見不同但能夠彼此尊重才是真正的合一,就像我身邊的基督徒朋友,即使選擇到維園集會或反對同性戀,我也仍然與他們做朋友,有些甚至是我的知己,因為政治或性別政治真的只是我們人生的一部分,我們不應該因別人與我們價值觀不一樣,而定他們的罪。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