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前線帆船事工

使命:「生命前線」以帆船為媒介,帶領參加者到大自然,與造物主連結;使價值觀更新;尋找人生的召命。

「生命前線」前傳:Spitali船主朱活泰

david-chu

表面上,Spitali是一艘居住在白沙灣的紅色帆船;實際上,她卻堅付著領人出海,尋找人生召命的神聖使命。沒有這條帆船,便沒有現在的「生命前 線」帆船事工。但在「生命前線」和Spitali相遇之前,其實上帝早已勾勒出一部有趣的「前傳」,就是Spitali前主人朱活泰(David)的故 事。

要介紹David有許多方法,但大部份與海和船有關。他曾經在台灣修讀造船工程,又曾經「行船」,現在則是專業的驗船師。但數最有趣的,就是他當年曾與太太開設台式連鎖餐廳仙跡岩,令台式珍珠奶茶和「厚多士」瘋麾全港。

回首往事,朱永泰幽默地分享了他前半生的高低起跌,目的只是盼望更多人能認識上帝,認識「生命前線」。

朱活泰很風趣幽默,兩小時的訪問裡,穿插著他生命中一幕幕笑料與趣事。問他為何會把Spitali奉獻給「生命前線」,他的答案是「天父的安排」。

Spitali生產自澳洲,原來的船主是一對在香港定居的英國夫婦。機緣巧合下,David認識了他們並成為朋友,經常一起揚帆出海,更慢慢被這艘 紅色帆船所吸引。「因為我非常熟識船,所以知道Spitali的手工很精美。最初一看,你還以為她是玻璃纖維船,但其實她是一艘鋼鐵船,足以橫渡海洋,卻 又不失美觀,是一艘精品。」David說。

直到一天,船主忽然問David是否有興趣購買,但由於開價高達180萬,David未有立即答應。「怎料相隔一年多,有一次我還價八八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元,他竟立即成交。」就是這樣,David便成為了Spitali的新主人。

上帝的計劃很奇妙。最初,他打算駕駛Spitali環遊世界,怎料卻因種種理由未能圓夢。到06年,他認識了「生命前線」現任執行總監吳焯軒 (Chris),經過一輪合作,到07年,便決定把Spitali借給Chris去開展「生命前線」的帆船事工,幫助人活出真正的生命。

「海事訓練真的很能鍛鍊一個人,不論是紀律性、專業性、服從性,抑或團隊精神等,都是一個很好的訓練。現在的年輕人很舒服,但大自然很現實,你稍為不專業,已經可以冇命。」

David說,他對年輕人有較大的負擔:「因為我都曾經被人拉起,為甚麼現在不去拉起其他人呢?」要了解這番話,先要追溯至他的成長經歷。

不時坐玻璃監  返團契為升班

朱活泰是香港人,中學時在佐敦的麗澤中學讀書。「我很搗蛋,不算是乖學生,所以小時候成績不算好,甚至經常坐玻璃監。」

所謂「玻璃監」,是指學校會把做錯事的同學的名字和罪狀,寫出來張貼在玻璃上。

「那時有份坐玻璃監的同學,後來的成就都比較好,那兒簡直是人才的搖籃!」他哈哈大笑地說。

他表示,由於自己生性貪玩,所以經常違返校規又不太讀書,故操行和成績一直不算好。「最記得有一次默書,我寫知乎者也的『者』字,漏了一點,由於每個錯字要扣5分,但這個字卻在文章裡出現多次,最後竟變成不合格。」

由於成績不佳,為了升班,他只能想方設法,最終竟想到參加學校團契,希望團契裡仁慈的副校長能為他求情。怎料這一招竟然奏效,他一直順利升班,而他亦在團契中信主。直到會考失敗,他選擇到台灣讀書,並成為改變他一生的經歷。

「現在回看,失敗也是一種恩典。」他說。

台灣成啟蒙之地  成功嶺建立自信

1971年,他到台灣的基隆修讀航海工程,主修造船工程。

「台灣人很包容,很有愛心。記得那時的大學課室,晚上11時便要關燈。有一次,我和同學因為要趕功課,發現過了11時,課室仍未熄燈。後來到凌晨3點,校長竟然過來,叫我們捱夜要小心身體。」

後來他被叫到校長室交代這份習作,校長指他有功,並邀請他記下其他同樣有功的同學的名字,那一刻,他感動得幾乎流下眼淚:「因為我在香港時一直被記過,從來未試過被記功,所以很激動。」就是在這種充滿愛的氛圍下,他的潛能開始被啟發,校園生活也逐漸變得快樂。

有一次,他發現台灣的教科書內文中的「者」字少了一點,於是他寫信到台灣教育局指正,怎料對方回覆,中國的「者」字,原來真的沒有一點,有一點的,是日本字,弄得他啼笑皆非。「原來很多事情都不必執著。」

但要數印象最深刻,則是在成功嶺接受軍訓時的領受。當時他在成功嶺上,看到「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的大字,改變了他的一生。

「記得一次我們全個連的人在洗澡,連長刻意拿走了我們幾條褲,之後吹哨子要士兵集合。由於褲子不夠,大家只好搶來搶去,最終有同學更要光著身子走出 去。我仍還記得連長叫沒有穿褲子的同學踏前,並教訓我們:『幾條褲子有甚麼大不了?怎能因為褲子便讓整個連的人自亂陣腳……你們要團結!』」

雖然軍隊的生活十分刻苦,但David卻表示那是他一生中非常重要的訓練,亦影響了他對教育年輕人的想法:「要教育一個人,最重要的不是令他/她舒 服,而是要最終為他好。」他表示,「生命前線」的工作亦是一樣,他傾向讓年輕人辛苦一些,從而學到終生受用的一課。「現在的人很脆弱,而航海訓練正好補足 了這方面的訓練,讓人變得堅強。」

他認為,由學造船到有機會行船、買船,都是上帝給他一個角色,讓他有機會參與「生命前線」的工作。他希望自己將來繼續可以運用工作所累積的知識和經 驗,協助同工走得更遠。「We are not the best, we are not the biggest, but we are beautiful!」

深盼Spitali一直航行在上帝的路線上,祝福著上船的每一個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