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溫和」與「激進」之間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4年5月9日

會內外討論一些社會課題時,常簡化地以「溫和」與「激進」語言來描述不同的立場與取向。筆者承認這些標籤有時有助外人能易明與掌握,然而有時過度簡化的語境會帶來思考的偏差。

就以5月6日的「商討日」(三) 而選出三個含有「公民提名」方案,坊間言論紛紛以「激進」民主派騎劫佔中運動來作論述,筆者理解不少評論是與事實不符。筆者參與新界西一場商討日,就我在場內外觀察,最積極爭取與會者投票的是學界方案,動員人手呼籲,並派發單張,反觀其它方案則除了「人民力量」插旗宣示外,不見任何行動。

基本而言,經過數次「商討日」的商討,那些認同、支持及參與「佔中運動」的人士也可籠統地稱為「激進」,因此這群2,563人,近九成支持含有「公民提名」的方案是自然不過的。那些參與佔中的市民,明知中央與特區政府千方百計否定「公民提名」方案,在目前爭取階段,自然不會輕易妥協。佔中人士選出了其方案,再看6月22日投票日其它港人是否認同。

多名愛港力成員到港島場外,拉橫額示威,有愛港力成員不斷大聲叫囂,阻礙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受訪
嗚謝:Joey Kwok Photography

當教內外討論事件時,筆者發現有些評論不自覺把「溫和」美化,同時又把「激進」醜化。「溫和」與「激進」,兩者都是浮動的概念,兩者並非對立,有時只視乎場景而言。人人都需要有「溫和」與「激進」這兩種質素與手段。一個擁有「溫和」質素的人,可以同時表現兩種「溫和」與「激進」的手段。就以戴耀廷為例,他是公認的溫和法律學者,為了爭取民主而不惜選擇發起「和平佔中」運動。

教會內,我們同樣把耶穌塑造為「彬彬有禮」、「不會動怒」、「勸人為善」、「奉公守法」的耶穌,這只是耶穌的一面;我們忘掉了與忽略了耶穌有時會做出失禮行動,如與罪人稅吏吃飯 (太九11)、容許一位不道德的婦人「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他的腳」(路七38)。耶穌是溫柔的,但他以激烈的言論來責備法利賽人 (太廿三章)。在人生不同階段中,我們會按著歲月、際遇、場景與課題,或「溫和」,或「激進」。

筆者認識教內外自稱「溫和」的,說穿了多是「只講不做」,而「激進」的多是「做多講少」或「又講又做」。這些「激進」人士不滿「和平佔中」運動,常常商討,認為「要佔就佔」。任何社會運動,自然凝聚有些要「溫和」,有些要「激進」,毋須放大來看。

也許我們更要思考的,為何原先「溫和」的如今變成了「激進」?正因政治現實的改變,所以早前梁家傑表達有一日會變成了梁國雄。「只講不做」派,面對任何課題宣稱與教會無關,甚至與教會內部有關的性失德或方舟事件,同樣也是閉口不言,明哲保身。筆者憂慮是當「溫和」失了原意,變成了「平庸之惡」,我們歌頌的「溫和」助長了邪惡的肆無忌憚。

面對溫州教會強拆事件,我表示憤怒,這是一個怎樣尊重「宗教自由」國家,興建歷時12年、花費3,000萬人民幣的三江教會,一聲令下,毀於一旦。還有其它尚在清拆的堂會,被禁聚會的家庭教會等,我於北京「守望教會」事件時,選擇沉默,視為個別事件。這趟事件,看來是要針對內地所有教會,先以溫州開刀。

倘若我對這些事件,有激烈的表達,正因為我是愛國愛教人士,內地失掉宗教自由,香港能維持多久?倘若你凡事温溫和和,也許你已失掉了人性內對公義與美善的「熱情」(passion)?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