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看哪,他們才是我的母親,我的兄弟!」

2018/6/10 聖靈降臨後第三主日

(可三20~35)

過去幾年,香港出現一個怪現象,不少人士參政,高舉自己是基督徒。「是否當官,聽從上帝旨意」、「上帝叫我參選」、「天堂有我的位置,因為我做好事」、「建制派是上帝給多我的政治角色」、「做一個建制派的基督徒,就有如背負着上帝所給予的軛」、「我是基督徒,每一步都遵從自己的信仰」⋯⋯。最近又有人因說錯了話,便解釋說:「天口熱,嗰朝冇祈禱!」

我非常欽敬他們,對上帝有那麼大的信心,上帝與他們那麼親近。當然每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只有他/她與上帝才知曉,旁人沒資格批評或異議。不過,耶穌曾這樣提醒我們:「不是每一個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天國;惟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在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要向他們宣告:『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給我走開!』」(太七21~23)

馬可福音三章20~35節,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耶穌在呼召了十二門徒後,眾人聚集在屋內,相信是聽耶穌講道,或許耶穌也在屋內醫病趕鬼,忙碌到「連飯也顧不得吃」。

耶穌的工作,不是人人都會接受和認同,但奇怪的是,不能接受和認同的,是那些深明聖經道理的人,他們是文士,從耶路撒冷來的(可三22),他們是向公眾解釋上帝說話的人。他們反指那穌所行的,是「被別西卜附身的」,又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的。」(可三22)

面對他們所說的,耶穌用了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來指正他們的謬誤。「撒但怎能趕出撒但呢?一國若自相紛爭,那國就立不住;一家若自相紛爭,那家就立不住。撒但若自相攻打紛爭,他就立不住,必定滅亡⋯⋯。」

耶穌所說的,相信人人都明白,都會明白攻擊耶穌的話是謬論。但難以明白的是耶穌所說的另一段說話:「我實在告訴你們,世人一切的罪和一切褻瀆的話都可以得到赦免;凡褻瀆聖靈的,郤永不得赦免,而要擔當永遠的罪。」(可三28~29)

甚麼是褻瀆聖靈的罪?當然我們毋須鑽牛角尖的問:「那麼褻聖父或聖子又如何呢?」耶穌所說話的重點是:「褻瀆上帝的,必擔當永遠的罪。」事實上,文士所說的話是向耶穌所說的。

「褻瀆上帝」的人不一定犯了倫理道德的罪。就如經文中所記述的文士,他們的倫理道德可能比任何人都超越。

「褻瀆」也不一定指對上帝出言不敬。從上下文來看,他們明顯是否定上帝藉耶穌所行的事。可三1~6正好記載了耶穌在安息日治好一個有手萎縮的人的病,反之,法利賽人(「法利賽人和文士」常在聖經中一同被提起的),要聯同希律黨的人,商議要除掉耶穌。不單是否定,還要扭曲耶穌所行的,他們指耶穌「是被別西卜附身⋯⋯靠着鬼王趕鬼的。」(可三22)

所以可以簡單的說,褻瀆不單是「說甚麼話」,而是他們拒絕上帝的作為,也扭曲上帝所作的。這罪,耶穌說:「永不得赦免,而要承擔永遠的罪。」(可三29)

或許我們會問:「上帝豈不是慈愛的上帝,為甚麼會有永遠的罪,永不得赦免?」

原因不是上帝沒有慈愛,不是上帝沒有饒恕,問題的重點在於人的剛硬,而且是堅持的、頑梗的繼續如此。所以可以這樣說:當人堅持抗拒上帝,扭曲上帝的作為,這人是得不到赦免,也會承擔自己的罪責;但願意承認和接受上帝作為的,上帝是公義,又是信實和慈愛的上帝,上帝必會赦免他的罪(約壹一8~10)。

但有一點是值得我們去反思的,拒絕上帝,扭曲上帝作為的,不是那些未認識上帝的人,反之,是對上帝有認識的人,包括你和我在內。會否是你?會否是我呢?這是值得注意的。

放在現今的社會中,甚麼是褻瀆上帝的罪?我想到有三方面的可能性:

一,妄稱上帝的名:這是十誡中的第三誡。今天我們常以「上帝的旨意」來支持自己所要做的事。這實在很危險。假若我們都是認真作信徒,我們做每一件事都盼望合乎上帝的心意的,其實這都是一種冒險的盼望,不過,我們相信,上帝會引領謙卑的人走在他的道路上(詩二十五9)。但我們不應隨意的說,我們所做的是上帝的旨意。最多,在回顧時,我相信這是上帝的帶領。

二,指鹿為馬的,將公義和真理顛倒:就好像耶穌所行的,指他是靠別西卜而行。今天社會中充斥着指鹿為馬,是非黑白顛倒的事。

例如我可以不同意佔中或是旺角所發生的騷亂,但總不會指發生在50年前的暴動,有人指這是愛國愛黨,為貧苦大眾所做的事。我們經歷過50年前的暴動的人,都不會接受這解釋。又例如我們可以不接受在滿清政府時所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但香港曾經是殖民地是一個事實,所以收回主權,其實有甚麼不光彩呢,而要說「恢復主權」?講「港獨」是違法違憲,如果是真的,便拉他啦!為甚麼可以在立法會中大大聲聲的去批判,擺出咄咄逼人的姿態。但對於自己的言行,例如劏房、僭建、行李門、「殺無赦」等,就是可以接納,應該被包容的。

當然說這些話或是有這些行動的人,有政治立場,有自己的政治利益,我也不見怪,但出自基督徒的口和行動,那就值得我們關注了。我不敢說,這就是褻瀆上帝,但我有這擔心。

三,不相信上帝仍在作工的:今天社會的確充斥着指鹿為馬,顛倒是非黑白的事,實令人感到失望灰心。不少人因此不相信上帝會介入,甚至現在仍在作工。

或許大家都有看過電影《沉默》,上帝好像不在那樣!傳教士背棄了信仰。但其實這位傳教士沒有背棄信仰,他只是將信仰牢記心中,在日常生活中與他人同行。「上帝為甚麼沉默?」答案不在於上帝,電影結語時說:「終汝一生,或許上帝依然沉默,但即使如此,你的所想所行,仍然無不為了彰顯祂,且在一片沉默中,你仍能聽見。」

最近一位傳媒人游清原先生在Now TV的「以讀攻讀」的節目中介紹這電影和原著。他總結時提出兩個觀察。第一,太多想做救世主的人,最終都做了出賣者。我不太明白他所說的這一點,是否表示很多高舉信仰的人,最後都會出賣信仰?第二點他說的是:「很多沉默的人,是沉聲不沉意,默口不默心。」我們是第一類人抑第二類人?

今天的社會,正需要在黑暗沉默中,仍然不放棄,為正義和真理鬥爭的人。對基督徒而言,也是一樣。

我們所選讀的經文,指耶穌工作到一個地步,人說他「癲狂了」。聖經中有另一個人為上帝而工作的人,他自己指自己也是「癲狂」的,他就是保羅。在林後十一章23節,他自己說:「他們是基督的用人嗎?我說句狂話,我更是。我比他們忍受更多勞苦,坐過更多次監牢,受過無數次的鞭打,常常冒死。」

保羅為上帝作工,並不是在一個容易、人容易接受福音的環境之中。但他仍學像耶穌那樣,為上帝工作而癲狂。他又這樣教導提摩太和信徒,他說:「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以百般的忍耐和各樣的教導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因為時候將到,那時人會厭煩健全的教導,耳朵發癢,就隨心所欲地增添好些教師,並且掩耳不聽真理,偏向無稽的傳說。至於你,凡事要謹慎,忍受苦難,做傳福音的工作,盡你的職份。」

「日光之下無新事。」在耶穌和保羅的時代,其實也是一個指鹿為馬,顛倒是非和公義的時代,今天也是如此。我們處身在其中,我們會否樂意為上帝的工作,不要說癲狂那麼高調,但最低限度,熱心的為主作工呢?

今天或許不少人不滿意某些信徒高舉上帝的名。我雖然也不認同他們所做的,但我說,我仍欽佩他們,因為他們有這麼大的信心。他們與上帝的關係如何,我沒資格去批評。我反為會問自己:「我與上帝的關係如何?」耶穌能否會向人這樣介紹我:「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兄弟!」耶穌說:「凡遵行上帝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

上帝的旨意,就是如彌迦先知所說的:「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六8)我們能否在黑暗中燃點光明,在灰心失望中播下希望,在憂傷之人中實踐關愛,在屈枉正直中堅持公義,在虛假中指出真理,在充滿罪惡的中宣告福音釋放的大能,我們能這樣做嗎?

耶穌說:「不是每一個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天國;惟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耶穌又說:「凡遵行上帝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我們毋須高舉自己是基督徒,我們所看重的是,耶穌能向人為我指出:「看哪,他是我的家人。」你和我有這信心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