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牧者也是人,也會受到試探、也會有犯罪的時候。」

pastor-shadow

「牧者也是人,也會受到試探、也會有犯罪的時候。」

近日隨著#metoo及#churchtoo效應,以上的說話成為教會圈子裡最常見的句子。

不知怎的,當教會面對牧者受到誘惑和試探的同時,總會以寬恕、憐憫為原則,希望信徒對事件多一點體諒;只是另一邊廂,教會的領袖依然對信徒崇拜遲到、講道玩手機的現象不斷「痛心」提醒,好些教會更會關上大門,不讓任何遲到的信徒參與崇拜聚會以為懲罰。那怕他們背後有多少原因理由,教會亦無心傾聽。

作為教會群體的持份者,我並不希望以「虛偽」形容這一種前後不一的處事態度。只道自己中文的詞彙有限,實在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取代得來而帶點褒義的名詞,也只有對此封口不提。

說白一點,作為一位入職五年的傳道人,這些年來對「牧者」一份職業已失去任何期望。帶定頭盔,我說的是「職業」,卻不是「身份」。當我們以職業稱呼一份工作時,也自然把它的職場處境拼入討論之列。但凡一份讓人稱道的職業,背後必然有著一份清晰透徹的工作指引,好讓員工知道公司的辦事守則、也讓自己免於跌入任何犯法的陷阱當中。

然而教會處境,卻容易讓教牧群體落入不同的試探之中。按教新在2014年的香港教會普查,當時間堂會裡超過七成的聚會人數少於200人;若我們以1位牧者牧養 50人教會作為常見比例,則表示本港超過七成教會僅有4位或以下的牧者負責日常運作,難取互相督察的果效。(當然,近年各宗教經常強調退休潮殺到,相信牧者人數只會有下跌趨勢。)此外,小型教會牧者往往一腳踢,教會缺乏清晰的工作守則、分工指引,更易於深化牧者的惰性,早前有文章作者表示曾遇過牧者上網抄襲講章,即可見一斑。

不過,我內心還是欣賞好些願意委身關顧及體諒信徒生命、專心預備每一次講道的牧者,並以他們作為榜樣。畢竟在這一個比一般職場更具誘惑的處境下,牧者需要具有聖人一般的自律態度。這些人生命的流露,往往再次提醒你作為傳道人的定義。

「牧者也是人,也會受到試探、也會有犯罪的時候。」

只是當他們受到試探、當他們落入犯罪的陷阱,他們絆倒的不止於自己,卻是更多被他們牧養多年的弟兄姊妹。

按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剛過去有關教會內性騷擾的調查顯示,55位曾經遭到牧會或信徒領袖性侵或性騷擾的受害人中,超過五成已轉到其他教會或已沒有參與任何聚會。我們說基督徒帶著祭司的身份、有著拉近上帝和他人關係的職責,這些教會領袖又如何理解自己的身份?當然,因性侵而離開教會的片段不過是離教者故事的冰山一角,相信我們接觸更多的,是那些經歷牧者在言語或行為方面的暴力,繼而對信仰不再存有任何期望的生命。

「牧者也是人,也會受到試探、也會有犯罪的時候。」

絆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絆倒人的有禍了!人若把這些小子中的一個絆倒的,還不如把磨石拴在他的頸項上,丟在海裏。(路加福音17:1-2,和合本修訂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