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2019/4/21 基督復活主日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1~12節;羅馬書六章3~4節;哥林多後書四章7~12節;六章4~10節)

經過40天的大齋期,今主日我們紀念耶穌從死裏復活。

耶穌從死裏復活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記載了耶穌復活那天所發生的事。1~12節記載了幾個婦女來到耶穌墓前(二十四1,10)。她們中間包括抹大拉的馬利亞,她曾經歷耶穌為她趕走身上七隻污鬼(路八2);希律的管家苦撒的妻子約亞拿(路八3);雅各的母親馬利亞,也就是小雅各和約西的母親(可十五40),她也是革羅罷的妻子(約十九25);和其他婦女。她們來到耶穌墓前的目的是拿着香膏,為屍體膏抹。但出乎意料之外,她們沒有見到耶穌的屍體。

在這時候,忽然有兩個衣服放光的人站在她們旁邊,質疑她們的行動,「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他們又告訴這些婦女:「他(耶穌)不在這裏,已經復活了。」(二十四6)兩個人又提醒他們,要記得耶穌在加利利時告訴她們的說話。

這些婦女後來將事情告訴十一個使徒和其他的人。使徒的反應是「以為是『胡言』」(二十四11)。「胡言」的意思是「無稽之談」,不值得相信。彼得雖然跑到墳墓,俯身往墓裏看,只看見細麻布,沒有看見屍體,彼得的反應是「因發生的事而心裏驚訝」(二十四12)。

門徒不明白復活的真諦

兩個衣服放光的人對婦女所說的話,值得我們反思。他們說:「要記得他(耶穌)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的,他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裏,釘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二十四7)

耶穌已多次向婦女和門徒們講及他的受苦、死亡和復活,為甚麼他們會不記得呢?他們是否不相信耶穌已復活呢?

約翰福音二十章1~10節記載同一件事情,彼得和耶穌所愛的門徒聽了婦女的說話,跑去墳墓看看,他們看見細麻布,但看不見屍體。約翰這樣記載:「他(耶穌所愛的門徒)看見就信了。他們還不明白聖經所說耶穌必須從死人中復活的意思。」(二十8~9)

比較兩段經文,我們可以這樣說,他們因看不見耶穌的屍體,他們都相信耶穌已從死裏復活過來,只是記不起,或許就是記得,也不明白耶穌所說的話,耶穌預言他受苦、死亡和復活的意思。

耶穌在第一次預言他的受苦、死亡和復活時,他已向眾人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九22~23)耶穌第二次預言他的受難、死亡和復活時,門徒反爭論誰為大(路九43~48)。耶穌第三次預言他的受苦、死亡和復活時,聖經更這樣記載:「這些事門徒一點也不明白。」(路十八34)

今天,基督徒都相信耶穌已從死裏復活,但有否記得和明白耶穌所說的話,「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裏,釘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

基督徒相信耶穌復活,也相信信主的人,死後也必復活。這帶來基督徒的安慰,特別是有家屬面臨死亡時,復活便是最好的安慰。大家所看重的,都是復活,將來的復活,對於現在所面對的苦難和死亡,不能逃避,只有無奈。但究竟耶穌所說的,「苦難、死亡和復活」,我們是否明白?

在耶穌復活前,門徒不明白。直至耶穌復活升天後,門徒在要面對種種困難和挑戰後,才慢慢的體會耶穌所說的話的意思。

保羅可以說是對耶穌的死與復活有深刻體會的使徒。在他所寫的書信中多次提及。在此我只分享兩段經文。

洗禮顯明耶穌的死復活

在羅馬書六章3~4節,保羅談及洗禮與耶穌的死和復活的關係。他說:「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就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藉着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是要我們行事為人都有新生的樣子,像基督藉着父的榮耀從死人中復活一樣。」

相信這點是基督徒都明白和接受的。基督徒接受洗禮,向罪是死的,向義是活的。這復活的生命不只在於將來,也是現在的。

最近有明星出軌,引起全城注目。其實不論是基督徒與否,人總會遇到試探誘惑,陷入罪惡之中,所以不要驚訝,也不要去指責他人。問題是,作為基督徒,我們是否懂得,當我們接受洗禮後,也可能會犯罪,但知道犯罪後,便要決心離開罪惡,悔改更新,像死而復活那樣。

我們不應去嘲笑這位明星,反要為他禱告,求主藉着他的認罪和悔改,得着家人的寬恕,也得着上帝的赦免。這也提醒我們,我們也一樣容易陷入罪惡之中,要明白洗禮與耶穌的死和復活的關係,懂得離罪向義。

在困苦中顯明耶穌的死與復活

第二段經文哥林多後書四章7~12節,保羅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我們處處受困,郤不被捆住;內心困擾,郤沒有絕望;遭受迫害,郤不被撇棄;擊倒在地,郤不致滅亡。我們身上常帶着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因為我們這活着的人常為耶穌被置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命在我們這必死的人身上顯明出來。這樣看來,死是在我們身上運作,生郤在你們身上運作。」

保羅指出,透過「身上帶着耶穌的死」,「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甚麼是耶穌的死?昔日跟從耶穌的人所面對的,就如保羅所說的,是「受困」、「困擾」、「迫害」、「擊倒」⋯⋯。但耶穌的生也同時在他們身上顯明。

耶穌真的從死裏復活過來?在上一世紀,有一位律師,他曾經想嘗試推翻耶穌復活的信仰,對耶穌復活的證據詳細查考,但最後他結果相信了耶穌,相信耶穌從死裏復活。這位律師名叫Frank Morrison,他寫了一本書,Who Moved the Stone,中文的翻譯是《鐵證待判》,列舉出幾個重要的理由,令他無法不相信耶穌從死裏復活。

他提出了幾個理由,包括空的墳墓,找不到耶穌的屍體;不只一個或兩個門徒見過復活的主,所以不是幻覺;門徒生命的改變,從恐懼變得剛勇,從爭論誰為大變成謙讓和愛的團體⋯⋯。

幾個理由當中,我相信能令人相信耶穌真的復活,是最後一個,就是門徒生命的改變。這不是將來的復活,而是復活的生命已在門徒中顯明出來。他們不是生活在舒適安逸的世界中,彰顯復活的盼望,而是在羅馬暴力的政權下,在宗教的逼迫,在困難,苦難,迫害,擊倒⋯⋯中,顯出復活生命的力量。

現代生活的例子

在這時候,想起在中國內地,人民所面對的強權,但有人仍勇敢的「挺直脊梁,拒做犬儒」。這是前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李沉簡所寫一篇文章的題目。他指出:「Freedom is never free, 自由從來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有骨氣的人們付出沉重的代價換來的。」他呼籲人們不要做伏儒,過着指鹿為馬,曲意奉承,吮癰舐痔的臣子。「我們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筆為旗與懦弱卑微做不妥協的抗爭,也至少做到不出賣人的起碼尊嚴和思想獨立。」他總結時,用以幾句英文這樣說:「Where there is darkness, may we bring light; where there is despair, may we bring hope; where there is doubt, may we bring faith; where there is hatred, may we bring love.」

此外,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劉曉波,在無理打壓和牢獄中,他仍堅持「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

兩個人都不是基督徒,但是他們對公義和真理的執着,對愛和寬恕的肯定,正好好將復活生命的真諦活現出來。

在國內,宗教被打壓。其中成都秋雨教會的牧師王怡,在他被捕後,他所寫的「信仰抗命聲明」,其中有這樣幾句:

「無論這個政權對我加以怎樣的罪名,潑以怎樣的髒水,只要這罪名指向我的信仰、寫作、言論和傳教行為,那不過都是魔鬼的謊言和試探。我將一概予以否認,服刑而不服法,伏法而不認罪。使我妻離子散,使我身敗名裂,使我家破人亡,這些掌權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棄信仰,使我從改變生命,使我從死裡復活,這些世上郤無人能做到。」

幾天後,是佔中9子判刑的日子。相信在現今政治環境下,他們多被判監禁。但這裁決只是對當權者的控訴和羞辱,正如9子之一,朱耀明牧師在他的「敲鐘者言」中,引述拉丁美洲的神學家C. Rene Padilla所說的:「法律和秩序是任何社會不可或缺的。若法律只用作維護權貴既得利益者,不法和霸道便由制度肯定,社會道德基礎便蕩然無存,無權無勢者就成為法治制度犧牲品。那麼,政權只會藉國家安全的名義:以迫害、流放、任意逮捕、刑求、強迫失蹤、破壞和暗殺來維持所謂和平。」這正是香港所面對的情況。兩傘運動就是要抗拒這極權。

朱牧師的陳詞中,最後的總結有這樣幾句:「兩傘運動中,我只是一個敲鐘都,希望發出警號,讓人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人們的良知,共挽狂瀾。如果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他又代表佔中3子說:「我們沒有後悔,我們沒埋怨,我們沒有憤怒,我們沒有遺憾,我們沒有放棄。」

這豈不是死而復活生命的彰顯?

「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站在婦女旁的兩個人這樣問:「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真的,在死人中只能找到死人。但是在活人中能否找到活人呢?真正活的人,不只是活着,而是活得有意義,有盼望和有生命力的。信耶穌從死裏復活的人,更活出耶穌的生命:「非以役人,乃役於人。」

最後想起保羅所寫的幾句話。他指出他要在任何事上表明自己是屬於上帝,是上帝所用的人。他說:「就如在持久的忍耐、患難、困苦、災難、鞭打、監禁、動亂、勞碌、失眠、飢餓、廉潔、知識、堅忍、恩慈、聖靈的感化、無偽的愛心、真實的言語、上帝的大能、藉着仁義的兵器在左在右、榮譽或羞辱、惡名或美名。我們似乎是誘惑人的,郤是誠實的;似乎不為人所知,郤是人所共知;似乎是死了,郤是活着;似乎受懲罰,郤沒有被處死;似乎憂愁,郤常有喜樂;似乎貧窮,郤使許多人富足;似乎一無所有,郤樣樣都有。」(林後六4~10)

這正是剛剛所提及為主而活的人所活出的生命。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