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無用」的改革?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7年4月5日

王下二十三12~14;21~25

12 猶大列王在亞哈斯樓頂上所築的壇和瑪拿西在耶和華殿兩院中所築的壇,王都拆毀打碎了,就把灰倒在汲淪溪中。13 從前以色列王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前、邪僻山右邊為西頓人可憎的神亞斯她錄、摩押人可憎的神基抹、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所築的邱壇,王都污穢了,14 又打碎柱像,砍下木偶,將人的骨頭充滿了那地方。。。21 王吩咐眾民說:「你們當照這約書上所寫的,向耶和華─你們的 神守逾越節。」22 自從士師治理以色列人和以色列王、猶大王的時候,直到如今,實在沒有守過這樣的逾越節;23 只有約西亞王十八年在耶路撒冷向耶和華守這逾越節。24 凡猶大國和耶路撒冷所有交鬼的、行巫術的,與家中的神像和偶像,並一切可憎之物,約西亞盡都除掉,成就了祭司希勒家在耶和華殿裡所得律法書上所寫的話。25 在約西亞以前沒有王像他盡心、盡性、盡力地歸向耶和華,遵行摩西的一切律法;在他以後也沒有興起一個王像他。

約西亞王,南國猶大王,「以前沒有王像他盡心、盡性、盡力地歸向耶和華,遵行摩西的一切律法;在他以後也沒有興起一個王像他」。

他徹底改革了猶大的信仰生命,他既「破」又「立」:他「破」了從起初所羅門王以來立的一切「可憎」的偶象敬拜,然後重「立」守節 — 一個記念救贖的重要節日 — 逾越節。

對比起另一位「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的好王–希西家,約西亞的改革似乎更為徹底。

按理,復興將要再臨。

但是,聖經在這位萬世好王之後帶出來的說話是什麼?

26 然而,耶和華向猶大所發猛烈的怒氣仍不止息,是因瑪拿西諸事惹動他。
27 耶和華說:「我必將猶大人從我面前趕出,如同趕出以色列人一般;我必棄掉我從前所選擇的這城─耶路撒冷和我所說立我名的殿。」

原來,自瑪拿西後,猶大國的滅亡已被耶和華定意了;不因約西亞那更徹底的改革而帶來改變。

耶和華是否太嚴厲?為何不給與多一次機會?

在我看來,其實希西家——瑪拿西——亞們——約西亞,正讓我們看到一個像是士師記的週期:好過,然後衰,再好過,然後更衰。猶大國人民領袖的本質未有轉變過,非一好王做點什麼改革可以帶來徹底的改變。而事實上,在約西亞後出現4個惡王,列王紀草草記載後,就直指猶大亡國。

或者,真的要經歷一個最徹底的破壞後,人的本質才會改變。而且是要等到上帝出重手,徹底的改變才會來臨。

是否真的要經歷上帝出重手?

我相信一位愛我們的嚴父,是千萬個不情願出重手。我在想,假設在希西家的改革後,人民領袖的心就已經歷徹底的改變,猶大是否還要慘遭滅國之大禍?當然,這只是假設性的問題,不會有真正的答案。但當我們相信耶和華曾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二十九11),祂永遠是希望我們行的是平安而非災禍,即使是面對著極度的艱難,為的也是那末後的指望,那真正的平安。

當趁那真正的「重手」出現前,就好好去徹底改變,免得當有一天耶和華不得不出「重手」時,那時才去改已太遲了。

那麼,約西亞所作的豈是徒勞無功?我倒不認為如此。他只不過是在在耶和華喜悅的事,我相信,耶和華一定會大大的賞賜他,在末後要稱他為「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

今天和同工傾開,說現今的教會其實已慢慢走向一個不願面對苦難,傳福音佈道會也傾向不提悔改、負代價。有時那種求平安更傾向「拜神」化的「有求必應」,教會變得社區中心化。到底現代信徒所信的是否還是那位叫我們背負十架跟從主的耶穌基督?還是那給人繁榮安定,風調雨順的巴力?看完今天的經文,我會在想,今天的信仰群體到底是在希西家時期、瑪拿西時期、約西亞時期,又或是已到了末後四惡王之時?然而,思想完之後,我倒不認為這是重要的,作為上帝所選召的,只求忠心,做上帝叫我們要去作的事,並祈求聖靈動工,給人帶來徹底的改變。並抱著一個期盼,到末後能被上帝稱為「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我相信,這就是現在應該作的事了。

當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尋找他,相近的時候求告他。(賽五十五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