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思瀚

曾思瀚博士,曾在英文及中文世界裡撰寫逾三十本書。自從香港的金書獎設立後,他的著作每一年均有被提名,並憑其士師記論著奪得最佳學術作者獎項。他在英國雪飛爾大學取得聖經研究博士學位,其論文 From Slaves to Sons 已出版成書,現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任教講道學。他在美國西雅圖居住,同時經常跑到世界各地講學,熱心傳道。有興趣朋友可到訪他的臉書頁https://www.facebook.com/drsamtsang,或追看他個人網站裡的網誌:http://www.engagescriptures.org/

『相對主義』是來自邊沿的抵抗?

(原文載於曾思瀚博士wordpress,題為“Relativism” as Resistance from the Margin?,Rachel Yeung 姊妹翻譯)

Relativism

「我在你們那裡,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林前2:3)。對於解放神學,我讀過也寫過不少。不久我就開始發現,很多福音派中人告訴我有關解放神學的資訊全是錯的。我讀遍一切著作,熟知所有人物;然而,直至讓自己置身於香港雨傘運動之中,我才感受前所未有的震撼。回到香港也有助我明白這事。

在面對解放神學,或任何其他跟自己所持的神學立場不同的人中,很多會不自覺的認為,相對主義終於征服了基督教領域,基督徒喪失了警覺性。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

我有不同的見解,並建議大家從另一角度看看我們怎樣認識真理。死盯著一點真理不放,是擁有權勢者的修辭手段。這現象在聖經中並不普遍,在現今世代卻相當流行。越早認識這事對我們好處越多;我們自己越早克服這弱點,就越能讓有權者與無權者合作無間。可是在現實中,權力卻叫人腐化。要捨棄權力很難,因為我們曾為獲得這東西竭力拼搏;為要倡議自己的觀點,我們曾經努力宣講、埋頭筆耕。要接受世上有另外一些同等正確和寶貴的看法,委實不易。

研究時我發現,以「相對主義」指斥人,其實是那群害怕失去自己那版本的「真理」,或怕所敘述的「真理」受到衝擊的人在偷換概念,並為求自保,硬把罪名往對方身上推。邊緣人呼喊得越大聲,握有權勢者就抵抗得更落力。很多擁戴福音派的人眼中的相對主義,純粹是他們對身處邊緣者的對抗而已。一般福音派中人都沒有察覺,其實大部份新約的內容都是作者們身處邊緣中寫出來的;無論刻意或無意忽略了這邊緣地帶,我們同樣在徹底扭曲自己對上帝及其作為的看法。

身處邊緣者奉行的相對主義,只為試圖逼使現狀改變而產生,希望現有制度稍微開放以容納不同意見。下一代(尤其那群一直在壓逼與解放中作戰的)希望得到的,是以開放制度取代閉門造車,以正常的多元主義替代盲目的單一慣性。逃避真正的問題無法找出答案,公然抨擊及自以為是的一味指責,也肯定解決不了問題。上帝的真理我們無法完全確實掌握,至於人類能從文化、學習、體驗……發現的,有局限的真理,我們則有機會在自己所在的社群中間,並從權力的兩極裡(尤其從邊緣那方)發掘出來。要發現那有局限的「真理」就需要有對話的機會;然而,要放下權力並不簡單。有時候要我們命的不是那些盲點;奪去我們良知的,是我們熱愛權力的心。如此一來,我們所作的,就會跟保羅的使命剛剛相反。

我們的良知若盡喪,信仰跟使命也將蕩然無存。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